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十章第二節/變臉 (附記:原來小容不是只有睡著會夢遊這一樣特殊技能而已......= =|||) 

 

蜘蛛女面露詫異地回過頭去,就見到尹容提著長劍制住了她,因而柳眉一蹙。

「你居然解得開我的百煉蠶絲......」

尹容很從容不迫地告訴她:「我這把清風劍削鐵如泥......」

蜘蛛女哼哼兩聲,噘嘴:「有膽子你就下手,一旦你動手了,我可不保證這個小天師的人身安全。」

「......」江臨水好想哭 ,原來他又不小心成了別人的累贅了是吧......

尹容的呼吸平靜得不紊亂半分,一陣的猶豫之後,他選擇放下武器,「......放了他。」

蜘蛛女訝異,隨後哈哈笑了:「你是在說笑嗎?要我放過這塊到嘴的肉!?」燦爛的笑容沒有讓尹容動心半分,只讓他感到氣憤,「你是打哪裡來的天真大少!?」

尹容面無表情地瞅著她,蜘蛛女在愣了愣之後,起身朝著他就是一抹媚笑。

「......難道你這是忌妒嗎!?呵呵......」欲伸手搭上尹容的寬肩,孰料她的纖手卻被尹容一個無情地揮開,讓她忍不住一陣的怔愕。

難道不是這樣的嗎!?她猜錯了......?

「不要碰我。」尹容的眼神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過,嫌惡的眸光冷淡得有如冬天霜雪;蜘蛛女一驚,看著他那雙有如鬼神的冷漠之瞳。

「你......」話都還沒有說完的蜘蛛女,在猝不及防的狀況下被尹容揮來的劍刃給砍中嬌弱的身軀,在此時像是斷了線的傀儡一般地飛了出去。

跌到滿是塵土的地上、吐了幾口血,外加腹部被開了一道口子的蜘蛛女,有如風中殘花地可憐,但是尹容卻是連看都不看她一眼,逕自走過她身邊,上前去替江臨水解開束縛。

江臨水額際都是汗,在被鬆綁之後,露出了一臉的擔憂:「尹容,你沒事吧......」喃喃著,正想探手摸摸尹容的頭時候,眼角餘光一閃的他,發現蜘蛛女正朝著尹容抓來,正出聲提醒他的時候,那蜘蛛女的爪子已經朝著尹容探了過來。

「尹容,小心!」

被江臨水突然的出聲嚇到,尹容恍若夢醒一樣,提著劍就下意識地回頭揮了下去,接著只見那蜘蛛女發出一句尖銳的慘叫聲,最後化成了地上的一灘血水和現出了她的原形。

一隻比拳頭還要大上兩三倍的蜘蛛就翻身躺在血泊裡頭。

江臨水驚得臉色一白,扯著尹容的衣袖。

「她......」

尹容的眼神恢復了清明,乍見江臨水一臉恐懼地望著他,於是一臉迷茫地開口了:「你怎麼了?」

「......」江臨水愣了愣,看著回神來的尹容,有點不敢置信,「你剛剛把那隻蜘蛛妖怪殺死了啊......」

「什麼?」

看著尹容那副吃驚的模樣不像是裝的,江臨水好頭痛。

「......你剛剛又睡著了嗎?」

「什麼?」

「......」江臨水頓時無言了,尹容卻還在問他為什麼。

上回那是因為尹容沒睡醒才發飆的,那這回呢!?還是說他醒著也能夢遊啊!?

江臨水好害怕,萬一哪天尹容敵我不分地砍他要怎麼辦......

尹容皺了皺眉頭,盯著滿地的血紅,馬上就躲到江臨水的身後去了:「我忘了告訴你,我不喜歡見血。曾有一次我大姊受傷,我就把莊裡鬧了個天翻地覆......」

江臨水忍不住一陣哀怨地苦笑,最後只能翻白眼。

「......」尹容你到底還有什麼奇怪的毛病沒說出來的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