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情放下手裡緊握的書冊,忽然抬手貼上他的胸膛,頓時止住了他的接近,跟著瞄了眼他面上露出的一抹愕然,自喉嚨深處勉強擠出三個字:「我沒事......」

望著水無情的臉上還維持著那抹悠閒的淺笑,他不禁瞪著他氣惱起來:「皇上,您向來不是會疏忽自己身體的人。請不要再勉強您自己......」病人就該安份地躺在床上歇息才是,都病了還在看那勞啥子的書!

水無情望著他微微氣忿的表情,從容地勾了勾唇,收回了緊貼他胸口的大掌,本想嘲弄他幾句的,奈何卻力不從心地一個轉頭掩面輕咳,「你......咳、咳咳......」

李臥炎緊緊皺眉,馬上朝著眼前重咳不止的人兒迅速伸出手,本想靠近他,好替他拍背順氣的,但他的手掌卻僵於不遠處的半空中,末了,他跟著抿抿唇之後,又將抬起的手緩慢放下。

眼底盛著一抹懊惱,李臥炎頓時僵硬地轉身:「微臣讓宮女進來服侍您。」

「等......」咳嗽聲驟止過後,水無情再怎麼不願也還是出聲了,「你明知道我不愛讓人服侍......」

「皇上,微臣這是為您好。」

「如果你執意這麼做的話,我很有可能會在神智不清不楚之下臨幸那名宮女喔。」

「皇上!」李臥炎忍不住怒喊一聲,能夠耍著他玩真的讓他那麼開心嗎!?

水無情揚了揚唇,似笑非笑地自床上坐起,一雙眼兒不住地溜轉著,覷著他背過自己的偉岸身影,以兩人才聽得見的音量喃喃:「咱們這麼久沒見了......怎麼不叫聲『皇兄』來聽聽呢?朕親愛的皇弟......」

聞言,李臥炎的神色與身軀皆驀然一僵,半晌才逼迫自己自齒縫裡擠出一句話來。

「......皇上,請別耍著微臣玩。」

水無情愛笑不笑地交疊起修長的兩腳,一邊把玩自己的一綹髮絲,神色間透出一絲的不經意:「我哪有......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啊!皇弟。」

仰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才能讓自己的聲音不會打顫的李臥炎輕聲提醒:「皇上,微臣現在的身份是為車騎將軍。」

「那只是我胡亂給你的一個身份罷了。」沒想到這個他親手給予的他的頭銜竟然成了他最好的逃避藉口。

「......至少微臣是很認真地在盡這個職銜該要盡到的本份。」

「好吧!」水無情不在乎地聳聳肩,「好不容易這次你回來了,朕想把你調來負責皇宮的禁軍。」

「皇上!?」李臥炎驚異萬分地轉過身來面對著水無情,卻見他一臉得逞的微笑。

他又在耍弄他了嗎!?該死的!

水無情緩慢揚唇,故意忽略了李臥炎面上的驚怒表情:「啊......似乎只有用話激你,你才會主動面對朕是嗎!?」

「水無情!」徹頭徹尾他都被他給玩了!

「哎呀哎呀,你別生氣......」求饒似地擺擺手,水無情用另隻手掩住唇邊的欣喜,他偏要這麼激他,因為只有如此,他才會願意開口叫出他的名字。

李臥炎忿忿不平地轉身,「我要走了!」

「不送。」水無情瞄了瞄那抹高大的背影,「我看我還是去找個宮女過來服侍好了......」

「!」李臥炎猛地回頭,狠狠地瞪了水無情一眼,但卻見他揚著一抹燦爛的笑。

「哎呀哎呀,這表情......難道皇弟願意留下來陪伴皇兄我嗎?皇兄真是太感動了呢!」

沒想到李臥炎忿怒未消地再度狠瞪他一眼。

少來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