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臥炎瞪眼,原來他剛才的話不是在亂開玩笑的嗎!?

「皇上──」

然而,早知道這根木頭會出聲反對的水無情則是抬手制止他未出口的話,眼角一瞟,「你少跟我說那些邊界不能沒有你的話!我已經決定了。」

「皇上,你......」李臥炎被氣得青了臉色,但卻見水無情仍然是那樣悠哉的表情面對他,胸口的怒火忍不住愈燒愈旺起來。

水無情眼角一勾,笑道:「咦?你不再叫朕敬稱了嗎?」呵呵,有進步有進步!耍了他這麼多次才有一次如他的意,這李臥炎啊,真是讓他又氣又愛......

「皇上!」李臥炎怒叫著,「您是在耍弄微臣嗎!?」

「我可沒有耍弄你呢!」他撇撇唇,對著李臥炎那張微微扭曲的臉孔,笑得十分愉快:「何況你不是已經很習慣我耍弄你了嗎!?還記得你還是皇子身份的時候,老是被我欺負得連頭都抬不起來呢......」

「夠了!」李臥炎這下整張臉色全都變了樣,他不顧君臣的身份,朝著水無情大喝一聲,最後發覺自己的踰越,這才稍稍斂起了怒火,仰首深深吸了一口長氣:「請您別再提那時候的事情了,過去已經是過去了。」那樣悲哀的過去他根本不願意想起!

但是對他來說,過去仍然還未成為過去,只可惜他根本不明白。

水無情淡淡瞟他一眼,並未生氣。

「如果您只是要激我答應您的調動,那麼請您按著您的心意來做就好,不必顧慮到微臣的心情。」反正他這個皇帝都已經這麼決定了,那麼他的反抗便不值得一提。

大剌剌地在唇畔咧著一抹笑容,但水無情的眼底可無半絲勝利的笑意:「你還是你哪,臥炎。」

「微臣當然還是微臣。」

水無情托腮哂笑著:「我這些話可不是在讚美你。我的意思是說經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是當時的那個膽小鬼,什麼事都不敢爭。」

「......」他不能生氣他不能生氣,他不能揍他他不能揍他......

「臥炎,朕有說錯嗎!?」

違背了自己的心意,他的雙眼動都不動地瞬答:「......沒有。」卑鄙!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願天上的神佛能夠寬恕這個為了他而說謊的呆子。

「......」再繼續搭話下去,他很可能會被他當場氣死。

「總之,明日早朝的時候,朕會當朝宣佈這事兒。」

「......」他早知水無情是個任性徹底的君王。

不知他心思九轉的水無情瞄了眼他的臉色難看,淡聲說:「我就將我的性命交給你了,臥炎。」

「......」問題是他的雙手根本力盛不起他這條極為尊貴的性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