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18

神情專注與仔細得像是在實行上頭交待下來的重要任務一樣,陰陽師手攢綾巾,細心地由上至下,將閃爍著寒芒的銳利刀身給拭得發亮。

只是......

陰陽師忍不住揚了揚唇,故意漫不經心地惡作劇笑道:「......別動,也別再叫了。」

身子被討厭的人給掌握在手中......呃,是他的本體被陰陽師握在手裡,然後又被一下接著一下地磨擦著,要讓他什麼表情都不做也太難為他了吧!?

『住、住手......』他雖然是把刀,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尊嚴啊!

陰陽師無聲地笑著,當作沒聽見手中的刀柄正在他的掌心中胡動亂竄;只是在面上掛著適才的那抹笑意,更仔細地處理著刀身上的髒汙之處。

『唔嗯......別碰那裡......你!呃......』

陰陽師笑得很邪氣而俊美無懤:「是這裡嗎!?」

『你!』石中玉的怒氣才被陰陽師的邪惡捉弄給點燃才約莫三秒,沒想到馬上就熄滅了,因為陰陽師故意在刀身上以兩指輕輕撫觸,讓他如遭雷殛般地全身震顫起來:『嗚,嗯......』他為什麼得在這個男人的撫觸下有了反應啊!?

當下難堪地紅起臉,如果自己的眼光可以殺人的話,那麼他眼前的這個男人應該這早就死在他狠瞪的視線下了!

陰陽師仍是笑著。

「這樣舒服嗎?」

『你這傢伙──』被問得很尷尬,語氣裡滿是危險的風暴,石中玉的怒氣正以可怕的速度在累積中;孰料就在此時,陰陽師只用了一道微弱的靈氣就撫平了他的怒火。

將食指與中指併攏後,隔空擱在刀身上,並且緩慢地在刀口上游移的陰陽師,正在那張總是掛著笑意的俊美面上,於唇畔邊綻出了一朵笑花。

「這只是將靈氣灌注進你本體內的一種方式而已,別驚慌......」

『誰驚慌了!?』石中玉馬上老大不痛快地冷冷喝斥。只是他感到不解,為何陰陽師要刻意折損自身的靈氣來幫助自己。

知道石中玉那擱在心底的疑問,陰陽師一派輕鬆地笑著說:「因為我不想被你原本的主人找麻煩。」若不是為了博雅與自己,他不會如此做。

『......那個男人才不是我的主子!』石中玉冷冷地說著,一邊感覺到從陰陽師的指間源源不絕地湧入大量的靈氣,立即修補了自己先前所耗去的大半靈氣。詭異的是他自身並無任何的排擠意識,任那股陌生、而且也不屬於他的靈力,不經排斥就順利地湧入了本體內,這點讓他不免感到有些訝異。

照理說,他的氣與陰陽師的氣,應當是兩種不同的靈氣才是。所以他才會在自己與陰陽師的靈氣,十分順利地融合之後,顯得很是訝然。

聞言,陰陽師頓時笑得很是燦爛。

他發覺總是淡然地不將任何人擱在心上的自己,除了不討厭博雅之外,對於石中玉他也是很欣賞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