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三十九回  血紅色

恍如已經料到事情會這麼發展,黑鷹淡淡地說:「我不是說過了嗎?白梟,他已經做出選擇了......」

白梟瞬間皺攏了眉頭,最後緩慢地舉起一隻手來,朝向黑鷹的方向。

忿怒讓她一時間失去了理智,她張開掌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給了黑鷹一掌,讓黑鷹的身軀撞向身後的牆面,毀壞了牆面的完整,霎時間,碎屑般的小石子紛紛向下崩落;使得黑鷹頓時被包圍在煙霧與碎石堆中,不悅地蹙起眉。

「妳還真是粗暴呢......」

玄冬擔心地叫喊出聲,起腳來到了他的身邊:「黑鷹!」

花白則是立即持劍趨前,擋在玄冬與黑鷹的前方,保護的意味很是明顯,而他面上的表情也冷漠得與他們所認識的判若兩人。

見狀的銀朱馬上發出一句怒吼:「花白,你瘋了嗎!?」

孰料,花白竟在突然間持劍揮向了面前的銀朱,而為了閃避正迎面而來的劍刃,銀朱略微撇開了臉,也跟著舉起長劍來迎戰。

花白在當下露出一抹決絕的表情,在兩劍相碰之時,以極為迅速的速度銀朱的武器打飛。

被迫丟掉護身武器的銀朱則是無法置信地跌坐在地,任由花白將劍尖擱在他的脖頸上頭威脅:「什......唔,花白你──」

花白面無表情地開口:「真是辛苦你了,隊長。」

被制住的銀朱十分不甘地咬著牙。

此時,花白看向立在一旁的白梟,「白梟,我......」

白梟望住花白,一臉的責難。

他並不奢望白梟了解他的心情,但是他還是要將實話說出來:「一直以來,我無論多麼痛苦得想要逃避,但是我卻還是一直待在城堡裡當救世主......只因為那是妳對我唯一的要求。只要讓妳高興,我什麼都願意做。可是......現在已經沒辦法了......」

白梟定定地瞅著花白。

「對不起,白梟。我就連這個希望都無法為妳實現了。因為我也有......想要保護的東西。」花白懇切地淡聲說著。

眾人聽著花白的話,無語。

深吸了一口氣,花白的握緊長劍的那隻手忽然動了一動:「所以,我......不救這個世界!」

白梟瞪眸,就在發覺花白舉劍朝著自己的方向而來之際,她卻只能一動也不能動地怔愣在原地。

花白......!

就在這個瞬間,尖銳的劍刃很順利地刺入柔軟的身軀,緊接著是流出身體的刺眼鮮紅,染滿了劍身與......

花白渾身僵硬與震愕地緩慢抬頭,卻是望見了一張出乎他意料外的熟悉面龐;一瞬間,他的喉嚨彷彿被什麼鯁塞住了。

「......玄──」

玄冬──!!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