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身上有不少小傷口的兩人,在女妖於安倍恭平的真言攻擊與藤原景的掩護之下化為粉塵,瞬間消失無蹤後,便無力地癱坐在地。

「喂......」

在合力消滅妖物後,兩人的精神與身體都已經疲累得氣喘噓噓,根本就提不起一點勁兒;就連向來體力不錯的藤原景,也稍微地休息了一會兒才能夠順利地開口。

安倍恭平滿面疑問地瞟向他,懶得發出聲音地輕輕抿唇。

「碰到妖物,你的法力倒是還挺吃得開的嘛......」

那算是一種讚美嗎?

安倍恭平無聲地皺著眉頭,「客氣了。您也不遑多讓......」他記得,如果當時不是藤原景突然從他面前冒出來代他阻擋女妖的攻擊的話,他很可能早就命喪妖物之手了。

藤原景覺得奇怪地回眸:「你倒是冷靜......咱們剛才可是碰上妖物呢!」

安倍恭平一絲不茍地回答他:「我是個陰陽師。」

「我知道你是啊!幹嘛特地跟我強調這一點啊......」藤原景嗤了聲。他剛才可是在讚美他哎!但是對方好像不知道的樣子。

有時候他真得會覺得安倍恭平在耍弄他......

安倍恭平淡漠地瞥他一眼,「成為陰陽師的首要條件是不論身邊發生了什麼狀況,自己都要能夠先冷靜地判斷情況。」

藤原景當場不屑地吐槽說:「原來陰陽寮裡的陰陽師全都是像你這般冷漠無情的人哪......」

安倍恭平冷冷地瞪他,接著才緩慢地站起身來,舉腳就要邁離原地;藤原景當下一驚,立即出聲喊住了他。

「喂!只是這樣你就要拋下你的戰友自己走人了嗎!?」真是有夠小氣的,開個玩笑也不行喔!?

「誰是你的戰友!?」冷冷的聲音飄過了藤原景的耳邊,讓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只能抬頭盯著安倍恭平那張如雪冰凍的容顏發愣。

哎......這人的臉上要到哪天才會解凍啊!?

「如果你還能走得動的話就自己跟上來。」

藤原景當下有些傻眼地望著安倍恭平那漸行漸遠的纖細背影:「喂......」他又怎麼了啊!?沒想到他還真的把他丟下不管呢......

好歹自己也救了他一次,起碼過來攙扶他一下吧!?

嘆了一口氣,感到無奈的藤原景只能訕訕地追了上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