隔日早朝。

 

強烈的金光自皇宮頂上射下,金碧輝煌的琉璃瓦反射了太陽的光芒,投映得四處發出了耀眼的閃閃金光;皇宮大殿的內裡已經群聚了百官,就等大殿上方的那一個大位被身份尊貴的皇帝坐定。

但是,時間一分一秒地溜逝而去,殿上的王座始終是空置的,使得分列於朝上的百官們皆忍不住地疑惑滿腹,當下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皇上究竟是怎麼了?現在都已經快日過三竿了......」

「是啊!不是說今日還要慰問自邊關率軍回都的車騎將軍嗎?他的人都已經守在殿外候著很久了。」

「該不會是皇上的龍體微恙吧?」

「誰知道呢......」

看著兩旁的眾官員們因為見不到皇帝上朝而開始嚷叫與猜疑,宰相忍不住站了出來,試圖平穩眾人的心與有點混亂的場面,「諸位請等等。」

受不住宰相凌厲的視線與低沉冷肅的嗓音,眾人如他所願地閉嘴了。

「宰相大人......」

宰相見朝上一片鴉雀無聲之後,隨即轉向殿上的公公做揖,道:「有勞黃公公替我們眾位一探皇上的情況。」

「那麼就請眾位大人們先稍待片刻,奴才去去就來。」黃公公回了宰相一揖,跟著馬上轉往皇帝寢殿的方向而去。

沒多久之後,黃公公又自殿門口出現,而這一次,他的臉色似乎不太好看,淡紫的嘴唇微微抿起,跨入大殿之後便向眾官回報:「各位大人,皇上的龍體有恙,因而無法上朝議事。另外,皇上有令,讓眾位大人先行退朝。」

「謹遵聖命。」

百官在面面相覷之後,這才整齊劃一地彎腰拱手;但是只有站在一旁的宰相睜著一雙眼,沉默不語地看著黃公公在傳了皇上的口喻後,登時轉身遠去的背影。

而這個消息很快地就傳達到一直守候在宮門外頭的李臥炎耳裡,當下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反而選擇了與百官們相反的方向邁開步伐,沿途還與幾位同在朝堂之上的官僚們擦身而過。

「李將軍,你要去哪裡!?」

「將軍!?聽說皇上今早身體微恙,所以要百官通通退朝了......」

「我要去見皇上。」李臥炎堅持地前往內宮。

「李將軍?」

「將軍?」

踏著徐緩中帶著迅疾的步子,李臥炎不經公公們通報,獨自地走近皇帝的寢殿,頓時發現皇上還是與以前一樣,不愛門外有守衛候著。

正在跨進殿門裡頭的李臥炎忽然聽見自內殿裡傳出幾聲的輕咳,讓他瞬間又跟著擰起了眉尖,「皇上,微臣李臥炎。聽說您龍體微恙......」話未竟,他的步子已經踩進了內殿的屏風後頭,正巧望見了此刻躺在龍床上頭的水無情一陣猛咳,但是在聽見他這串由外往內傳報的聲音之後,困難地自喉嚨底部擠出一絲沙啞的嗓音。

「進來......」

他急步踱向床邊,「皇上!?」他從來不是會輕忽自己身體狀況的人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