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三十八回  希望

白梟回眸望向黑鷹,沒有說話,反而是黑鷹淡淡地啟口了。

「都到了這種時候了,妳還想要再做些什麼嗎,白梟!?」瞥了眼仍然不為所動的白梟,黑鷹覺得沒趣地歎氣:「話說回來,妳出場的方式真是粗暴啊......竟然把人家辛苦做的結界給弄壞......」嘖!

聽了黑鷹類似抱怨的話,白梟忍不住微揚唇角:「這是你之前阻礙我方搜索的回敬。」

黑鷹嘖了聲:「女人還真是不好惹呢......」

白梟沒搭理他,逕自轉向花白:「花白。」

「白梟......」

白梟顯得清冷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鑽進了眾人的心底:「花白,現在正是你完成使命的時候。」

「咦!?」花白瞬間一個驚詫地瞪大雙眼。

白梟冷聲地輕道:「已經沒有時間了。」

「......」

毫不留情的銳利眸光從花白身上轉向他身後的玄冬,白梟的神情肅冷,語氣更是深沉無比:「請你殺了玄冬──阻止現在正要襲捲整個世界的──毀滅!」

黑鷹望著白梟那張漂亮的面容上緩慢地浮出一絲微笑,忍不住低聲喃喃:「白梟......」

「過來這裡吧,我的救世主。」朝花白伸出手來的白梟,笑容可掬地說。

花白露出一臉的痛苦與為難。

從出生開始就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唯一一個人......

回憶的目光輕輕地滑過白梟面上那抹堅持,花白的嗓音摻了點澀然:「白梟......」

黑鷹搶過話尾:「......已經夠了吧?妳的小傢伙已經做下決定了。就算我們再從中干涉,他也不會再動搖的。」眼角突然挪向白梟身後的銀朱,思考了一下子之後才又開口:「所以,這一趟你們其實是白來了。話說回來......你就是前任救世主的後代吧!?雖然你們長得不像,但是感覺上很類似......」

白梟淡淡地接下話:「沒有錯。花白的確會感到為難。因為在他的認知裡,帶來滅亡的媒介不該與自己一樣都具備有感情與思想......不過,也就是因為這樣,玄冬才對這個世界正要迎接的結果,感到難以接受不是嗎!?」

花白的額際冒出顆顆冷汗。

「玄冬......」

白梟抿唇,覷向玄冬撇開臉龐:「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你本生的存在與使命互相悖離,因為你的誕生就是要讓這個世界全部回歸,但你卻比任何人都對這個使命感到憂慮,甚至於覺得自己的存在是種罪惡。」

不希望玄冬受到白梟的話的動搖的花白,禁不住一個喊叫出聲:「玄冬!」

「花白,你應該也知道,玄冬並不希望這個世界遭到毀滅。」

「......」回眸望著玄冬面上的一絲哀傷,花白怔住了。

「他的希望只有一個,那就是──藉由你的劍來消滅自己,讓這個世界存續下去!」

花白瞅著玄冬,好陣子默然不語。

「請你將他從自責的情緒中解救出來,花白!」

聽畢的花白突然握緊了拳頭,抬首與玄冬對望,讓對方望進自己的眼底深處:「......玄冬,對不起。」

玄冬訝然:「......?」

「我什麼願望都可以為你實現,但是只有這一個......抱歉,我做不到。」花白頓時抽出了長劍,面向白梟與銀朱,神態決絕。

「......」白梟瞬間愕然。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