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在與嬤嬤談過話之後,李翔麟神情恍惚地走出瓊玉樓的後門。原來鳳雛的本名就叫做『南天昭』,就是他多年一直在尋找的那位娘親故交之子!

因此,那幅被他一直掛在書房裡的牆面上頭、以供懷念的那位清麗少年的畫像,其實也就是鳳雛。

而,飛鳳與他之間,不過是個美麗的錯誤。

李翔麟的心情頓時複雜得有如翻倒了五味缸,面容上隱約帶著一絲不可置信的神情,其間也能夠見到諸如懊惱、頹喪或是事情怎麼會如此發展的神情,一一不容錯辨地掠過了那張俊雅面龐。

原來,一切皆是他誤會了。

原來,飛鳳並非是他要找的那個少年。

抿著唇,李翔麟思及了自己與南天昭的認識經過,還有他偶爾在與他的交談中,發現他的眉眼間總是帶著一絲輕愁的此刻,他不禁想要懲罰當時懵懂不知為何的自己。

因為,他曾經對自己發誓過不讓少年受到半點委屈的自己,其實一直都在委屈他......

然而,鳳雛卻什麼都沒有對他說。也許他並不知情他就是當年的鎮南王之子,但是,在他多年之後又再次回到了他遺失玉珮的這裡,怎麼會沒有半點的記憶呢!?

除非......鳳雛是不想讓他為難。

李翔麟垂著眼,說不上來這個時候,他的心底為什麼因此泛起了一抹酸澀感,他只知道鳳雛肯定是因為身份的關係才不對他坦誠當年的事情,一直默然隱忍直到了現在。

這樣也就能夠說明為何鳳雛之前一直與他強調他們之間的身份懸殊的這一點了!

而他也竟然沒有在遇上鳳雛的時候就發現他就是自己尋找多年的那個少年!

如果當初他在為鳳雛贖身的時候,能夠多出一點心眼去看看那塊被拿來抵押的玉珮和同鳳雛問一問他的本名,說不定他早就與他相認了。

而他......而他竟然......

李翔麟登時懊悔不已地咬著唇,站在午後的微風裡,他的心頭不由得為此而波濤洶湧。

鳳雛......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