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茶坊》番外篇:十六歲/17(終)

安倍家。

自她回到暫居之地,並且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沒多久,默然便橫亙在這三人之間許久,這片詭異的沉默到最後還是被安倍霏霏開口打破,「玉藻,我要一杯約克夏,要去冰的。」

「是,主子。」玉藻很乖地往廚房走去,但他在經過貘的身畔的時候似乎微微地傾了身體,附在貘的耳旁不知說了些什麼,只見他在離開原地之後,貘便慢慢地往小廳裡、安倍霏霏的方向走來。

「喂,女人......」貘張了張嘴,覷著安倍霏霏面無表情的模樣,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名為『式神』的他們是與操縱的陰陽師本人有所連接的,所以,當他們的主子在想些什麼的同時,他們也能清楚地抓住主子的想法與思考。但是,某些極為私密的事情,主子是不會讓他們知曉半分的。

就如同現在,玉藻也只能自學院默然歸家後的主子的行為上頭發覺她似乎有什麼不太愉快的事情發生而已,卻完全無法得知她的任何思考。

「這樣不太像妳,女人。」一向不懂得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的貘,忍不住照實開口了。

安倍霏霏瞥了眼他凝結的臉色,似笑非笑地問:「什麼樣才叫做是『我』!?」她是個陰陽師,並不算是個『人』啊,那麼她又打哪裡來的固定面貌!?

「......」被問得無言,貘及時閉上了嘴,剛好望見玉藻自廚房裡端著一杯飲料出現在小廳,連忙使眼色要換手。

這隻臭狐狸,也不想想他最不會這種安慰別人的事情了!何況他的安慰對象還是這個奇怪的女人,他的安慰根本就是無用武之地好嗎......

玉藻瞄了眼他尷尬的表情,眼神似在指責他辦事不力,待貘一臉悶悶不樂地轉身離開之際才回眸,跟著撇唇道:「主子,妳的奶茶。」語畢,見安倍霏霏伸手接過之後,他忍不住出聲。

「主子,難道......妳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面對著正蹙起眉尖、一副擔憂的玉藻,她無法說謊:「嗯。」

「那是什麼事呢......」當他開口問了之後,瞬間瞅著安倍霏霏抬眸望住他的表情一怔,因為在這頃刻間,她已把她遇上的事情以畫面觀想傳進他的腦海裡頭了。

「主子......」盯著安倍霏霏面上的神色毫無變化,玉藻啟唇喃喃著。

「玉藻,『人』就是這般不是嗎!?不論做了什麼事,永遠都覺得自己才是對的。」緩慢勾起唇來的她讓玉藻覺得她在微笑,但是語氣裡卻含著讓人歎息的無奈:「我不覺得我需要幫助他們。」雙眼閃爍著輕鄙與莫可奈何。

「主子......」玉藻歎息了。

她身上那流有安倍家的傲然血統又發作了......

「這是實話不是嗎?」

「的確如此。」玉藻瞅著她就杯沿輕啜著杯內褐色的溫暖液體,「妳的雙眼只看得到『人』,那麼......那些不是『人』的那些呢!?他們進不去妳的眼底嗎!?」

安倍霏霏訝然地抬眸看他:「......」她的確是沒想過這點。

不是人啊......

她喃喃著,頓時想起在那頂樓上頭,那個女孩背後的守護女幽魂,心頭不禁一揪,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忍不住皺起眉來。

「或許妳覺得那些『人』不幫也罷,但是妳有沒思考過,妳在幫了那些人的時候,也同時幫了他們背後的那些非人一把。」玉藻望著安倍霏霏的表情明顯地一怔,隨即彎唇再道:「例如:那個女孩......」

「......」是這樣沒錯。

玉藻覷著她默然無語地垂頭思考,暗地慶幸著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個可以讓她加入茶坊工作的機會,他可不能隨便放棄,於是出言誘拐:「下次妳要不要自己接個工作試試看!?」

「......我考慮考慮。」當初『天國茶坊』的成立是她出給玉藻的點子,實質接案子的人也只有玉藻與貘,她並不干涉的。

玉藻露出燦爛的笑容,起身:「太好了。」只要她願意考慮的話,還是有機會可以讓她接受這樣的工作的,而且這樣子他也可以同前代主子交代了。

「對了,明日你就幫我轉出那間學校吧!」安倍霏霏狐疑地瞟了不知道在高興什麼的玉藻一眼,淡淡地說:「今天的那件事不能隨意抹消,看來也只好離開那裡了。」

「是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