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03

仔細地聽完了武士的話之後,陰陽師無語地挪過眼神,示意一旁的蜜蟲替自己在酒碟子裡頭斟滿了透明的液體。

在兩人的一陣沉默之後,武士的眼神看來有些複雜,最後他緩慢地開口打破了這一刻的沉寂。

「晴明啊,其實我剛剛會那麼說的原由是因為我看著你的表情,突然有了一種預感......」說到重點之處,博雅忍不住皺了皺眉,而,此時的陰陽師也恰好跟著抬起頭來看他。

「哦?」看著武士皺眉擔憂的神色,不免有些疑惑的陰陽師仍然維持著面上那抹似乎不會消褪的笑容,瞅了武士一眼。

「......我總覺得自己如果不開口留住你的話,你很可能會離開這裡......」

選擇將語尾拖得長長的,陰陽師瞥著武士,忍不住在唇邊勾起一抹蜜笑,接著拿起了檜扇,『啪』一聲地打開搖晃,面上的神情顯得很是興味。

「哦......那離開這裡之後呢!?」

被問到後面下文的武士,在當下忍不住呆了一呆。

「......」對了,如果晴明離開了這裡之後呢!?

瞅著武士一副認真地傷起腦筋的神色,陰陽師禁不住將臉蛋遮起,肩膀跟著一聳一聳的;就在武士苦思一陣子之後,抬起頭來時候才知道自己又被好友給耍弄了,於是很無奈地抿唇。

「晴明!」

陰陽師只顧著笑,沒怎麼介意好友的怒容;最後,就在武士莫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時候,陰陽師這才稍微地止住了笑意。

「真是對不住,博雅。但是你也知道,我是不可能會離開這裡的......」

博雅瞪他:「那是最好。如果你離開了,那麼我也......」

轉了轉那雙總是清靈得有如水潭的眼瞳,陰陽師仍然一臉笑容,頓時抬手制止他未完的話:「博雅,既然我已經允你了,那麼你當然就不需要再去介懷這件事情。」

「也是。」

看著武士沒啥心眼地頷首,陰陽師也不想多說什麼。不過,他很懷疑那是不是身為武士的靈敏直覺。

轉回了心緒,並沒有想要在這個話題上面多做打轉,陰陽師於是笑問道:「話說回來,你今天過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件事嗎?」

「呃......不是的......」

「那麼?」

博雅有點無奈地抓著頭髮:「那個......晴明啊,在我跟你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前,我得跟你坦白地說。」

「嗯?」面上含笑,陰陽師瞅著武士一副為難的模樣,輕吟。

「我不是每一次都是因為有事情要拜託你才來找你的。其實我們也好幾天沒有見到面了......」

陰陽師忍著笑:「我明白。」沒想到博雅也會在意這種小事呢!

「你知道就好......」博雅喃喃,轉頭瞥了眼好友那張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恬淡微笑,他鬆了一口氣,在此時放心地將事件緩慢道來:「晴明啊,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