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後,下朝一刻。

「皇上,您到底在想什麼?」李臥炎踏著重踩的步伐,跟著一身龍袍的水無情走進了寢殿之內,臉上掛著的是一抹不解。

水無情沒有回頭,他逕自踏著散漫的腳步走進內裡,隨手卸下了頂上的冠,再解開束好的烏絲隨便披散於肩後,跟著再扯下腰帶,打開龍袍的精美盤扣,一語不發地將身上過多的贅物扔到床上。

「......」李臥炎露出一副無法茍同的表情瞅著他的背影,在瞬間之下回過眸子,眼神底部帶了一抹閒適的淡然地對上了他的視線。

水無情那略微蒼白、未恢復潤紅的唇瓣輕輕地開闔:「對於朕的處置方式,你有什麼意見嗎?李將軍......」

「臣不敢。只是......皇上,您為什麼要把這件事交給刑部處理而非親自審問!?」

「......朕高興。」

被堵得沒話說的李臥炎瞪著眼前人露出一臉不在意的模樣,忍不住暗地咬牙,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道:「......您有沒有想過,一旦您將這件謀逆案件交由刑部處理之後,會有什麼無法預料的後果嗎!?」

「李將軍這是在質問朕嗎?」眼神炯炯地望向李臥炎,水無情似笑非笑地勾起唇來,臉色看來有些疲倦而少了些威嚴。

「臣不敢。」

水無情揚笑,「你只會在嘴上說不敢,但你的所做作所為卻與你的話恰恰相反呢!臥炎......」

李臥炎的神色一凜,「皇上,臣並不是在同您開玩笑......」這個任性的皇帝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啊!?

「我想也是。」水無情瞥著他,以看他的表情為樂:「因為實在是太難笑了。」

「......」李臥炎又氣又怒地咬住牙關。

「總之,這事已經定案了。」水無情擺擺手,神情困倦地轉了個身,本想爬上床小憩的,但又被不知死心的李臥炎出聲絆住。

「您就不怕刑部私下放水嗎!?如果他們讓主謀賄賂了......」李臥炎急道,覷著水無情的背影一僵,慶幸他開始把話給聽了進去。

然而,水無情卻是回頭笑著道:「朕就是故意要他們放水的。」

「什麼!?」李臥炎不敢置信地一個瞪眼,確認他並沒有錯看他面上的笑容。

「這事情還是能不要追究就不要追究比較好。」他就為這點來煩他!?真是......

「那你中毒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嗎!?」捏緊了拳頭,李臥炎怒問。

「我原本就打算如此......」水無情疲憊地一手遮起不雅的動作、一邊打著呵欠,眼睫略略下垂,「好累......」在中毒之後,他老是覺得自己沒有睡飽,體力也差了很多。

「皇──」本想再開口說些什麼,卻見水無情腳下一軟,他在他暈倒於臥榻前方之前,眼明手快地攬住他的腰。

「皇上!?」李臥炎瞪著閉上眼就直接昏睡過去的水無情,發出一聲驚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