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三日之後。

安倍恭平在黑夜降臨平安京之後,乘著夜風出了門;他一身玄色便衣,神情肅冷地來到一條大路口。

而,他正準備完成三天前未完成的那一樣任務──逮捕在京內作亂的妖物。

態度不敢有半絲的鬆懈,安倍恭平伸手探入懷裡,摸上了幾張事先就寫好的符咒,當下捏握在指尖,雙眼戒備似地環顧著四周,沒敢大意地等待著妖物自動上門來。

接著在附近巡了一趟,最後停佇在一株柳樹下方稍作休憩的安倍恭平正想吐一口氣,沒想到竟從大路底颳出一股怪風,讓他在驚覺之後,不由得又回到備戰狀態。

......要出現了嗎!?

正當他在思考之際,那股怪風愈颳愈前,在幽暗的半空中捲起了一道濃厚的白霧與瘴氣,讓安倍恭平一個心下微驚。

緊跟著抬手舉起被捏在指尖的符咒,閉上了雙眼喃喃誦咒的安倍恭平,感到那團風暴離他愈來愈近,最後將他包圍起來;那霧裡飄散的腥味與血氣狂湧而來,頓時讓他差些無法呼吸。

努力地屏住了氣息,安倍恭平唸完了咒文,符咒在他手上主動燃燒,並化成了灰燼;強大的咒力頓時驅散了這一陣突然出現的怪風與霧氣,待他察覺四周的騷動已然平息的那一刻,他才睜開了雙眸。

但是就在這個突然間,一隻化骨的蒼白手臂卻是劃破了空氣,筆直地朝著沒有防備的安倍恭平直襲而來──

安倍恭平霎時驚詫地瞪大了雙瞳,立即往後彎身避了過去,讓那隻不知從何冒出來的鬼手臂撲了個空,再恨恨地收回,而他則是狼狽地跌坐在滿是塵埃的地上。

雖然摔疼了身軀,但是安倍恭平並沒有痛叫出聲,反而像是在忍耐什麼似的咬著下唇,硬是將示弱的聲音吞回了肚裡。

在他失去雙親的那一年,他發誓過的。

他絕對不要再向誰示弱!

安倍恭平不願服輸地抿著唇思考,而懷抱著一個死去嬰孩軀體的妖物,卻是回給他一串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聲。

「搶走我孩子的人都得死!都得死──嘎哈哈......」

當他聽見笑聲,面露愕然地抬眸之後,沒想到映入眼底的是一張半人半白骨的女人面龐,而那張森然的詭譎的臉孔與濃濃的屍臭味道,當下讓他似啞然般地失去了所有的聲音:「!」

妖物見他似乎被驚嚇住了,於是再度詭異地笑了起來;這時候的安倍恭平卻沉下了雙眼的驚愕,瞬間冷下了臉。

她果然就是他要找的那個在半夜裡擄走別人家嬰孩的女鬼!

「妖物,受伏吧!」在這一刻裡,馬上自地上迅速地彈跳而起的安倍恭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兩張符咒往妖物的面上砸去,接著便聽見那女妖馬上露出一張猙獰的表情,掩面痛叫。

「啊啊啊啊啊──」

安倍恭平見機不可失,於是抬手催咒,就在這個時候,原本探入胸口前方想要取出符咒好制服妖物的手,卻是猛然一僵,接著面露一絲驚愕。

糟了,剛才在他與這妖物的纏鬥之間,就已經先將符咒給用光了!

安倍恭平的心底不禁暗暗地喊了聲不妙,只能僵在原地看著妖物再度朝著沒有任何保命符的他撲了過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