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5194912175.jpg  

說是午課,不如更簡單的來說:以樂娛神。

神官的五官很端正。端正到看起來有些肅冷、有些嚴厲而讓人不敢隨意的輕侮重犯。

這樣的清秀面貌,一邊伸手緩緩撫著琴的神官,頓時有些讓人望而生畏。但,她本人給人的感覺也幾乎是如此。

低垂著一張小臉,她跟著嫋嫋的琴音啟口輕聲吟和,錚錚的琴聲加上她天生清冷怡悅的嗓音,恍如一位慈愛的母親,正溫柔又和藹的輕撫懷中猶弱小的娃兒那般。

以樂娛神。

在她還是個娃兒的時候,父母便告訴她,他們的神不需要任何祭品也不需要任何的祭拜,若是想要對神表達自己那尊敬崇尚的心意,那麼,便焚香操琴吧!

神會很開心的。

這樣思考著的神官,在一曲罷了之後,神色漠然地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低垂的眼裡有著不為人知的情緒正快速的交替流轉著。

他們家世世代代都一直侍奉著神,就算時光不停地流轉,他們家也沒有改變當初的心意與決定。

據她的父母親的告知,他們家的初代會心甘情願侍奉神,是因為初代曾經受過神的恩惠。所以,為了報恩的初代,不惜以自身與後代子孫的自由作為代價,他們會一直侍奉神,直到天毀地滅。

神官不了解,當初究竟是在什麼樣的心情與契機下,才造成初代做下這個絕對稱得上是魯莽的決定,並以此傳家直到現在。但是,她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去敵視什麼,因為這種無私心去侍奉神的心意與血緣,已經透過了初代,一直不變地傳遞到現在,並且滲透至她的血液裡面。

抬起螓首,望著矗立在眼前的那尊巨大且莊嚴的神之塑像,神官微微地抿起唇來。

「我真的不懂啊......」輕語呢喃著,神官那雙總是幽深、帶著一絲冷淡的瞳眸,頓時間透出一絲耐人尋味的光點。

就在這時候,從廟外的那片青草地傳來了一道有朝氣的呼喝聲,馬上喚回了神官那縷剛剛離家出走的魂魄。

市場的菜販大嬸正笑咯咯的站在廟前的那片草地上,一雙已經出現魚尾紋的眼睛正因為笑容而微微瞇了起來:「冷香神官,今天給妳送來了幾把素菜和幾條魚,麻煩妳出門來點收。」

「這就來了。」面無表情的冷香馬上起身,隨即踱向廟門外。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