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著忿怒至極的腳步走出皇帝的寢殿外,李臥炎雙拳握緊,手背上隱約可見怒爆的青筋,直到他在廊上拐了個彎、撞上了一名小宮女之後。

「李......李將軍!」緊緊地護住了懷裡的藥碗,小宮女心驚地抬頭,見李臥炎的衣襟被濺上幾滴褐色的藥漬,小臉上一片雪白,「對、對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眼含淚水的她眼看就要跪倒在地,李臥炎於是趕緊出聲阻止她。

「沒關係的!妳別跪、別跪......」

「可是......」宮女含淚地仰首,就見李臥炎一個彎身,兩人的距離只有幾寸,那宮女瞬間赧顏。

李臥炎伸手接過了藥碗,疑問道:「這是要給皇上的藥嗎!?」

「是、是的......」

「那麼這碗藥就交給我了。」話畢,李臥炎直起腰,笑看著宮女一副愕然的樣子,以為她是因為與他相撞而被嚇著了,於是輕聲開口安撫:「妳可以下去了。」

「李......李將軍?」

「我剛好自皇上的寢殿裡出來,反正也很近,就順便替妳端回去好了。」

「是......」宮女害羞地點點頭,「那就麻煩李將軍了。」

李臥炎微笑,當下轉身返回走去,孰料宮女再次啟唇叫喚住他的步子,「那個,李將軍請留步......」

「什麼事?」

「奴婢......奴婢不小心讓您的衣服沾上藥漬了,那個......」

「這沒關係。我回去自行清洗便可。妳不必放在心上。」李臥炎再道,「那麼,我要給皇上送藥了。」

「是......」小宮女目送著李臥炎離去,眼底種滿愛慕的小花。

待李臥炎再次踏入寢殿,將藥碗擱於一旁几上,自己站在床沿邊同水無情低語:「皇上,吃藥了。」語畢,水無情仍是連動也不動,這點讓他忍不住蹙起眉來,改道:「皇上,恕微臣冒犯了。」

當他端過藥碗坐上床邊,打算將藥碗裡的藥全數倒進水無情的口中,但他這個病人卻一點都不願意合作,眼看著碗裡的藥水流了半碗有,然而水無情卻連點滴都沒有喝下去,藥水直接流淌過唇畔,他忍不住蹙起眉頭。

連生病了也不放過他就是了嗎!?

微怒地瞪了水無情那張姣美的面龐許久,他將心一橫,隨即喝下了半碗的藥汁,然後傾身吻住水無情的唇瓣,只是唇下的柔軟毫無打開的意思,逼得他不得不硬是撬開他蒼白的唇,跟著再將藥汁徐緩地哺入,明知他現在沒有意識,但他的心頭當下卻躍得飛快。

不過是餵個藥而已,他的心音為什麼動得這麼劇烈呢!?

察覺了不對勁的他本想迅速地撤回他的唇,沒想到此時毫無意識的他卻像平時醒著一般,柔軟的舌尖輕輕地對他做出回應,並與他的激烈交纏,李臥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神色遽變。

再也忍受不了的他馬上使力推開水無情,雙眸一瞬不瞬地瞪著眼前仍舊未醒過來的他,一邊急急喘著氣,咬牙低道:「該死......!我為什麼要為你做到這種地步!?我明明討厭你的......」話裡夾雜著對自己與他的怒火,讓他心火一起地撇開了水無情,轉而站了起來之後便轉身奔出大門。

寢殿裡的水無情在他逃離之後睜開了雙眼,抬手輕輕地撫著被吻紅的唇瓣發著怔,接著閉眼歎息。

「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