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揚眉,瞅著洛唯那副欲哭無淚的表情就覺得很愉快的皇甫天霽的唇畔跟著咧出一朵笑花,「很抱歉,我這張臉是天生的,根本與欺騙不欺騙無關。」皇甫天霽立即聳了聳肩,其實除卻了洛唯在一開始帶給他的慌張感,他還比較喜歡看見洛唯露出一臉可憐兮兮、好像被誰欺負去的模樣。

記得自小開始,他便很樂見別人左右為難的模樣,而且原因不明;因此,雖然他有幾個名義上的兄弟,但是他從來不認為他們是親手足的這層關係,反而常常喜歡以一些小把戲整整他們為樂,讓除了還可以接受他這點(應該說這兩人其實臭味相投)的太子殿下之外,其他人都因為害怕他而離他離得遠遠的。

是的,他要他們通通離他離得遠遠的!

皇甫天霽抿起如花唇瓣,眼底掠過一絲寂寥。

他的母妃是淮北國的公主,民族性本就擅於嫉妒,因此在嫁入玄燄國之後便常常與後宮裡的其他嬪妃們爭寵,後來她甚至於鬥贏了整座後宮的美人們,但她卻還是不滿足,竟得寸進尺地要求皇帝撤除三宮六院,只專寵她一人,但是皇帝哪裡肯答應,身為權掌天下的無上至尊,皇帝本來就是該坐擁一片大好江山與天下所有的美人!

因此,他母妃將滿胸的愛轉成恨,在一次下蠱不成之後便被皇帝下令處死,而那時候的他才七歲半,還是個不成熟的孩子。

不過,就因為這件事毫無預警地發生之後,他這才知道天下男人皆是負心人,因此,他開始替死去的母妃抱不平,傷心的他憤而摘下了那張在人前偽裝成乖順的面具,轉而自動揭開了自己的真實面目;沒想到,眾人原本對幼年喪母的他產生的一抹同情心皆被他這個突如其來逆轉了一百八十度的個性給嚇跑,最後反而是紛紛躲避起他,他就這樣變成了人人不理的孤單皇子。

所以,過去的他是寂寞的。

而,嘗過了那些日子裡盈滿著無人關切、無人照料的寂寥,皇甫天霽的個性便開始轉變而扭曲起來。

他在想,應該是因為他自小就被人人排斥、漠不關心的這個原因的關係,所以他才喜歡看著別人也跟他有一樣被孤立或是被為難的遭遇吧!因此,他不需要那些假猩猩的人的憐憫,他們最好都遠離他,不要讓他看見。

回過神來,望著洛唯仍舊哇哇叫著,並朝他投來一枚指控的眼神之後,皇甫天霽忍不住哂笑起來,「總之,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嗚嗚......」聽見耳畔滑過這句問句的洛唯此時感到腦中一片空白,帶著一雙淚眼瞅著皇甫天霽,無奈到啞口無言了:「嗚嗚,我......」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啊!他現在掉在一個他無法理解的奇怪地方,而且又在找不到杏藍的情況之下,他還能想出什麼辦法來啊!?

瞄了眼洛唯的懊惱的樣子,皇甫天霽看著他難以下決定的樣子忍不住歎息了,因為現在望著他的同時竟然會產生一抹『想要幫助他』的奇怪情緒,害他不得不吞下到口的無情話,轉而開口說:「我能夠幫你什麼?」

聞言的洛唯一聽,瞬間怔住了,臉上帶著一絲訝異地將淚眼瞥向他:「你真的要幫我啊?」

皇甫天霽不悅地啟口:「嗯,說吧!」在我還沒改變主意之前!

「謝、謝謝你!」洛唯的淚水跟著話尾一起滾落而下,雙手交握成請託狀;驚得皇甫天霽一陣懾然地睜大了碧綠雙眸。

「沒......沒什麼,快說吧!」似乎不習慣被人道謝與用閃亮的瞳眸瞅著瞧,皇甫天霽赧然地撇過首,耳根泛起一抹淺紅色,只可惜洛唯鈍到沒有發覺,僅是覺得這救了他又幫助他的三皇子真是個好人!

「殿下,請你幫我找一個人!」

不快地出聲,「誰!?」皇甫天霽皺起眉。

他竟然喊他『殿下』!?還叫得真是順口啊......

「他叫柳杏藍,是我的朋友,就是和我一起掉下來的那一個!」眼見洛唯的眸中的亮光愈來愈耀眼,差點閃瞎了皇甫天霽的美麗眸子。

「柳杏藍?」皇甫天霽面無表情地啟唇喃喃。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