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後,國慶大典上。

坐在搭起的一方看臺上,水無情身著華麗的衣袍、戴冠,面無表情地望著前方正舉行的草上遊戲,當他覺得無趣而回神之際,已經站在他身邊好一會兒的李臥炎親手送上一碗濃稠的藥汁。

「皇上,喝藥的時間到了。」

聞言回頭瞟了眼李臥炎那副正經的不茍言笑樣,水無情忍不住瞇起眼,托腮看著那碗藥汁:「臥炎......」

雖然狐疑為何他不伸手接過,但是李臥炎的骨子裡還是以君為上的,連忙不冷不熱地應了一聲:「是?」

「你實在是很沒情趣。」

本想仔細聆聽,但沒想到卻是句不正經且帶著一絲埋怨他的話,李臥炎抬起頭來與水無情對視,瞥他從容勾笑的恬適模樣,忽然替自己感到一絲的不平,因此就連口氣也好不了到哪:「皇上說的是。」

「......」頓時知道他在跟自己賭氣的水無情只好無奈地歎氣,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下去:「臥炎,朕的病已經不要緊了,所以你也不必這麼戰戰兢兢的,一副生怕朕有個閃失的樣子。」

「......皇上,這是御醫的吩咐。」

知道自己說再多也無法撼動李臥炎的堅持,水無情於是無奈地撇撇唇,抬手接過藥碗一次仰頭乾盡,而後以袖沿輕輕拭去嘴角殘留的藥汁,再轉頭將空碗擱回李臥炎手掌心:「知道了。」

「謝皇上。」水無情只有在這個時候像是個大人般的乾脆而不任性。

「謝什麼?這具身體可是朕的......」水無情疑惑地瞟他一眼,唇邊卻是勾笑;李臥炎當下見了也沒有什麼反應,但是不知為何,心下卻感到一陣的心音怦然。

奇怪了,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一定是他過敏了......

「話說回來,臥炎......」

「是?」

「麻煩你別老是板著一張臉行嗎!?至少在這種大日子裡,露點笑容出來給大家看看會怎麼樣!?」半埋怨半說理的水無情一陣歎息。

「......皇上,國慶大典與微臣的臉色並不相干。」他的要求根本是在為難他!

「當然有關!」水無情喃喃,抬手在場內繞了好大一圈,「你自己看,這種大日子很難得的,而且那些未論嫁的官家姑娘小姐,會趁機在這時候選擇未來丈夫,難道你不想也從中挑個自己喜歡的姑娘為妻嗎!?」

「......」沒料到水無情有此一問的李臥炎無語地怔住,末了才回應:「回皇上,微臣暫時沒有成家的打算。」

「是嗎?」瞅著這雙膽敢直視他的眼神底部夾了一抹誠實無欺的情緒,水無情忽然勾起唇,燦爛地笑了。

「......」不解地望著突然笑開的水無情,李臥炎皺起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