瞥著眼前這位拾人者面上露出一股因為他一口氣連問好幾個問題而顯而易見的不耐煩,洛唯忍不住哭喪著一張臉;他雖然自這奇怪的美人口中聽見自己會在這裡的原因,但是他反而沒有明白原由之後的高興。

皇甫天霽望著洛唯的模樣蹙眉了,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他忽然見到洛唯猛地抬頭,然後朝他看來,眸底還掠過一絲希望地同他開口發問:「那你有沒有見到我身邊有人!?」

「人!?」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問得一頭霧水的皇甫天霽望了眼洛唯朝他瞥來的眸底正閃爍著耀眼的希望之光,於是抿起唇來細想當時的景況,沒過多久便緩慢地搖搖頭,一句否定便讓洛唯再度跌入黑暗的洞裡爬不出來了,「沒有。當時我只有見到你從上面落下。」抬手指指空無一物的上頭,皇甫天霽正色地說著。

果然!杏藍並沒有跟他在一起,那麼,究竟杏藍是跑到哪裡去了啊!?嗚嗚!他好想好想杏藍喔.......他們說好要一起去遊學的啊......

洛唯垂著螓首,淚水在思及好友柳杏藍不知所蹤而緩慢滑落腮邊,讓皇甫天霽的表情因而一怔。

「你......」被那顆顆滾落洛唯頰畔的珍珠給嚇著了的皇甫天霽忙不迭地蹙緊眉,粗聲問著:「你為什麼要哭!?」他不懂得眼前的少年為何哭泣,也不曉得要如何開口安慰他,因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男人這麼愛哭的。

因為他的兄弟們全都是硬梆梆的男人,自小到大都沒有掉過一滴男兒淚;其實,在皇宮裡生活的他們不過是尊沒有自我、被人操縱的傀儡罷了。

「嗚嗚......」洛唯哭得哽咽,一雙眸子瞬間變得有如兔子紅眼,可憐兮兮地出聲:「杏藍......杏藍不見了!哇啊啊啊啊──」慘了!他果然是摔到不知名的地方來了......

洛唯忍不住紅著眼眶為自己悲慘的遭遇哀悼著。

皇甫天霽的眉頭愈蹙愈緊了,就在洛唯不知第幾次提起那個叫做『杏藍』的人之後,「不要哭了。」忍不住不快地咬著如花軟唇,他感到胸口隨著他的淚花而湧起了一股莫名的不舒服,「如果你不把話說清楚,你要我怎麼幫你!?」

「你願意幫我?」聞言的洛唯眼眶帶淚地望向神色不善的皇甫天霽,不曉得他是哪裡惹得這個美人生氣了,「沒關係,你不用勉強自己來幫我啦......」委屈地扁扁嘴,洛唯打算還是靠自己去找杏藍比較不會讓別人為難,尤其他不想讓女孩子為難。

畢竟,女孩子比較適合笑容......不過,他剛才好像說過他是什麼玄燄國的三皇子喔!?

後知後覺的洛唯瞬間瞠目結舌,不敢置信地轉頭瞪向皇甫天霽,慢了好幾拍地驚覺了一件事情。

咦!?這麼說來,『她』......不,『他』是個男人!?

滿面震驚的洛唯顫著手指指向一派無辜的皇甫天霽,大叫道:「你、你、你是個男人!?」

耳膜差點受害的皇甫天霽伸手掩上雙耳,唇邊逸出一聲肯定:「當然。」

洛唯定定瞪著皇甫天霽那副惑人的美麗外貌,頓時一陣赧顏並開始結巴起來:「你、你、你......」

「想說什麼就一次把話說完,斷斷續續會讓我聽得很頭痛。」皇甫天霽淡淡皺眉,冷哼地道。

洛唯因太過驚訝而無法把到口的話給說個完整:「你......」嗚嗚,「你欺騙世人......」害他以為......嗚!原來他夢中的那個異國美女就是他!嗚嗚......他自己還主動佔了人家一頓便宜......

難道上帝又在作弄他了嗎!?先是讓他莫名其妙地和杏藍分開、出現在這什麼玄燄國,然後又讓他在男人身上失去了寶貴的初吻,嗚嗚......他不要、他不要這樣啦!

回應洛唯的是皇甫天霽一抹哂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