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112752902.jpg  

靈劍傳說/ 9

 

思考完畢之後,六禍把他的疑問問出口:「為什麼覺得不喜歡?」

白靈扁嘴:「......因為我覺得自己被人唐突了。」好吧好吧,反正她就是生活在現代裡的古人啦!

他無言了,「......」她到底是不是從遠古來的啊......

「而且不只有一次。」她拉下臉色悶悶地說,「從我玩這個遊戲以來應該被問過二十幾次了吧!應該有二十五次了......」

這回換他訝異:「是喔?」

「所以我才懷疑這裡是有那麼缺女生玩家嗎......」她皺眉。

「那我......應該是第26號?」

白靈聽到他的打趣,當下忍不住哈哈笑了:「對啊!麻煩請你自取號碼牌排隊喔!」

沒想到她會如此回應的六禍也跟著大笑。噢,她真是有趣!

「不過太慢了。」她張著一雙犀利的貓瞳,說。

「什麼?」

「你已經有老婆了啊。」

「妳不知道嗎!?在這裡是可以離婚的......」他神秘地笑了笑,未完的話就這樣消失在帶笑的唇邊;不過,他的那種異樣態度並沒有讓白靈多想些什麼,因為她的感覺異常的遲鈍。

「原來如此。」白靈點點頭表示知情了,話鋒回頭:「可是你不是說那只是掛著好看的嗎!?那麼你老婆上不上線應該也沒關係吧!?」

「可是一個人玩很無聊啊......」他說。

「這倒是......那我考慮也來找個老公好了。既然你說那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又可以加一點能力的話......」

「那麼請您務必考慮我。」六禍似真似假地笑著說。

她笑了,因為她不知道他是說笑還是認真的,既然如此也就當然不好回話。不過就在隔了幾日之後,白靈在解任途中又遇到不少白目出沒,連解個日常的二十條任務都沒辦法順利解完的狀況下,她再度暴走了。

怒爆的她決定聽從六禍的建議,去找個人結婚,因為那個結婚玉珮有上加些許的能力。

不過就在她在幫頻上跟幫中的人問過玉珮的價格之後,她的怒火馬上被迫消了一半。

因為那結婚玉珮真的是貴到她連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因為她需要的是大量的加乘能力而非只是那一丁點、像是小兒科般的只能塞牙縫的數值,但是要購買加乘能力多一些的玉珮更是天價!像是加乘攻擊力40的普通3階玉珮竟然就要遊戲幣一百萬,4階的竟然就要1千萬!

而且像她這種新手怎麼有可能有那種能力賺到能夠購買玉珮的銅幣呢!?因為這個遊戲裡面設定的物價(水錢和其他花費)真的是高到會讓新手壯烈吐血和噴淚的地步,所以她很懷疑自己到底要存多久才能買到一個4階玉珮......

她很哀傷、非常哀傷地在幫頻上灑淚。就這樣,幫裡人因為她才開始討論起玉珮和結婚的問題,後來有個幫友跳出來建議她說可以多開幾隻小號來打錢,最後才挪給本尊使用,這才讓她的悲傷稍稍緩減了些。

但她還是不免感到有些哀傷。因為她的時間根本就不夠用,哪來多出的時間再費心去開一隻來玩!?

就在她努力噴淚的時候,幫中和她談過幾段話的幫友──龍二,說他也有跟她一樣的問題,說是他老婆幾天沒上來了,他想休妻,問她嫁不嫁。

龍二的人其實很好,但不是她的菜。或者說,他們無法聊得很深入和開懷,所以她也就笑笑地找了個理由拒絕了;何況龍二也不以為意,因為他只是隨口說說的,畢竟他和老婆咕咕雞很談得來,只是不曉得最近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直沒有見到她上線,他有些擔心。

結果這個時候,現任的幫主耶耶和龍二竟然將六禍強迫似地塞了給她。 (原幫主名乙之前已經去雲遊了)

「不然......六禍不錯,叫他離婚來娶妳。」唯恐天下不亂的幫主耶耶這樣說著,龍二跟著馬上接話。

「六禍,你快點離一離,來娶白白。反正你老婆早就不甩你了......」

兩人在幫頻上面一陣喧騰嘩鬧,弄得白靈當場傻了眼愣住;剛剛不是還在說要多開幾隻小號來賺錢的嗎......哪時候換成是六禍要娶她了!?

想不通的她因此呆滯了很久,久到六禍很乾脆地付了分手費200萬順利離婚之後,跟著來到她身邊,向她按下求婚鈕。(因為之前兩人就有互相加了好友,所以構成了求婚的條件之一。)

「那我要求婚囉?」六禍笑嘻嘻的,絲毫沒有一點意外或是被迫的從容應對。

「六禍,快跪下求婚!」幫主耶耶一邊鼓動著,一邊哈哈笑了起來。

「......」眼神有些呆傻地望著眾人的白靈在此刻還是沒想通為什麼事情會變化成如此,心慌得不知該如何反應。

她是不討厭六禍啦,但是也並沒有到喜歡到點頭答應嫁他的地步啊......

可是他都已經這麼乾脆地離婚了,甚至是冒著被拒絕的風險上前來向她求婚,而且他們的對話還在幫頻上公開,如果她拒絕的話,肯定是削了他的面子讓他難堪,而且他原本的那個玉珮的加乘能力也會跟著消失......而她並不想傷害誰。

眾多難處讓她忍不住悄悄地皺起眉頭,思考了一下子,但她終於還是按下了應允的鈕,然後消失在幫頻上的一片恭賀聲裡頭。

或許這對其他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只不過是在遊戲裡面辦個家家而已,但是就是因為她對自身的堅持,所以她並不想隨便。

不管是友誼還是愛情,她總是因為別人而苛待自己。雖然這樣不好她明白,但是她很無力。這就是她的個性,很難去改變。不知道是誰說過她太心軟善良,所以老是將自己弄得傷痕累累。

心中複雜得像是一面龜裂的碎鏡,她躲在沒人發現的暗處重重地嘆息。

「怎麼了?妳不高興?」用密語追過來的六禍,關切地問。

「......沒有,我剛離開了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把心中的情緒表示出來的她,輕輕說著。

反正他說過,那個配偶欄只是掛著好看的而已。那麼她也就不要想得太過深入吧......

六禍雖然對她的態度感到有些疑惑,但是聽她這樣回應卻也只能淡淡點頭:「嗯,那就好......」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