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17

陰陽師馬上讓蜜蟲去取來一條乾淨的綾巾,便低下頭來瞅著被他握在手中的唐刀,在面上掛上了一絲似有若無的淺笑;結果,精魂又回歸於刀中的石中玉察覺了,不由得臉色又是黑了黑。

因為精氣有些許的受創,因此他又只能乖乖地回到唐刀裡頭去休養生息,好恢復受損的靈氣。雖然他的法力被削弱了,但是要憑空幻化出半個分身對他來說卻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他無法再度化成比較清晰的人形而已。

『......你笑什麼笑,牙齒白嗎!?』

陰陽師仍舊只是笑著,臉上的那抹古怪不免又讓刀靈有些戒慎恐懼。他可不是懼怕他!他只是不想再被這個狡猾如狐的男人給算計了而已......

「不......」搖了搖頭,陰陽師的唇畔又浮起一抹笑,而笑容裡摻了些興味,「在下對您真是失禮了。」

石中玉不由得在刀鞘裡抖了一抖。

『你這回又要使出什麼詭計了!?』

「使詭計?」陰陽師一頭霧水,後來才意會他定是又誤解了他這一回大概又會像之前那樣對待他,不只與他對立,還使計將他定在院裡接連多天。

其實他會這麼做,也只是想要稍微地去掉刀上的戾氣而已。以他得了工匠的神氣與自身的妖氣就開始睥睨一切的驕傲個性來說,略微地去除他的一些銳氣似乎會比較好。

況且,也就是他自身常常『自我感覺良好』,以致於任性妄為,因此才會驚動了『那個男人』。

不過,經過蜜蟲的提醒之後,他才知道他那麼做的原因。

石中玉原本就是由唐國工匠所打造,但是在物以稀為貴的前提之下,因此被送到了隔著一道海洋的這裡,再加上他身有靈氣,又獨自來到了人生地不熟 (既然人會如此,那麼物品當然也會!)的陌生地 ,免不了會思鄉思國,這實屬正常心態。

所以,在被遣唐使送到皇宮裡的『那個男人』手上之後,又被擺進了清涼殿裡閒置,如果是一般活物被這麼處置的話, (如果有靈氣的刀也算的話) 應該也滿難忍耐滿腹狂燒的火氣。因此,也難怪石中玉會跟他多次提起『送他回唐國』的這個要求。

在略微思考過後,陰陽師緩慢地回過神來,回眸瞥見蜜蟲這時也已經將他之前要求的東西送上來了。

伸手取過綾巾,陰陽師很自然地取來唐刀,想要抽出刀刃,但是卻被石中玉的一聲怒吼制止。

『你想幹什麼!?』

陰陽師無辜地眨了眨眼:「淨化。」這些天來他讓這把唐刀又是曝曬又是淋雨的,怕不處理的話,會傷到刀子。萬一傷了這把刀子,『那個男人』絕對會找他算帳。他不想累及在這樁事件裡,最是無辜的博雅。

石中玉不給面子地當場拒絕:『不用了!你快點把刀放下!』

陰陽師微笑道:「我會小心的。」

『誰管你小不小心!?快點把刀放下......』

然而,他的怒吼無效。因為陰陽師此刻朝他笑得很是邪氣:「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的,但是......」

『把話說完!』

「我有的是辦法。」

如果陰陽師可以看得到石中玉的表情,那麼他絕對可以發現石中玉的額上多了一排的黑線。

『......』這是威脅!這絕對是威脅......

末了,在身不由己之下,石中玉就這樣被剝了個精光......呃,是陰陽師從鞘裡抽出刀刃,接著用綾巾擦拭起鋒利的刀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