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李翔麟決定先從飛鳳那兒著手調查。

他再三思考,當今最是明白飛鳳的過去的人,除去了他那已經離世的親爹娘以外,應當屬瓊玉樓的嬤嬤一人了。

因此,為了不讓飛鳳知曉這件事情,他打算先瞞著飛鳳到瓊玉樓去找嬤嬤問個詳細。

打定了主意之後,李翔麟讓管家替他備好一頂軟轎,接著不動聲色地自王府大門誠轎離去;他已經一併交代過了管家,如果飛鳳問起他的去處,那就告訴他前往拜訪一位友人就好。

他總有個感覺,如果他當面詢問飛鳳的話,飛鳳或許不會向他吐實的。而且他先前就曾經向他問過玉珮背面上的文字一事,當時飛鳳卻推說是他看錯了這種話。

望著轎外的風景緩慢地掠過眼前,李翔麟不由自主地跟著抿唇。

或許就是因為他心底仍舊念舊地記著他遇見的那位清麗少年,因此現在才會對飛鳳產生懷疑與不信任,畢竟他總是無法將少年與飛鳳兩人很順利地做連結,當然也無法用像對待那個少年一樣的眼光去看待飛鳳。

而這也是他替飛鳳贖身這麼久了之後,即使他再如何地思慕著當時的少年,卻也仍然沒有碰過飛鳳的原因。

沒多久的時間之後,軟轎繞到瓊玉樓的後門前方停下,他微彎著腰走出了轎裡,並讓人去通知一聲嬤嬤,接著站在原地等待。

沒一會兒,自後門忽然出現了一名小僕,他跟著與李翔麟交談了幾句之後,便領著李翔麟離開了原地。

爬上了樓,李翔麟一路被小僕引到一間廂房的門外,緊接著,那名小僕便轉身離開了原地。

「大人,就請您直接進來吧!」在房裡久候的嬤嬤終於出了聲,聲音透過薄薄的門板傳了出來;李翔麟聽了,也就省了敲門這道手續,直接推門入內。

李翔麟反手將門板闔上,轉頭已見嬤嬤坐在桌旁,桌上還擱了冒著氤氳熱氣的兩杯茶:「嬤嬤,打擾了。」

「大人請坐。」嬤嬤愛笑不笑地說著。不知這尊王爺大人在挖走她的兩棵搖錢樹之後又有何貴幹了。

不知道嬤嬤擱在心底的心音,李翔麟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嬤嬤,我此番前來是有一事想請教您。」

「哦!?」

「請您務必以實情相告。」

「那要看是什麼事情了......」嬤嬤搖扇生風,一臉的不以為然。

李翔麟倒也不惱,只是輕聲道:「您也知道本王的個性,本王向來賞罰分明......」

又威脅她!?

嬤嬤很無辜又無奈地扁嘴:「好啦好啦!不管您這回要幹什麼,我都配合您就是了嘛......」

李翔麟露出一抹讚賞的微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