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情一邊用著晚膳,一邊時也不時地盯著正坐在他對面的李臥炎,一頓飯吃得毫不專心;而被人盯著下飯的李臥炎臉色不甚自在,想發作不是,不想發作也不是,只好抽空抬眼瞪了眼前直盯著自己的眸光好幾眼。

「哎呀......皇弟,難道是飯不好吃嗎!?不然你幹嘛一直瞪著皇兄我瞧呢!?」

「皇上,事實並非如此......」

早知道李臥炎又來這一套的水無情翻翻白眼,於暗地裡罵他這個人簡直是根木頭,但是嘴上照舊在佔他的便宜:「原來不是這樣啊......那就是皇兄我多心了。」隨意笑了幾聲,水無情的笑聲裡可是毫無誠意可言。

李臥炎瞥了眼水無情一副笑嘻嘻的模樣,在暗地裡忍不住握緊了拳頭,這才能制止自己將拳頭往他臉上招呼的衝動。

儘管被他氣得萬般咬牙切齒的,這根木頭仍然不想反抗他嗎!?

水無情神色一凜,轉而放下了手裡的碗筷,接著冷聲命令外頭候著的傳膳宮女:「來人,把食物全都撤下去。」這句突如其來釋出的命令句使得對座的李臥炎驚訝地抬起頭來看他。

「皇上!?」

「朕不想用了。」面對著李臥炎的質疑,水無情只是簡短地說了聲。

「......」李臥炎跟著放下碗筷,看著外頭的宮女上前收拾。

他不用就不用吧!反正餓的是他自己,與他無關。而他這個一年到頭都留在邊界的將軍,餓肚子這等事也已經算是習慣了。

待宮女們全都退下之後,水無情這才轉身回到內殿,選在一方案邊坐下,一臉的怡然自得,彷彿與剛才冷著臉色斥責宮女們收膳的那個水無情判若兩人:「你也過來吧,臥炎。」

「是......」再怎麼不甘願,李臥炎還是唯皇命是從。這是自他被水無情外放之後的誓言。

「你幹嘛離我那麼遠?」自案上的白紙上頭抬眸的水無情在瞥見李臥炎挑了殿上最遠的位置坐下來,連忙不悅地皺起眉頭。

「微臣不敢驚擾皇上。」李臥炎隨意敷衍了一句,但見水無情不放過他,托腮正眸地朝他望了過來,那張依然清麗如昔的臉龐上有抹難見的戲謔神情,讓他的心頭忍不住一跳。

「不敢?」水無情哼了聲,瞥著眼前的李臥炎低垂眼眸、不願與他相對眼的模樣,心底湧起了一抹怒氣,冷笑凝在唇畔:「你不是已經做盡了你口中那些不敢的事情了嗎!?舉凡頂撞、違命、拒絕,我哪樣真治你的罪了?」

「......」李臥炎不語,仍舊垂首,不願將事實說出來,只是他那抱拳交握的大手正微微地顫抖著,水無情見狀,不快地將唇一抿。

「算了。我提這個不是要翻舊帳的。」畢竟他對這木頭再怎麼用心,他也不會明白的。

「謝皇上恩典。」

「嗯。」水無情狀似隨意地擺擺手,待李臥炎抬頭之時,輕聲開口:「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這個消息了,太后死於赫連蓉之手。」

「是。」

「這全是我那傻皇弟的相好害的!」不悅地嘖了聲,水無情看著李臥炎攏起眉來,笑著續道:「太后一死,我想以她為頭的那些人馬,恐怕會將矛頭指向我......」何況他們以為太后是他一手安排刺殺身亡的,只怕那些人會利用這一點,把他扯下皇位。

「皇上想說什麼?」

「我想要你回朝掌握禁軍,好就近保護我;而你的職缺就讓我信任的另一個人去做。」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