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水無情再度昏倒,因此而焦急的李臥炎讓宮女請來了御醫替皇帝診療,末了才知道原來是在中毒之後,還未完全調養好身體,又因水無情只休朝三日之後又恢復平時的作息所致。

御醫於是再度重寫了一方藥方子,這下子除三餐外,連睡前都得喝上一碗藥湯。

知曉了水無情的狀況沒什麼大礙後,李臥炎讓人送走了御醫,並隨即命宮女上御膳房煎藥,就在不多時之後,李臥炎自宮女手中接過了藥碗,仍以口對口餵水無情喝下。

輕手地取來了一條綾巾替水無情擦拭著不小心沾染上藥汁的唇角,覷著他一如往常安適的睡顏,李臥炎當下忍不住皺起眉頭來。

水無情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仔細想來,他好似從未真正地認識過這個男人......

他在欺壓他之後又救他,不斷地反覆著;他登極時卻巧立名目地將他遣至邊關戍守,現在又召他回都;一聲不吭地代他中毒,卻將此案交給刑部審理,他始終看不透他的心思,他仍然像團謎一般。

而且他愈是想要解開謎團,就愈深進謎團裡頭,出也出不去。

「......」他到底該拿他如何?他真的不曉得。

無力地瞪著床上歇躺的男人的那張看似無害的溫和俊顏,李臥炎總是覺得水無情臉上的面具過多,教人看不清他究竟是何種面貌。

雖然如此,但是他從未想要動手揭開他的真面目。或許他覺得並無必要吧!

當他的耳畔輕輕地滑過了一串低吟,李臥炎這才回神,驚訝地看著水無情的眼睫正悄然地抖顫著,眼皮開始一陣抽動,好像是即將醒來的樣子。

「皇上?」

「唔......」

「朕的頭......有點疼......」水無情喃喃自語著,一邊試著撐起略微沉重的身軀,但是他的雙手也疲軟無力,最後只能又躺回床上。

「你別起來。」

這聲音聽來好熟悉,「臥炎......?」詫異地轉過了頭,這才曉得他正守在床邊。

李臥炎板著聲音,「是我。」

「你怎麼會在這裡......」

「您忘了您在早朝上所下的命令了嗎!?」

水無情頓了頓,不一會兒才想起來前因後果,於是伸手撫額笑道:「對了,朕讓你掌禁軍,而宰相的女婿就接替了你的職位......」

「您終於想起來了。」李臥炎冷淡的嘲諷著。

「哎呀哎呀......」水無情抬眸對上他的,「朕也只是個普通人嘛。」

「......」李臥炎抿唇不答。

「剛剛是你一直守在這裡?」

「是微臣。」

「那就多謝你了。」水無情覷著李臥炎因不解而皺眉後,十分愉快地勾唇一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