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近日的水無情一直維持著上朝、喝藥、用膳,三件事不斷地重覆著。

李臥炎一直守在他的身邊,雖然不甘願,但是迫於職責與自己的責任心,因此不得不這麼做。

在今日下朝之後,水無情獨自一個人坐在窗邊的軟榻上,一語不發地望著外頭的楓紅,偶爾自唇邊逸出幾縷輕淺的歎息,卻沒發現他這個盡忠職守的臣子早就在一旁發覺了他的不對勁。

在自御膳房端來藥汁之後,李臥炎將藥碗擱在桌邊,「皇上,您該吃藥了。」

「......」

不厭其煩的李臥炎只好再度喊了一次:「皇上,您該吃藥了。」

「......」

結果很顯然的,水無情根本無心聽聞,表情沉肅得有些可怕,但李臥炎卻是皺攏眉頭,無奈地將藥汁端捧到他的面前,態度恭敬地再呼一聲。

「皇上,您該吃藥了。」直至他話畢許久之後,以為水無情不會應答了,當他轉過身去的同時卻聽得他慢慢開口。

「當皇帝是很難的一件事對吧?臥炎......」

李臥炎不察他會有這麼一問,立即繃緊了臉色,手指緊緊捏住藥碗周圍直到指甲泛白了都沒有鬆手的意思,頓了許久這才背著水無情啟口:「自古以來便是如此,皇上。即使您愛民如子也不能算是個好皇帝,一個好皇帝必有讚揚也有詆毀。」

「原來如此......」水無情低喃著,以幾不可聞的蚊蚋之聲說:「如果當初我可以不要鑄下這錯的話......」

「您說什麼?」他好像聽見了一個『錯』字......

「沒什麼。」水無情搖搖頭之後笑了,接著回眸瞥向他:「藥呢?」

「皇上,藥在這兒。」李臥炎伸手遞過,無意間碰著了他的兩指,卻發覺他的指尖冰冷得嚇人,神色一怔,「您......」

水無情但笑不語地仰首飲盡了藥碗內的汁液,而後皺起眉來喃喃抱怨:「這藥好苦......」

李臥炎盯著他的表情而覺得有點好笑,「皇上,良藥苦口。」

「行了、行了!」水無情一副害怕說教的樣子,讓李臥炎忍不住想整整他,但是收到他瞥來的目光裡含著一絲哀怨,讓他登時止住了到口的話。

他還是不該讓他影響他半分的......

李臥炎沉下臉色。

「臥炎,你很閒吧?那就去膳房替我拿盤甜的東西來。真是苦死人的藥......」末句是水無情含在嘴邊的抱怨句。

「是。」正當他轉身即將踏出殿門之際,沒想到又被喚住。

「臥炎。」

「是......」

「朕真的這麼......討人厭?」水無情低聲說著,語氣裡隱含一抹無奈,「一個月後便是國慶了,難道他們這麼想看朕死......!?」

「......」李臥炎無語,心頭藏起一絲憐憫與悲哀,只要生在帝王家,便得不到一絲真心。

「最是無情帝王家啊......」水無情沒有聽見他的回答,歎了一口氣之後,忍不住喃喃自語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