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急的李臥炎隨即差人遣來的御醫替昏迷過去的水無情看診,而他便守在殿外候著,生怕有人會趁著這時刻對皇帝下毒手。

約莫半刻之後,李臥炎這才踏入殿裡向老御醫詢問水無情的狀況。

「貝大人,皇上不要緊吧!?」臉上帶著一絲憂心忡忡的表情,李臥炎在御醫收拾著藥箱子的時候問了出口。

御醫沉吟了一下子,跟著皺了皺眉:「李大人,這點小毒您不須擔心,老臣已經寫好藥方,只要讓皇上在每日飯後服下,沒幾日必定藥到毒除。」

「貝大人,水......皇上他中的到底是什麼毒!?」李臥炎的神色很難看,沒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聖上用的膳食裡頭加料,而他竟然一點都不知情,還讓他替自己毒發!

「是七日斷魂。」御醫喃喃,「看來這只是個小試探而已......」

試驗!?

李臥炎蹙眉:「您說什麼......?」

御醫突然轉向他,並且喚了一聲:「李大人。」

「何事?」

「幸好皇上他的身體本就習慣了多種毒素,所以這次才沒事......」御醫思考著,視線緩慢地挪向他,歎氣道:「請您以後記得替皇上多加留意,要不,皇上總有一日會被毒害的!」他為皇上解毒也已經不下百次了啊!

「什麼!?」李臥炎大驚,而後怒聲:「是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毒害皇上!?」

見他發脾氣的貝御醫忍不住支吾起來,朝中的派系對立頗為明顯,所以他也不好多說,只避開了要點,道:「大人,雖然您在邊關多年,但您不會不清楚這是為官之路所必經之途,就算是在上位的皇帝至尊也必須甚防他人取代之心啊。」

李臥炎瞠目,半晌默然無語。

「老臣就說到這裡了。」

「謝貝大人提醒,我會記得的!」

御醫點點頭,「那麼老臣就先走一步,把藥方交代給御膳房去了。」

「您請慢走。」

送走了御醫,再回到內殿裡的李臥炎一臉複雜,坐在床沿邊守著此時正昏迷不醒的水無情,偶爾替他換上冰涼的綾巾覆額;但是時不時瞄見他曾經丹紅的唇瓣,此刻卻是泛紫的,忍不住心頭一陣緊揪。

當皇帝......的確是件難事。當初在先皇殯天之後,他假造皇命、搶了他的位置,他可知以後有日會變成如此模樣!?

想必他連想都沒想過吧!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為他感到難過!?這也是他自己種下的因、而得來的惡果罷了。

李臥炎撇過頭去,側臉上流露出一絲忿恨與難堪。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