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唔......」不知是否聽見了李翔麟那靠在耳畔的低喃聲,此時趴臥在床許久時間的南天昭終於有了反應地皺緊眉頭;李翔麟眼尖發現了,面上瞬間掛上一抹欣喜。

「鳳雛?鳳雛,你醒過來了嗎!?」單手捧著藥碗、另一手不禁爬上了眼前人兒那如雪般的面頰輕撫,李翔麟試探性地開口呼喚,但忙了一會兒卻是徒勞無功,南天昭終究沒有睜開他的雙眼。

頓時間,一室的沉默。

見狀的李翔麟雖然沒有因此而感到頹喪,但是他的臉色隨著沉了下來;原本撫觸著頰面的大掌,現下改而覆在他的額上,在發現南天昭還是有些發燒之後,這才記起他剛才就一直捧著的藥碗。

頓時,扯唇一陣苦笑的李翔麟一邊歎著氣,一邊將藥碗裡的藥汁努力地灌進南天昭的嘴裡,只是他根本就不跟他合作,他發覺讓南天昭喝下的藥汁比溢出唇角的還要少。

有點氣餒的李翔麟扯過一條帕子替他拭淨了唇邊沾染的汁液,一邊沒轍地望住南天昭。

「鳳雛,你讓本王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驀然,再度歎息的李翔麟無語地望著眼前拒絕吃藥的人兒,決定採取另外一種方法,好讓南天昭可以將他餵剩下的半碗藥汁通通吞進腹裡。

於是,李翔麟不得不將剩餘的藥汁就口仰頭地喝了個精光,接著再以哺餵的方式渡給現在還是醒不過來的南天昭,只是......

當他成功地讓鳳雛喝光那半碗的藥之後,他卻捨不得離開與他的軟舌相觸的親暱感覺。

他並不是那些覬覦美色的登徒子也非孟浪的個性,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就在他們兩唇相接的時候,那種無以自拔的吸引力究竟是從何而來的。

這麼恍恍惚惚地思考著,李翔麟在不知過了多久之後,聽見了身下的人兒發出了一串不舒服的呻吟聲,這才滿頭冷汗地回過了神,待他低頭一瞧的時候,恰好發現了鳳雛正因為無法喘息而痛苦地皺攏了眉頭。

「唔......」

李翔麟立即羞愧地呢喃了一聲,趕緊離開了床沿,那張俊雅的臉龐上滿是少見的霞紅。

他......他到底在做什麼啊!?鳳雛現在還是個病人哪......

「對不起,鳳雛。」雖說南天昭聽不見,但是以單手撫額,李翔麟還是忍不住輕聲地道著歉;即使自鳳雛的身邊挪開了,他卻還是能夠感覺到剛才靠近他而產生的那種親暱與甜蜜感覺,他的胸口甚至因此而鼓躁喧囂不止。

李翔麟單手按住心音躍動得過快的胸口,當下無言地抿起唇來;或許是因為這回的遇刺事件,這才讓他間接地明白了他自己最害怕失去什麼東西,因而不再壓抑自己。

也許這也是他對飛鳳一直以禮相待的原因之一!?只因為他喜歡的是眼前的人。

莫可奈何地回眸覷著眉頭緩慢舒開的南天昭,那樣無害的表情讓李翔麟很想歎息。看來他現在可不能隨意地接近他,因為那樣實在是太危險了......

當李翔麟走神的這個當口,門外忽然傳來一道叩門聲響,讓他馬上回神過來:「是誰?」

胖管家站在門外朗聲:「是小的,王爺。小的已經按您的吩咐,將軟轎備妥了,請王爺回房更衣。」

「本王明白了。」李翔麟朝門外應了一句,在回頭瞥了一眼又睡去的南天昭,隨即轉身走出房門。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