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四十七回  回歸

玄冬皺著眉頭瞅著花白,定定地說出自己的內心:「但是......我卻一直將痛苦的選擇全部推到你身上──我不能再這樣,讓你一個人做下與我們有關的選擇......」

花白難過地搖搖頭:「玄冬......」

「我不該再這麼逃避下去了。」

抬眸望著玄冬努力地撐在石牆邊的痛苦容顏,花白終究啞聲輕喚:「玄冬,可是......」

「沒關係......我沒關係的......」

「沒關係。」突然插過來一句男聲,讓花白瞬間愕然地回頭瞪向說話的黑鷹,那張勾著淺笑的表情。

「可是,如果我這麼做......」

轉著略微一絲笑意的眼瞳,黑鷹開口問了:「這是你的決定吧,小傢伙!?」

「我──」

掠過正想發話的花白,黑鷹忽然將眸光調開,轉向有著一頭長髮的年輕男子,笑問:「你應該也沒有意見吧,主!?」

被稱為『主』的男子只是漠然地回瞥,並沒有答話;直至過了一會兒,忽然自男子的唇畔逸出一道動聽的清冷嗓音。

「你們竟然跳過主,擅自決定了這種事......」

黑鷹要笑不要地反駁:「這對你來說也不是個壞結局吧!?」

「黑鷹......」主冷淡的眸光一個飄過,停留在黑鷹的面上,「你是認真的!?」

黑鷹訕笑地反問道:「不然呢!?」

不想再搭理黑鷹,男子轉向白梟,無言地覷著她;最後,他只聽得白梟這麼開口。

「主,我......也一樣。」

「這也是妳的意思!?」

白梟沉默且堅毅地輕輕頷首,男子有好一陣子的默然。

不過,就在沉默過後,男子又再度重新開口:「白梟。」

白梟狐疑但專心地望住他:「是?」

男子緩慢地抬起手來覆住白梟的髮頂,輕柔地摩挲著:「這些日子以來......白鳥的任務,辛苦妳了。」

白梟震驚且略帶欣喜的表情,使得男子微微地揚起唇來;一聲不敢置信的輕喚更是深深鑽入了男子的心底,讓他面上的笑意更深:「......主!」

「妳執行任務的模樣,真該讓黑鷹學一學呢!」

白梟感動地晶淚盈眶。

也許,她要的只是主的一句認同而已。現在的她已經沒有後悔或是怨忿了......

主收回了手,用眼神環顧著聚在塔中的眾人:「以實驗來說,這個結果還說得過去。反正我也已經有了新盆景的構想了......」

黑鷹閉眼淡笑道:「不能與主一起真是遺憾呢!」

主的回答是個不以為然的冷哼聲。

白梟緩緩地走上前,「花白......」

仰首覷著白梟朝自己輕呼,花白皺起眉頭來:「......我明白的。」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為了守護最重要的事物......

「黑鷹?」覷著不聲不響地來到自己面前的黑鷹,玄冬只能無力地靠在牆邊。

「雖然這件事或許會對溫柔的你造成不小的傷害,但是......身為人不是什麼都能夠美好的。而我會一直祈禱你能夠以人的身份懷抱著你的願望,並為了想要實現你的願望而繼續活下去!」語畢,黑鷹猝不及防地將玄冬擁入懷裡。

「......謝謝你,黑鷹。」玄冬無言地閉上雙眼。

「所以,用你們的雙手與決心,證明給我看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