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十九回  落雪成花

當銀朱在城裡被追得四處胡跑之時,外出的花白與玄冬來到了之前管理者之塔的所在地。

沉默地蹲坐在一株矮小的樹苗面前,花白一臉的不豫。

「這裡......是管理者之塔先前的所在地,看樣子什麼都沒有留下......」玄冬上仰著視線,望見枝頭上飄落幾枚花瓣,傳遞著春天的氣息。

花白垂首,忍不住低聲喃喃:「全部都跟雪一起消失了......」

玄冬回過眸子,抿唇不語。

「我說,玄冬......」

玄冬應著花白出口的疑問,將視線挪向花白那張在此時顯得迷茫的側臉。

「我們真的......做對了嗎!?」

玄冬跟著一怔,末了閉上雙眼。

「......你對現在的生活感到後悔過嗎?」

覷著語畢之後,便將整張臉龐埋入自己雙膝間的花白那抹無助孤單的背影,玄冬稍稍沉吟了一下子。

「......在他離開之後,我沒有一日是不想著他的。連帶的,之前逃亡的那些日子的畫面也未曾忘記過一刻,也一直因為後悔而感到痛苦。」

花白露出訝愕的失望表情。

「不過,花白......」玄冬忽然間止住了話尾,吸引了花白回頭望向他。

「像我們現在這樣,毫無疑問是我所期望的。」

花白面上的神色隨之一怔之後,竟沒有接上話,只看見玄冬的眼神裡緩慢地流曳出一絲溫暖,瞬間染上了他的情緒。

「那個時候如果不是你拉著我的手一同前進,我想我也不會有機會看見今天這樣美麗的景色。」語畢,他朝著還坐在草地上的花白伸出手來,並且望著花白將手遞到他掌心裡,接著輕輕一握。

「原來是這樣啊......」

玄冬真心且輕然地笑著:「接下來才要開始呢!」

花白詫異地瞪大了雙眸:「咦?」

「就像他說過的那樣,往後不論自己遇到了任何事情都要自己做下不會後悔的選擇。」

「嗯......」

迎著風飄落的花瓣紛紛掠過了玄冬的身畔,微風溫柔地輕撫著玄冬的髮絲,讓他的唇邊綻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不管是幸福或是不幸福的,都要自己去尋找,並且向那個未知的未來伸出手──」

「玄冬,你說的沒錯......」

站在風中飛花裡的玄冬,驀然微笑了。

「......讓我們重新開始吧,玄冬!」花白也笑了。

覷著花白那抹朝他笑得燦爛的笑容,玄冬微微勾唇,輕輕頷首:「嗯,好啊......」

 

(全文完)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