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19

夕落。

晚風輕輕吹送而來,天際殘留著一點的橘紅色,卻是不敵從遠方漸漸襲來的黑絨近逼,在過沒多久之後,所有生命的顏色皆盡掩於墨黑的色調裡。

晴明邸的燭火在漆黑之中被一一點亮。

待蜜蟲熄滅了手裡的火光,轉頭看著廊上那一盞一盞的亮光頓時驅趕走原本的黑暗,在半空跳躍的美麗橙紅色讓她覺得十分的溫暖與燦爛,於一旁的牆面上倒映出她的纖細身影。

在這幽微的星星之火中,陰陽師正從內室裡頭踩著緩慢的步伐走出來。

「蜜蟲。」

蜜蟲立即甜笑地呼喚著:「晴明大人。」

陰陽師的臉上仍然只有一抹淡笑:「麻煩妳準備一下酒菜。」

蜜蟲一邊應著,一邊轉身退了下去:「是的,晴明大人。」

回過身子,陰陽師轉而坐在窄廊上放置的一張桌案的前方,覷了眼案上的紙筆,猶疑了一會兒才伸出手來取過毛筆,於桌上的白紙上面下筆。

他十分專注地運著筆,連蜜蟲已經將他指定的東西送到面前來了都不曉得。直到他收筆的那一刻,緩慢地抬起頭來時候,就見到蜜蟲已經端坐在身旁。

「蜜蟲,從剛才到現在已經過了多久的時間了!?」一邊收拾著桌上散亂的物品、一邊開口問著蜜蟲的陰陽師,聲音悠然清遠,彷若池中蓮荷於風中緩慢搖曳那般的閒適。

蜜蟲馬上靠了過來,微笑地出聲:「已經一刻鐘過半了,晴明大人。」語畢,她看著得到答案的陰陽師不由得輕輕頷首,接下來就她被陰陽師指示去善後其他。而她也按著主子的命令照做了,就在她再度回到窄廊上的時候,正在替自己斟酒的陰陽師,突然抬眸望向她,面上有抹柔和下來的笑意。

似乎隔空感應到了什麼,陰陽師在淡笑不語之後出聲:「蜜蟲,他來了。妳去開門吧......」

是了。

因為今天是博雅大人會過來的夜晚,為了不妨礙和好友的談心時間,她家主子剛才就已經事先將今天該忙的都給忙完了。

「是的,晴明大人。」蜜蟲無聲地微笑著,踏著輕巧似貓兒的步履,下了窄廊、來到了那扇刻有結梗印記的門板前方站定,跟著就伸手將門打了開來。

馬上地,一張讓他們主僕再也熟悉不過的男人面龐馬上就出現在門板外頭。

「蜜蟲?大概又是晴明知道我要來吧......」博雅在露出意外的表情之後,好像又想到了什麼而忍不住嘟嚷起來。

難不成晴明真的在戾橋下養著式神是吧!?

「博雅大人......」蜜蟲笑著輕喚,但是未完的語句馬上就被武士攔截。

「我知道妳要說什麼。那我就進去了......」博雅嘆了口氣,在蜜蟲的笑容下被迎了進門。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