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02

當蜜蟲依著陰陽師的話,來到那扇印有桔梗印記的大門準備迎客,沒一會兒,在她打開了門板之後,從門外探進了一顆頭顱來的那個人就是陰陽師的武士好友,源博雅。

那張輪廓深刻的臉龐浮現一抹老實的微笑:「蜜蟲,晴明在家嗎?」

蜜蟲對著來客甜甜笑著:「博雅大人,主子已經等您很久了......」

「......妳能不能不要老是說這一句話?」博雅無奈地搔搔頭,有些無辜地看著蜜蟲那張漂亮臉上的那抹總是不會改變的笑容,跟著走了進門。

還記得在他初到這裡拜訪的時候,給他開門的也是眼前的蜜蟲,而當時的她就是對著他說出同樣的這句話。在此時聽來,不免讓他覺得時間似乎不曾匆匆飛逝,而晴明也還是當初那種淡漠到會讓他覺得有些心疼的模樣。

雖然他這麼懷疑著,但是在他脫去了鞋、走上窄廊,一抬眼就見到好友那張衝著自己微笑的表情,他感覺自己彷彿從時光之流又被沖了回來,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博雅出口的語句不由得猶疑著:「晴明啊......」

聽見了呼喚聲,陰陽師於是略微抬眼地望向他,唇畔仍舊含著一抹淺淺的笑:「嗯?」

「我總是覺得......」

「覺得?」正在等著他說出下文的陰陽師,略略地歪著首,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那張表情瞬間就讓博雅忍不住一個怔愣,往事又緩慢地浮上了心頭。

在他還未真正認識晴明、有一回因為親王有了生命危險,而他前來向晴明求助的時候,晴明對著他,就是露出這樣的表情。好像這世間的什麼事都無法留住他的眼神與神情。

心下一揪,博雅情不自禁地蹲下身來,對著陰陽師看了半天,眼神清澈:「晴明啊,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

沒有詢問對方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的原因,陰陽師保持一派閒適地淡笑:「什麼?」

「不要離開這裡。」

瞅著博雅那張顯得十分認真的面色,陰陽師微勾著唇角:「哦?博雅殿這是在命令我?」

一聽見他這樣說的博雅,忍不住焦急了起來,手腳忙亂地解釋說:「我、我......這並不是命令,晴明──」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他的慌張解釋卻讓陰陽師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看到陰陽師發出笑聲,他也只能無奈地瞪大雙眼。

「你、你又在耍我了對不對,晴明!」有些氣急敗壞的怒吼並沒有讓陰陽師止住笑聲,博雅的臉色不禁一沉,「我、我很認真的,晴明!」

陰陽師用扇子半掩起臉,那雙眼給他笑得有如彎月般美麗:「是是是......我知道博雅向來都很認真。」

「晴明!」

陰陽師臉上的笑容仍然沒有消失,他擱下了扇子,說:「好吧,我不笑就是了。那麼,就請博雅殿先坐下,並且同我說說你剛才為什麼會那麼要求的原因吧?」

聽見陰陽師終於願意問他為何了,博雅在瞪了眼陰陽師面上那抹久久都未曾消失的笑顏,鬆了一口氣:「晴明,其實我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