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16

就算在蜜蟲的勸解下,還是霸著那高傲的自尊,打死都不肯主動認錯的刀靈,就這麼繼續被晾著。

這幾日來的烈陽曝曬,讓他忍不住有些恍惚。

再怎麼說他還是一柄刀,除了在被工匠用大火鍛煉出生的時候,他都是被人類視若珍寶地收藏起來的,哪裡會像陰陽師一樣,這般地苛待他呢。

雖說真金不怕火煉,但是接連被擱置在豔陽下面長達多日,他也不免產生了一些後遺症。

因此,就算他現在全身發著高燒、臉色潮紅、虛脫無力、神智遊走四方,他也還是硬咬著牙,撐著一身傲骨,不願意向那可惡的陰陽師低頭。

而,陰陽師當然知曉他的性情,忙不迭地從容一笑,卻也還是沒有想要主動解除那個還繼續綁在刀靈身上的咒術的想法。

直到刀靈被蜜蟲驚訝地發現他已經氣若游絲、恢復成真身的時候,他這才讓蜜蟲去他身邊,代他解除了刀上的禁咒,並且吩咐蜜蟲將刀子帶進窄廊。

「晴明大人。」蜜蟲當時被斬成一半的恐懼似乎因為刀靈又恢復成本體而稍微略減,但是她還是顫顫地將那把唐刀呈上給陰陽師,接著便看著陰陽師順手取走了刀。

「辛苦妳了,蜜蟲。」

蜜蟲只是對著陰陽師露出一抹怯怯的微笑,但是就在她挪眼瞥向那把刀的同時,不由得蹙起眉來。

「晴明大人......」

陰陽師一臉笑意地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在她躊躇了很久之後,才聽得她把話說出口。

「他會......消失嗎?」

「妳擔心他?」覺得有趣的陰陽師勾起唇角,望著蜜蟲一邊靦腆起來。

「蜜蟲......呃......」她皺著眉頭喃喃著,「雖然他很生氣地劈了蜜蟲,但是他......沒有傷害晴明大人,所以他是好人。」

陰陽師無奈地笑了笑,刀靈沒有傷害他,是因為他無法傷得了他。不過,他沒打算把這句話說出口。

「然後呢?」

「蜜蟲想他......石中玉大人,只是很孤單、很孤單......」她斷斷續續地說著,語意不清:「其實石中玉大人想要一個主人......」

聞言,陰陽師思考了一會兒,最後望向蜜蟲的臉上有抹明白的笑意。

這是否也是表示只有同類才會明白同類的心情呢!?

「我明白了,蜜蟲。」多虧她發覺的,不然他可能得和他再周旋上一段時日了!

陰陽師忍不住在唇邊掛上一抹甜笑。

蜜蟲也跟著微笑起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