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前記:《探花郎》/于晴


昨日無聊開始翻這本,發覺此書的人物與《追月》裡的有關,裡頭提及了殷戒的少年時期。(倒)ORZ 更可怕的是裡頭又是女子女扮男裝、走上為官之路,在全國科舉應試之後,成了探花郎!(死)

T^T......媽咪~書本好可怕......(被毆)

這也算了~(淚流滿面淚積成河)結果裡頭還又提到了『面具』......(死)

這到底是怎麼了啊!?(我昏~我不要醒來我不要再醒來了)

***

沒轍地回神(含淚支頤+自地上爬起),我記得書中的男主角是朝中的五府都督,聶滄溟(聶十郎的長兄),終於等到他出場了!是說~在《聶十郎》裡提及了他的名,說他在朝中頗有權勢,我好奇了一下子。

女主角成了探花之後與他面對面,之後形容他說:『此人性子詭詐多端,擅借刀殺人,須防。』(汗)= =b 聶家兄長果真有能有才有頭腦啊~這才撐得起聶家十二兄弟......

原以為女主角會吃虧的,沒想到她與他鬥了個平手,他一開始不相信她,她用苦肉計成了他義(弟)妹;他不相信她,她以退為進思考為官意義賴了他七年,七年之間讓他戀上她。

他詭計多端,連身邊一起上戰場的好友也不信任,如果為了國家,他可以犧牲任何人。他的臉上覆了一層又一層的面具,只要他不主動揭下,任誰都看不透他的心思。(真是神似<彩雲國>裡的霄太師啊~= =a 其實和殷戒的逃避比較起來,我覺得聶老大要可憐多了~= =b 殷戒的面具只有一層,而聶老大的卻非如此。)

然而,他沒說出口的她卻都瞭若指掌。(汗)所以他自她為官起,一直痛徹心扉......誰讓老天爺愛捉弄他,讓她有才華卻偏偏不是男的!(汗)而且一天吃六餐(而且非美食不吃、重覆的菜單也不吃~= =a >>心底os:怪了~這種個性怎麼這麼熟悉啊?),餓過頭了還會昏倒,有腦袋卻討厭動腦筋,對官途也不甚在乎。

沒見過這樣兩相對等的對立鬥爭,還能這麼著的故事。(死)

她說:『如果你一天不拿下面具,就沒有誰能夠了解你。』

結果,咱們聶老大就更扼腕了~= =a 她偏偏不是男的、不是男的......(搥心肝ing~)

= =b 我說聶老大~您就認了吧!(我逃~)

※這只是前記。(意思就是還有末記)

***

末記:

女主角會為官也是因為死去的兄長,她的大哥被爹娘期盼,但卻老是名落孫山,最後他在試題前方自盡了。為此,女主角對大哥感到怨恨,同時也責怪自己。因為那考題實在是太過簡單了,但她大哥卻為了這試題寫不出來而自殺!

如果她的才智能夠分點給他,或許他如今不會如此。

因此,她在得了官名之後就再也不往上攀了,因為她想不出科舉考試的意義在哪裡。除了為官不讓父母失望外,除了為國為民外,就再也無其他意義了。

何況,為官有時候也無法為國為民,不然為何聶滄溟要與朝臣同流合汙!?

她歎時不我予,當今皇上喜愛長生道,朝堂衰敗、民沉享樂,縱使為官也無從施力起。

男主角說自己最髒,是因為他在笑臉的背後可以是利劍致人於死,即便他發誓要做個好官,但卻很難。他於是灰心,終究看清了朝堂與為官之路對他來說依舊是個異想天開的夢。

官場狡詐多變,所以清官不算是好官,好官也非正直人所能當的。= =a

話說回來,女主角一直記掛著男主角一眼就識破她的女兒身一事,最後還來了個回馬槍這段,我很喜歡~呵呵!

我就是在等這樣的人出現吧!能夠在我不卸下面具的時候就能一眼看透我的人!(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