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十三回  機會

「所以說......」男子再次低下頭來望著花白,「我給你另外一個選擇。」

白梟吃驚地一個瞠眸,呼喊:「主!?」

黑鷹則是老神在在地撇嘴,似乎已經預料到了情況會轉變成如此,「果然呢......這就是你對人類最後的愛嗎,主!?」

傻住的花白緩慢地張著嘴:「......什麼?」

男子十分溫吞地微笑著,那張讓白梟與黑鷹都捉摸不透的年輕俊容上有著一絲難見的和藹:「我是指......你可以選擇你們的未來。」

黑鷹瞄了眼在說完話之後就不動聲色的主,忽然間邁開了腳步,伸手拎起花白:「小傢伙,跟我過來一下!」

「等等......」眼見黑鷹拖著花白轉身離開,白梟忍不住也想要跟上去,但卻被眼明手快的男子所阻撓。

「白梟。」

「主......」

再也隱忍不住愉快笑意的男子忽然間撇唇地輕笑道:「就讓我看看他會做下什麼選擇吧......」

白梟瞪大了雙眼,覷著又改變了心意的主,突然間無所適從,「......主,您不是──」

「這是個實驗,白梟。而我想要看看這個盆景到了最後究竟會走上什麼樣的道路......」

望著主那張透著一抹興味的表情,她的心忽然涼了一半,白梟終究還是忍不住啟口輕問:「即使失去了我們楔之鳥也沒有關係嗎!?」

「我想妳應該明白。」男子笑得十分輕鬆愉悅,反觀白梟那張因此而刷白了的臉色,與男子剛好成了明顯的對比。

白梟望著主,輕輕地咬起下唇。

原來她在主的心目中不過是個方便的工具而已......

「......怎麼了?」

白梟僵硬地撇過頭去,沒發覺主那雙隱然透著清冷的眸光正挪到她身上,她在這一瞬間只察覺到自己的心房因為主的無情而登時崩潰坍塌,再不復先前那樣的執著堅強:「沒有......」

誠如她的主所言這般,這就只是一個實驗而已。只是這個實驗裡頭也包括了她這個存在。

說到底,她明明知道主對眾生都是一樣的眼光,為什麼她還會以為她在主的心中會是那個最特別的存在!?

主只會愛自己,她一直都知道的不是嗎......

白梟徹底失望地緩慢垂下了眼睫。

「讓這一切都在這裡結束吧,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