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十八回  那之後

塔,就在他們的面前崩塌了。

在整座塔崩毀之前,黑鷹對花白與玄冬施行了最後的保護法術。

自他的掌心裡頭向外射出的光芒包覆了站在落石中、滿面徬徨與不捨的兩人軀體,接著向外迅速地飛離原地,因此,黑鷹與白梟在消失之前所看見的便是他們兩人那帶著別離的哀傷表情。

黑鷹與白梟,是他們除了使命之外,別無所有的他們的唯一的家人。

『去尋找屬於你們的幸福吧!』黑鷹與白梟離開前的表情是帶著恬適與祥和的,那慈愛的神情讓花白與玄冬禁不住潸然。

與玄冬互望一眼,花白無言地點點頭。

「黑鷹、白梟!」縱使他知道這是他們的選擇,花白終究抵不住心頭擱淺的情緒,放聲大叫。

玄冬則是低垂著眼睫,沾著閃閃淚光的長睫掩住了他眼底濃重的道別,轉而伸手用力握住了花白的雙肩。

花白只能看著眼前的一切漸行漸遠,他將整張臉埋進玄冬的懷裡。

所有的一切都必須再度更動。

那之後,大雪停止了,而他們跟銀朱一起回到了城堡裡,在銀朱的安排之下受到保護,繼續生活了下去。

玄冬的傷口也在回城療養後順利痊癒了,這一切就好像往常一樣,只是這個世界少了那兩個人。

朗朗晴空飄過幾朵白雲,耀眼的陽光射進了窗台上,讓此刻將頭埋在桌案前的銀朱忍不住皺攏眉頭,瞇起眼來抵抗過於活躍的陽光。

「真是的......。今天的天氣好到令人討厭!」

以往跟隨在白梟身畔的輔佐大神官這麼說著:「銀朱大人,請您繼續好好努力吧!在預言師白梟大人離去之後,能夠支撐這個國家的只有身為前代救世主後裔的您了。」

「嘖,現在那兩人在做什麼?」

「聽說是一起出門去了......請您不要偷懶,銀朱大人!」

「......」無言地將筆摔在桌上,銀朱突然起身往門的方向跑;當大神官發現的時候,銀朱就已經走出了執勤室的大門了。

「您要去哪裡,銀朱大人──」

開玩笑,桌上那一疊東西全部看完的話大概要三天後才能全身而退了,此時不跑更待何時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