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白露水”(全)




晴明邸。

陰霾的天氣,冷風直吹襲著,窄廊上的廊板因為風的關係而嘎吱作響,廊板上坐著一名的白衣男子,他就是平安京第一流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

難得下雨的天氣。

陰陽師一身雪白的狩衣,輕鬆地坐在自家的廊板上頭,手持紙扇,不時地搧動著,狀似悠閒安然的模樣,滿臉的微笑,看著身邊的式,蜜蟲自廚房裡端上一盤的下酒菜和幾瓶大小不一、裝藥的空瓷瓶放至他面前,然後一個迴身再回到一邊坐著。

蜜蟲跟著微笑。

「啊......好像快要到了......」仰首,陰陽師看著灰濛濛的天空,就在他說畢之後,突然降下絲絲細雨,然後愈下愈大。

像瀑布沖刷石頭的聲音,陰陽師看著穹蒼下著傾盆大雨,苦笑搖首:「不行!太大了......」唇邊凝著一抹笑瞬間轉為淡笑。

「是的!太大了!」蜜蟲出聲應和。

”啪”地一聲,闔上紙扇的陰陽師皺皺眉,「這樣還得等等......」喃喃。

於是,他又讓蜜蟲自書房裡拿來一副紙筆,待蜜蟲拿到之後便自內室裡頭踱出,開心地把少許的紅紙和筆遞過給陰陽師。

接著,瞇眼露出微笑的陰陽師微微歪著首,接過蜜蟲遞來的已經沾上墨跡的筆,在一張紅紙上寫下三個字:白、露、水。
清雅的字跡襯著那紅紙十分地相得益彰。

「蜜蟲......」

「是!」蜜蟲彎身鞠躬,立即知曉了主人的想法,於是拿起廊上擱著的那幾個瓷瓶中的一個。

陰陽師笑著接過手了,「謝謝妳......」

然而,蜜蟲僅是微笑著不說話,看著陰陽師馬上回首瞟著天際,然後發出喃語。

「哦?雨快停了......」微笑,「那麼......」陰陽師的腳步跟著往前一踏,瞅著蜜蟲已經把廊板上頭的其餘四個瓷瓶遞給他。

蜜蟲接手那個已經貼上紙的瓷瓶放到一邊,看著陰陽師施法唸咒地走進雨中,很神奇的,雨竟然沒有打溼陰陽師的衣。

陰陽師將四個瓷瓶放至地上,然後旋了個身,微笑:「雨──」一個揮袖,腳步微旋,然後於原地輕盈地轉了一圈。

像蝶兒的舞姿。

說也奇怪的是,當陰陽師這麼一呼完之後,那天空中直降的雨絲像是有意志般的聽著陰陽師的話,自己乖乖填進那瓷瓶裡頭,等著四個瓷瓶裝了八分滿後,雨便停了。

廊上的蜜蟲好高興地拍了拍手,「好好玩!蜜蟲也想玩!」

陰陽師微笑,拿她沒辦法,「不行,要玩的話要等到明年的”白露”之時......」然後替他收集甘露水,可以使用。

蜜蟲嘟嘴。「好吧......」

***

前一日的晴明邸。

陰陽師起了個大早,踱至書房裡頭翻閱曆書,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

於是他招起衣袖在半空揮舞,喚來了蜜蟲。

其實,蜜蟲是陰陽師所使的式神,專為陰陽師的左、右手,可以幫忙他很多事,然而,蜜蟲的原形其實是隻尊蝶,牠是由那位空海大師自唐國帶回來的稀有蝶兒。

現在,尊蝶卻變成了陰陽師使喚的式神,是他操縱的分身。

因為陰陽師一個人獨居於”土御門小路”上頭的晴明邸裡,位於皇宮東北的鬼門艮位上,一個人也滿無趣的,所以就讓蜜蟲隨侍。

這位陰陽師不是誰,正是平安京最有名的”安倍晴明”,任職於宮中的陰陽寮,是很厲害的陰陽師,傳說為白狐之子的他擁有一身高深的法力。

也因此的,外頭傳得沸沸揚揚的,他卻一點都不以為意,也沒什麼人敢靠近這裡。

平時就很少人來訪的晴明邸,今天更加不例外。

「咦?今日是”白露”前的前一天啊......」如此喃唸著的陰陽師擱下手中的曆書,望了望外頭那明朗的天氣,「明天......會下雨嗎?」好似是個疑問句般的,但是,陰陽師卻挑著眉,笑了。

好奇的陰陽師垂首,長睫覆下眼中的興奮,想著明日該準備什麼東西好......

一般來說,這樣甚是晴朗的天氣應該會維持個幾天的,但是─
明日卻是”白露”......

唔。

或許,真的會下雨吧!

陰陽師抬起頭來,微笑地闔上曆書,將它放回原位,接著踱出書房。

啊!當每年這個時候,都會耳聞一些傳說,說是在”白露”的這一天都會下雨,因為那是菩薩自天上往凡間灑下甘露的日子啊......

而且,這個水一定要接雨水或是露水才能使用,用途似乎還滿廣的......

唔,想想,那次被拜託去淨地的儀式上好像可以使用啊!?那就太好了!他正愁要用什麼代替才好呢......

那就這樣決定了!

微笑滿臉的陰陽師就這麼拍案決定了。

”白露”呀......

***

陰陽師在接過露水的隔日,到了之前那個來拜託淨地的男子的宅邸裡施了法,袪除了所有的邪氣與惡氣之後,又過了一天。

這天傍晚時刻前,陰陽師宅邸的大門忽然被人又一把撞了開去,兩扇繪有桔梗印記的晴明邸大門即刻歪斜地掛在一旁,屋前的蜜蟲瞪大雙眼,趕忙輕盈地踱下廊板迎接客人。

內室裡頭的陰陽師正在書房裡查閱書卷,手裡還握住一隻筆,正欲在一張白紙上寫上什麼字之時恰巧聽聞大門傳來的奇怪聲響,於是一怔。

回過頭去探看的陰陽師沉吟著,又聽見蜜蟲下廊的輕微聲響,於是便放下了手中的紙和筆,接著起身,打算自己出內室去瞧瞧。

蜜蟲在外頭起身擋住外訪客,皺著眉,雙手平舉地擋在一名男子前方:「抱歉!主人他交待......」

陰陽師恰好走了出來,雙腳平踏於窄廊廊板上的足音使得兩人察覺地回頭。

「啊!晴明大人......」蜜蟲驚叫。

「陰陽師大人!太好了!」相較於蜜蟲的驚訝,男子卻是驚喜的表情。

陰陽師沉默地點點頭,蜜蟲意會地放下平舉的手,退至一邊,又見那男子衝上前來對著陰陽師就是一陣的拜伏。

「拜託!請您幫幫忙啊!」男子目露焦急地說著,還邊磕頭,「這件事只有您才能幫我的忙......」

陰陽師抿唇,「起來吧!別急著跪我,我是人不是神......」

「是、是......」男子邊說邊欣喜地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那習慣性的動作使的陰陽師連忙攤開紙扇遮掩,皺眉。

這個人......

由於陰陽師的動作讓男子發覺自己的失態,忙不迭地趕忙道歉:「真是抱歉!晴明大人......」

「算了......請你先坐下,然後再說說來意吧!」陰陽師闔上扇子,微笑。

待兩人坐上了陰陽師宅邸中的窄廊上後,陰陽師便聽著那男子開始述說來意。

「其實事情是這樣來的......」

這是一樁由”水”而引發的怪事......

男子的家裡之前請了個法師來除穢,但是自那名法師做完法之後的幾日,男子與家人們便一直看見怪東西。

因為先前有人居住過的這房子裡頭聽說不乾淨,接著搬進門的男子一家人就決定請法師來做法袪除邪惡之氣,卻沒想到反而招來了不乾不淨的壞東西......

他與家人在自家的井裡打水時,都看見了”那東西”。

***

陰陽師搭著自家牛車前往男子的宅邸。

毫無裝飾的樸素牛車一路自晴明邸出發,經過土御門小路,沿著大路往前駛去,這時正值傍晚,晚霞滿天;橙紅色的霞光照耀著牛車往前駛著的路途上,一路上,陰陽師沉默不語,讓他所操縱的式神─蜜蟲拖拉著黑牛一步步地往前走。

他們正要前往那名前來晴明邸拜託陰陽師處理事情的年輕男子的宅邸,他家住在若宮小路上頭。

隨著牛車的輪子轉了幾轉,才沒有多久的時間,天邊的橙紅夕落已經完全見不到了,通通隱蔽於雲海裡。

不知何時的,那朵朵又濃重的詭譎黑雲緩緩地罩住整片天空,伴著夜的來臨,顯得十分的可疑。

沒過多久的這個時刻,牛車已經停止了轉輪,嘎然而止地停留在一幢大宅邸前方,宅邸裡那點點燦亮的燭火十分吸引人。

陰陽師微微彎身,讓站於車的一邊的蜜蟲小心地扶下了車,搖著扇子的他眼兒一瞇,在這座宅邸前來迎賓的幾名僕役所立著的大門口見到一陣陣的瘴氣。

「我是受你們主人所託來看宅邸的安倍晴明,我身邊這位是蜜蟲......」

「安倍大人、蜜蟲小姐,請進......」僕人們彎身鞠躬。

陰陽師微笑地頷首,眼兒卻四處瞟著;奇怪了......連這兒都有瘴氣?

陰陽師抿著唇,在幾位僕役的領頭下即將踏入大門裡頭,待他腳步一跨,僕役的身形一轉,趁著所有人都背對著他時──

陰陽師把衣袖一抬高,輕聲地使著咒,藉著劍指凌空一揮掃光所有的瘴氣。

「去邪氣──」雖然唇邊這麼輕唸著的陰陽師卻也隨著僕人的帶領進入了宅子裡了,他身邊伴著的蜜蟲面帶著微笑地破例跟在他身後。

待兩人被領進大廳之時,一道驚喜的男聲傳來。

「咦?晴明!是你啊!」

陰陽師好奇地睜眼,一瞧,原來是博雅!

他正與那名來拜託他的男子一同坐在廳堂之上,兩人露出同樣的驚喜表情。

「哦?博雅大人嗎?您也認識這位橘少將大人?」

博雅高興地站起、迎來,朝陰陽師的方向踱去,「是啊!是我告訴少將大人可以拜託你這件事的!」傻傻笑,「老實說......連我也看到了......」吞吐狀。

「看到了?」陰陽師歪首。

博雅轉個眸光,忽然發現了陰陽師身後的蜜蟲,微笑地打了招呼:「啊!蜜蟲也來了!」

蜜蟲微笑,「是的,博雅大人......」

陰陽師攔下話,「先不說這個,博雅啊~~你說你也看到了?」陰陽師疑問。

博雅回過頭來,「喔!事情是這樣的......剛才我在橘少將家中的井邊發現那東西了......」

***

博雅和橘少將一路領著陰陽師與蜜蟲,一邊說著博雅在井邊遇上怪東西的情況......

博雅知道橘少將的宅邸的奇怪情形,他和少將是舊識,同為武士,沒什麼不能聊的。

話說那一天,源博雅和橘少將在宮中的曲廊間遇上了......

楊柳依依地隨風飄著,鳥兒啼叫的白日,好像和以往輪值時沒什麼不同。

但是,就在博雅下朝時路經曲廊,沒想到遇上了橘少將正要前往宮中。

不是說橘少將人不舒服嗎!?

雖然疑惑的博雅卻也還是依照慣例向前打了個招呼──

「少將,您不是在自己府邸裡休養嗎?」博雅疑問,卻見少將微笑地一揖。

「源博雅大人,多謝您的關心!」少將這麼說著,輕咳了幾聲,「我沒什麼事......只是有些驚嚇罷了......」

瞧少將那副吞吐的模樣,博雅猜測著少將是否遇上了什麼麻煩事,同是朋友當然要幫忙他了,於是問:「請問......您有什麼煩惱嗎?如果我能幫得上忙的話......」皺著眉頭的博雅把少將的事當成了自己的事般的關切,讓少將感動不已。

「啊!博雅大人,實在是太感激您了!」少將高興又動容,「是這樣的......」

於是,少將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博雅。

「原來是這樣呀......」博雅抓著頭,眼見夕落時分了,晚霞滿天,星斗已經微微出現,「這樣好了!我覺得有一個人可以幫您,請您派人去土御門小路上頭......」

結果,博雅就在少將極力地邀請下,先一步來到他的宅邸了,所以陰陽師才會在少將的府裡頭見到博雅。

後來,在陰陽師還沒前來的時間裡的博雅就決定自己先去瞧瞧少將說的”怪東西”......

前往後院的井邊的博雅在一片漆黑之中,舉著火把照亮了黑暗,才隱約發現了那口井。

但是博雅並未見到”怪東西”的影子啊......

不解地四處望著的博雅將目光移至井中的水面上,突然間的,一抹影子闖入了水面裡,映至博雅的眼底。

那是個滿面是血、無五官的女人頭。

「哇啊啊啊啊啊──」博雅嚇得當場臉色發青地丟下火把,竄逃出院子......

而,當四處又歸於黑暗之時,一道白影飄過半空......

***

陰陽師和橘少將默默地聽完博雅所述說的,此刻,他們的人也已經來到後院的那口井邊了。

一片的漆黑籠罩著四周,陰陽師和所有人聽著夜裡的風聲呼呼地搖動了院裡所有的植物,樹葉被搖得沙沙作響。

接著的,陰陽師那丹紅的唇一抿成直線,蜜蟲自懷裡掏出火摺子點亮了火,火光幽微地照亮了四處與幾個人的身邊,其餘的地方仍舊是黑暗。

雖然暗了點沒錯,但是陰陽師並沒有見到所謂的”怪東西”......

這樣想著的陰陽師踱開原地,腳步緩慢地踏著下了後院的廊板,朝井邊走去,蜜蟲隨著他的身後跟了上去。

「奇怪了!我並沒有看見......」陰陽師輕聲地低喃著,狐疑地歪著首,垂著眼兒,不久後抬起頭來再踱近那水井邊時──

不知道是什麼聲音,竟然發出奇異的”咻──咻──”聲音,朝這兒愈來愈近了,但是只有陰陽師聽見,其他人對於他突如其來的頓住動作而覺得非常不解。

是誰呢!?那聲音明明是衣服被風刷過的聲音......

陰陽師雖然不曉得那聲音代表著什麼,但是他頓住身形,迴身笑語:「橘少將......」

被呼喚的少將的表情明顯地一揪,似乎很害怕陰陽師說出什麼話般的緊張,臉色青白交錯著,「什......什、麼事?」

「別緊張......少將大人......」看穿了橘少將的心思的陰陽師哈哈大笑,眼眸含笑,「其實我想問您,貴府之前請來作法的那位大師是?」

橘少將很緊湊地回答而導致口齒不清:「啊!是......是......那個,是一位穿著破爛公卿便服的老人......」

一邊和少將立於原地的博雅一聽,連忙瞪直了眼,「是...道滿大人?」

「大概是吧......」傷腦筋地一個揮袖,陰陽師垂眼,愛笑不笑地,「難道是─道滿大人回來了嗎?」

那麼......

沉吟著的陰陽師垂睫,掩住眼底的打算,然後微笑地抬起頭來問少將:「那天,道滿大人是在哪兒所施的法?」

聞言的少將連忙踏下窄廊,連鞋子都沒來得及穿:「是這兒!」指著井邊的一棵槐樹。

「啊!那麼......就在這兒吧!」肯定地頷首的陰陽師掏拿出懷底藏好的”甘露水”瓶,拿掉軟塞,便在槐樹下和井邊沿著的灑了一大圈,腳踩”禹步”。

隨後的,當陰陽師做完整個動作之時,破空便傳來一陣大笑聲,原來是道滿大人,陰陽師跟著微笑,以最快速度再拿出一個瓷瓶,俐落地拿開活塞,手持劍指施予甘露水上,然後把瓶身一傾,一道水柱立即噴向樹上的頂端,道滿大人站著的地方。

道滿險險避過,以袖擋住,沒想到擋住了被洗臉的危機,但是他的衣服上卻溼了一大塊。
「嘖~~晴明啊!吾人這一回來就被你招待淨臉......還真榮幸!」

其他人看得傻眼。

「我是好心替您除除穢氣呀!」陰陽師扯唇微笑。

「呵!吾人只不過開開玩笑嘛~~何必火氣那麼大......晴明......」道滿乾笑。

「您在井水裡頭下了咒?」陰陽師挑眉。

「是啊!」很乾脆地承認的道滿繼續說,「因為單純無垢的事物最容易施咒了......」

陰陽師抿唇,默不作聲。

「那麼......吾人只是來打聲招呼罷了,晴明,吾人來告訴你,吾人回來了!哈哈哈哈~~~~」

「真大的回見禮......」陰陽師喃喃,聽著道滿的聲音逐漸地遠去和消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