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覷著李臥炎沉默的樣子,水無情笑嗤了一聲,「你那是什麼表情啊,皇弟?」

自沉思裡頭回過神來的李臥炎忽地撇撇唇,跟著微變了臉色,刻意裝出不在意地淡道:「您是身份尊貴的皇帝陛下,微臣沒有那種福份可以當您的皇弟。」

「自去了一趟邊關之後,你變得倒是挺很會說話的嘛!」水無情一副愛笑不笑地諷刺著,讓李臥炎皺緊了眉頭。

「這是事實,皇上。」

「是這樣嗎!?」水無情睞了眼李臥炎不假辭色的表情,忽地勾唇,「但是你也很明白,你自己的身份可不是那種可以隨人隨口說說的,你的身份其實要比朕尊貴多了呢!」

「皇上!」李臥炎咬牙瞪眼,卻發覺水無情正露出微微的冷笑。

「這話我知道你不愛聽,那麼我就不說了。」水無情斂起笑,輕喃。

給他判若兩人的性格給差點弄暈了的李臥炎握了握拳,老實說,他早知道這水無情跟他有難解之仇怨,所以他對水無情喜歡欺凌他的這點,一點都不在意;只是,他有時候會覺得他面對的水無情其實有很多張的臉,讓他老是捉摸不著他的喜怒。

「不過......」將視線再挪回李臥炎那張剛正的臉孔上,水無情忽地綻出一抹令春花都要為之失色的笑顏,輕聲:「你應該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步步逼你至此吧!?」語畢,他望著李臥炎果然露出一臉鐵青的模樣,忍不住苦笑起來。

是嗎、是嗎!?原來他是真的不知情啊......

也罷,他不懂,也好......

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他既然討厭他、鄙視他、也不在意他,為何還要在遣離他之後又將他調回國都來!?

李臥炎也想問問水無情為什麼要這麼待他的原因,但是只要他一面對著那雙眼眸,他便始終問不出聲來。

水無情歎了一口氣,然後自椅子上起身,接著瞥也不瞥李臥炎那張複雜的神色一眼,逕自在轉身之後淡淡地開口:「你就守在偏殿吧!朕已經有點累了......」

「是。」有話卻問不出口的李臥炎只能認命地歎息。

但是,水無情卻是偏要跟他作對,以前所未有的呢喃嗓音輕聲說著:「臥炎,我......從未討厭過你。」背對著李臥炎,他這才有勇氣說出心底真正的話,「或許你不會懂,但我已經......做了我認為最正確的事情了。因此,這麼對你,我從來沒有感到一絲後悔過。」

這麼對他,而且沒有感到一絲後悔過!?

李臥炎很想大笑,也很想對水無情說:『那是因為你根本就無心無情,你只在乎你自己而已。』,但是他卻不能這麼做。

壓抑著胸口裡的騰騰怒火,李臥炎的唇邊揚著一抹冰冷的笑意,眼底始終抹不去他的背影糾纏,「我從來就搞不懂你,水無情......」

水無情呵笑了兩聲,「或許吧!」頓了頓,「你是不該懂我的,我不只搶走你的王位,而且還對幼年的你做盡侮辱之能事,最後還將你遠調邊關......」氣虛之際,他的背影在李臥炎的眼底晃了晃,「但是我從未討厭過你,只是我們生在皇家,皆是身不由己。如果不是我那麼對你,你......」話尾斷在冰涼的空氣中,水無情的身影頓時矮下,李臥炎見狀,神色大變地衝至他的身畔攙住已然昏迷的水無情。

「皇上!?」李臥炎一聲驚喊後,低頭一看才發現水無情原本潤紅的唇瓣已然泛紫,分明是中毒的跡象。

難道是剛才的飯食......可是這不可能,他跟他可是同桌用膳的,除非......

他想起了只要是水無情碰過的菜餚,他都會刻意避開的這一點。

難道水無情早就察覺食物中已經被下毒了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