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5194912175.jpg  

《青邐》2

 

牽著一頭驢子,站在門外、固定時間會給神官送食物來的大嬸笑得好開心。

「冷香神官,我替我家那口子帶來了妳這個月的用食。他說因為妳上回幫了個大忙,所以不跟妳收菜料的錢......」瞇起一對小眼睛,風韻猶存的美婦人這樣說著,一邊將裝著貨物的箱子給卸下驢子的背。

冷香毫無表情地望了她一眼,「多謝。那就勞妳把食物擱在樹下,等會兒我會自己搬進屋裡。」

大嬸抬起頭來,十分熱心地笑了:「冷香神官,用不著麻煩了,我可以替妳送進屋子裡面......」

默然地再瞅了她一眼,冷香淡淡地抿起唇來。過了不了多久,她忽然一臉飄忽地笑了,只是笑意並沒有進入她的眼底,像是黑夜裡那彎明亮卻形而冰冷的月兒。

「......難道,沒有我的親口允許,妳便不能自己走進門來嗎?」

驟然聽聞之後,大嬸的笑容忽然間僵在臉上。

「......」

冷香偏著螓首,清冷如冰的眸底瞬間轉而飄掠過一抹光點,雙眼不眨地盯著眼前的大嬸兒忽然間對著她面色猙獰地咬起牙關:「......我說錯了嗎?」

就在此時,不願意再度等待下文的大嬸兒忽然臉色一黑,唇間長出一對尖利無比的獠牙,身形也不再是那圓胖和潤的模樣;牠在冷香面前懶得偽裝地變了身,那身形高壯、四肢強健、面露貪婪詭譎之色的模樣,使得冷香細微地皺了皺眉頭。

「果然是妖物。」冷香冰冷一笑,馬上轉了個身躲開妖物的攻擊,一邊從袖子裡取出祖傳的神器─伏魔鞭。

一道破空而去的鞭子朝著妖物發難,十分警覺的妖物立馬一驚,險險地閃了開去;但是冷香哪裡可能放過這個好機會,於是手隨鞭轉,在來不及躲避第二回攻擊的妖物背部上,重重擊下一鞭。

那妖物當下痛得臉色扭曲,瘋狂回頭朝著冷香怒吼。

「妳這該死的人類,我要生吃了妳!!」

聽這威脅,一點都不懼怕的冷香微微笑了,那抹冷淡如霜雪的笑意讓妖物也不禁打了個寒顫。

「我喜歡這種挑戰。」

妖物怒吼吼的看著她手執伏魔鞭,於是大怒一吼,瞬間齜牙咧嘴地朝她撲去。冷香沒想到這妖物竟然自己找死來的,也就長鞭蠢蠢欲動,兩人面對面地交鋒──

就在此時,妖物竟然狡猾地閃過面前的攻擊,轉而伸爪朝著冷香的肩膀抓去;不知情的冷香毫無防備,在無法閃過這個攻擊的狀況下,被抓傷的肩膀頓時血流如注。

瞥著左肩那個皮翻肉捲的傷口,冷香竟也只是皺皺眉,絲毫不把這樣的疼痛放在眼底,只顧著瞪視眼前態度囂張無度的妖。

一把無名火馬上竄上心頭。

妖物放聲獰笑,一邊張嘴伸舌地舔著手上沾染的紅漬,一邊興奮且恍惚的讚嘆。

「好棒的血啊......真香。」果然,神與人的血液是最棒的......

冷香的眼瞳瞬間黯了下來,那隻執長鞭的手,緊了一緊。

見妖物放鬆,她鬼魅一笑,快如閃電地一個縱身往前,用長鞭將妖物捲捆了個嚴實。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妖物終於醒來,面露恐懼地嗷嗷怪叫。

「妖怪,全都該死。」冷香嗜血地笑了笑,有如美麗修羅般的。

「妳這該死的人類!」

冷凝的眼綻出一抹寒光,冷香的手勁跟著一緊,勒得妖物一時間喘不過氣,只能恨恨地咬牙,巴不得一張口就能咬下冷香那截白皙的頸子。

妖物劇烈地反抗起來,再怎麼說冷香還是普通的人類,她的力氣跟妖物根本無法兩相比較,於是她使力勒住妖物的脖子的雙手因為跟鞭子互相摩擦而泛出一縷一縷的細紅血絲。

混合了神、人、妖的血液,屬於神器的伏魔鞭的鞭身竟然閃耀著一抹腥紅色的光芒。

咬著牙關、極力掙扎的妖物眼看就要脫出冷香的掌控,將冷香壓倒在地的反噬,但卻在此時,伏魔鞭卻是在一陣的腥紅光芒之後,詭異地閃著暗綠的淡芒。

冷香一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