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您跟安倍大人是何種關係?」

似乎是沒有意料到對方竟然會向自己問出這樣的問題,藤原景當場愣了愣:「什麼?」

東宮不悅地攢眉,將自己的疑問再度重複了一次:「本宮問的是您跟安倍大人是何關係!?」

「......」這個變態殿下又想要做什麼了!?

「......?」

末了,在思考過後,藤原景似乎在瞬間意會了什麼而揚唇笑了出來,「殿下以為呢!?」這個變態東宮不知道又把事情想到哪裡去了。

東宮沒有答話地瞅著藤原景,好像是在等待他主動回應:「......」

一直到藤原景耐不住沉默,這才緩慢開口解答:「我與安倍大人只是朋友。」

「兩位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嗎!?」

「難不成殿下還以為有些什麼嗎!?」被曲解的藤原景立即不快地蹙眉。

東宮擺明了不信地了起眉頭來:「如果您們兩位的關係只是朋友的話,藤原大人會甘願得罪本宮嗎!?」

藤原景冷聲:「殿下到底想說什麼!?」

「安倍是我看上的人。」東宮冷著臉色,強調道;但是此時的藤原景卻是一個勁兒地笑了開來,笑容中有些許的嘲弄味道。

「很抱歉,殿下。既然您也曉得先後有序的道理,那麼藤原現在就很明白地告知您,其實最先看中安倍的人,是我。」

不服輸的東宮暗地咬牙:「......你以為你這麼說就能夠使本宮放棄他嗎!?」

「殿下覺得藤原有必要欺騙您嗎?」真是太好笑了!安倍又不是個玩具,憑什麼得要讓人搶來搶去的!?如果讓他本人知道了這件事情一定會很生氣的......

「......」東宮望著藤原景那副看好戲的表情,頓時無言地沉默了。

藤原景好笑地問:「殿下找我來就是為了談論這件事?」

東宮有點睥睨一切地昂起下頷,好像是想要故意激怒對方:「如果是呢!?」

只可惜藤原景沒有上當,他扯了扯唇,淡道:「那麼很抱歉,藤原不能將安倍恭平這個人讓給殿下。他是我親自挑中的陰陽師。」

「......甚至是不惜得罪本宮?」東宮面無表情地說著,與藤原景正互相用眼神較勁著。

兩人之間立馬波濤洶湧。

「很抱歉,殿下。這回不能如您的意。」最後,再也受不住東宮那生來就有的威嚴眼神的侵略,藤原景擠出一點微笑,將話說得委婉之後,在東宮又再度開口前轉身邁開了腳步。

東宮一言不發地望著藤原景背過自己,當場轉身離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