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李翔麟決定暫時不動聲色。

一半是因為鳳雛目前還在養傷著,一半是他想要把這個謎團給弄個清楚,因此他不能操之過急。

在無聲地反手闔上了鳳雛的房門後,李翔麟踏著沉重的步子離開了原地,在繞過了庭院一角,來到了飛鳳居住的院子裡。

此時的飛鳳正在房裡更衣,在被隨侍的小僕報告了李翔麟已經來到自己的房門外頭時候,飛鳳忍不住在唇角泛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他早就知道了那個身份低下的南天昭絕對是爭不過自己的。

想跟他爭王爺的寵!?等下輩子吧!

已經平復了先前不久被驚嚇的心情,飛鳳愉悅地換上新衣,將自己梳理得煥然一新;在滿意地對鏡東瞧西瞧之後,十分開心從前那個在瓊玉樓裡豔冠眾人的自己又回來了。

他在瓊玉樓裡的時間也不短,所以他見過各式各樣的人,同時也見識多廣,剛才他不過被刺客驚嚇了之後又碰上王爺難得對自己發脾氣,這才稍稍亂了自己的陣腳與心神,等到事件一過,連毫毛都沒有半絲損傷的他自然就恢復過來了。

先讓小僕前去引領李翔麟進門,飛鳳自己也跟在後頭走出了內室;當他來到偏廳之時,李翔麟便已經坐在圈椅上方等待他了。

飛鳳一抬起頭來便露出一抹微笑:「王爺。」

聽見叫喚聲的李翔麟立即抬眸,見到飛鳳迎面對自己笑著,心底卻是不以為然起來。

這個人竟然能夠在他們遇刺之後露出這樣的表情,該說是他的本性還是有其他的原因呢......

當李翔麟正尋思之際,飛鳳已然站在他面前,眼角睨向他的傷處,神色略帶關切地問:「王爺,您的傷勢......」

「不礙事。」

「那麼,飛鳳就安心了!」飛鳳鬆了一口氣,笑著說。

「對了,飛鳳。」

飛鳳挪過了疑惑的眼瞳,見李翔麟面色正經,也跟著緊張起來,「王爺有何吩咐?」

李翔麟立即輕聲安撫:「別緊張,本王只是隨口問一問而已。」見飛鳳點點頭之後,他又續問道:「之前是本王疏忽了,忘了問你有沒有傷到哪兒......」

聽畢,飛鳳微微地笑了,「飛鳳沒事的,王爺。」

李翔麟輕歎:「這樣就好。」

「王爺......」飛鳳感激地瞅著他,見李翔麟抬眼,他忍不住朝著他伸過手,一雙柔荑最後停在頰畔,瞬間只聽得他輕聲啟唇:「幸好您沒事。飛鳳其實也很樂意為您擋刀的......」這句話絕對是真不假。為了得到王爺的寵愛與眷顧,他什麼都能夠拋棄。

李翔麟聽了,卻是但笑不語地垂下眼睫:「飛鳳有這分心意,本王十分感動。」

聽畢的飛鳳只差沒將整個人貼上去了,只偎近李翔麟的肩頭,甜甜地發出一句輕呼:「王爺......」

李翔麟伸出大掌握住飛鳳的纖手,忽然低聲:「對了,飛鳳。」

正沉浸在被呵寵的撫慰裡頭的飛鳳瞇著一雙眼,適時地輕吟了一句:「嗯......」

「你可還記得你少年時期的事情?」

飛鳳恍惚睜眸,低喃:「少年時期!?王爺想知道這個做什麼呢?」

單手攬過飛鳳的細腰,李翔麟輕哂:「我想多多瞭解你啊......」

「......其實,我少年的記憶都忘得差不多了......」飛鳳頓了一頓,隨即補上話。

李翔麟輕吟一句,皺眉:「這樣呀......」

完全沒發現李翔麟正在跟他套話的飛鳳見他一臉的不悅,於是馬上努力地回想以往舊事:「對了......我還記得我爹親以前最喜歡喝酒,然後回家便打我娘......」

李翔麟驚詫地瞪眸,飛鳳見他有反應了,因此繼續說了下去:「我娘很惱,後來便將家裡掙來的銀子全部藏起,不過最後還是被我爹打到受不了而招出來了。結果在我娘死後,居然連為她發喪的銀兩都沒有......」語畢,飛鳳咬咬唇,眼眶底部微微泛紅著,看了著實讓人憐惜。

「飛鳳......」

「我爹還為了錢將我賣進青樓,後來飛鳳就一直待在瓊玉樓了......」

聽完飛鳳所言的李翔麟,心底不由得一怔,但是卻未表現在面上;他記得自己小時候遇見的那個少年的家境雖然比不上他家,但是也未窮困到必須要賣身的地步,再者,當初娘親曾說過少年的出身是商人的後裔,按理說應該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家才對。

那麼......鳳雛與飛鳳哪個才是他當初遇見的少年呢!?

「王爺?」見他許久都未有反應的飛鳳,不禁攏眉地輕喚了他一聲,在發覺李翔麟回神來之後,他才又綻開笑容。

「你好好待在王府裡頭別亂跑。」李翔麟這麼對著飛鳳說。

以為李翔麟是害怕舊事重演才會這麼交代他,飛鳳於是笑得更加燦爛:「嗯。」

李翔麟起身之後,只是隨口交代了一下飛鳳身邊的小僕幾件事之後便離去了。

看來要找出真相還是得靠他自己。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