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十六回  微不足道的願望

就在花白猶豫不決之時,白梟在輕輕歎息過後,起腳走上前來:「你就拉吧,花白。」

瞬間,花白驚詫地回過神來,覷向白梟的雙眼忍不住瞠得老大。

白梟望著露出不捨及猶疑表情的花白,當下心底一暖,開口說:「過去的我一直讓你揹負著相當沉重的負擔......這是為了世界──然後,我也覺得這樣對救世主的你來說是最好的。」

花白愣在原地,看著白梟那張五味雜陳的面龐上,有無奈、有懷疑、有侷促......,但是因為這些神情都是他很少在白梟的臉上看到,因而在感覺上竟覺得有些不真實。

「但是我卻忘記了,你也是個有自己意志的人。」白梟望著他,忍不住輕歎一聲。

花白啟唇喃喃:「白梟......」

露出了一枚帶著鼓勵的眼神,白梟輕聲道:「請你絕對不要後悔自己的選擇。」

「......」

「所以,你去吧!花白。」

睜眼望著白梟那張帶著一絲恬然安適的容顏,花白的心音為此澎湃不已。

......可是......可是他──

「等一下,花白!」

花白震驚地回頭望向正被銀朱攙扶而來的玄冬,他正努力地撐著虛弱的身體漸漸地走向他的方向:「玄冬!?」

玄冬擠出這句話,環顧著眾人的訝視,沉靜的眼神顯示出他的堅持:「......讓我來吧!」

「咦!?」花白疑惑地抬眸望著他,最後望進了玄冬那雙漆黑的玄色瞳眸,驚問道:「玄冬──難道你......你已經恢復記憶了嗎!?」

玄冬微抿著唇,聲音就這麼輕輕地溜過花白的耳畔:「嗯,我想起來了。你跟我,甚至於我們身邊所有的一切──」

花白瞬間默然不語,只聽得玄冬再度開口。

「我......一直放棄自己做選擇。」

「玄冬?」

「我知道世界有一天終究會毀滅在我手裡,所以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祈求什麼。」

花白露出悲傷的神情,但是他卻沒有開口說出什麼。

「當時我跟你一走了之的時候也是,我覺得那不過是種無力的掙扎。明明在那個時候,我已經察覺了那其實也是我最大的希望......」

「......不要說了,玄冬。」不忍見到玄冬即使急促喘息了也要把話說完的那種辛苦模樣的花白,還是阻止了。

「是你肯定了我第一次以人的身份所許下的願望,花白!」

聽畢,滿眼淚光閃閃的花白終究還是將剛才未竟的話給吞入了喉底。

「是你解救了我。」

「玄冬......」啞著聲音,花白不再隱忍,淚水沾染了乾淨的面龐,沿著兩頰緩慢順流而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