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十回  為什麼

『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們在彼此都是普通人的情況下相遇會怎麼樣......不過,如果沒有這個使命在身,我想我們也不會相遇......』

為什麼!?

花白瞪瞠著雙目,腦袋瞬間一片空白,對住眼前那張微帶笑容的熟悉面龐,眼見鮮血不住地汩汩冒出血肉之身,他卻只能在迅速抽出刺入身體的劍尖之後,倏然發出一聲心碎哀絕的尖叫:「玄冬──!!」

玄冬只是無言地望住抬首瞅著他的花白,年輕的臉孔面無血色的模樣,剎那間露出的笑容很是恬淡溫和。 

玄冬......

花白不敢置信,靈魂被突如其來的這個震撼懾住,看著玄冬立即倒下伏地的身軀,他只能愣愣地怔在原地。

「玄冬!」

直到黑鷹爆出一句嘶叫,花白這才回過神來,神色隱約動搖地顫抖著。

玄冬......他笑了!?

為什麼!?

白梟不敢相信地敦下身來探查著就倒在她身前的身軀,心頭竄上的是一抹震驚與無法接受的情緒:「啊......」為什麼......

為什麼玄冬他──

「不!不對......」低聲喃喃著,花白的神情恍惚,因為玄冬倒下的那一幕在他眼底被放大又放大,但卻始終停格在他的雙眼前,讓他當下愧疚、疼痛得快要撐不住。

花白將劍一丟,任由長劍落地發出清脆的冰冷聲響,自己奔到玄冬身邊,像是在拒絕事實似地,以沾著鮮血的雙手搖晃著玄冬:「不!」

黑鷹看見他的動作,登時急忙地出聲警告:「小傢伙,你先冷靜點,不要移動他......」

被黑鷹這麼一吼,瞬間停住動作的花白只能心傷又無助地覷著玄冬那張因痛苦而扭曲的側臉。

覷著玄冬不斷冒出鮮血的傷口,花白哽咽地忍住害怕與焦急,只能一遍遍地呼喚著他:「玄冬......玄......」

他並不想以這種方式......解救玄冬啊!

玄冬依然沒有回應他,花白這下急了,於是連忙回頭對著黑鷹說:「黑鷹,拜託你幫幫忙!救救玄冬......」

然而,黑鷹只是默然地望著他,沒有任何動作。

「黑──」

「算了吧,花白。你現在不管做了什麼都是沒用的。」

花白茫然地瞪著淚眼:「銀朱......?你在說什麼......」

銀朱站起身來,低頭望著守在玄冬身邊的花白;雖然他不想說出這麼殘酷的事實,但是這是不容他們去忽略的:「你也一樣。下定決心吧,花白。這也是你原本該接受的結局......」

見花白無助地仰望著自己,「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跟這個男人相遇的,不過......」銀朱淡聲:「因為你們是玄冬與救世主。這也是既定的命運......」

玄冬跟救世主!?為什麼......

他只是......只是想要玄冬能夠活下去、幸福地活著而已啊......

為了毀滅世界而誕生的你、無法傷害眼底看到的任何東西的你,只有我了解這樣的你......

只有我這個被養育長大要來殺死你的人了解,玄冬──我知道你想要以普通人的身份活著!我知道的。

如果有哪個環節出錯了,或許我們也能擁有平凡的幸福,跟世界無關的那種平靜安穩的幸福。

可是,因為我們以玄冬與救世主的身份出生,因為我碰觸到你那與我相同痛苦的心,所以我想要救你,玄冬!

我不希望你露出像剛才一樣的笑容,因為一定有個地方,可以讓你真心地笑出來......

但是玄冬......現在會不會太遲了一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