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天色完全轉暗、月兒當空。

天際邊數不清的星子正微微地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輕風拂過大地、草叢裡蟲兒鳴叫,黑夜降臨後是那些幽鬼們的天下,因此,不該在白日出現的,全於黑夜裡現身了。

盤龍堡的後山,有一間龍擎為自己而築的茅廬,每當他想要找個地方安靜或是煩躁時總會避到這兒來,而這間茅廬的前方緊鄰著斷龍谷,後方則是倚靠著廣闊的蔚藍大海,這樣不受打擾地和大自然合為一體的感覺教龍擎心喜。

所以他平時就很愛到這兒望著大海出神,想著他和燄無雙的初遇,當年那段美麗的插曲,要不然就是回到茅廬裡望著牆上那些他因為想念未婚妻、藉由猜想而畫出她將來長大後的可人模樣的圖像發愣。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這句話成為龍擎想著她的時候會喃語著的話。

他知道自己是喜歡燄無雙的,自她睜著一雙信任的水靈瞳眸笑著偎向他時,那種信賴的可愛表情讓龍擎首度動心,因為小無雙是那樣天真可愛,任誰都會喜愛她的。

龍擎不禁揚唇淺淺笑著,踱著緩慢的步伐沐浴在月光下,此時的他正打算回到茅廬裡,反正少主用膳時不要他陪著,他就先偷個閒吧!

這麼一想的龍擎於是踩著確定的腳步繼續往前走,不過就在突然間,原本一臉笑容的龍擎抬眸望向天上的月兒之後,竟然感到一陣刨心的疼痛刺進他的胸口,疼得他彎下了身軀,眉心緊蹙著。

「唔......該死的!又來了──」隻手緊緊地揪住了自己衣襟的龍擎將指關節握到泛白,咬著下唇極力地忍住心痛和這陣突如其來的頭疼。

唔──

直到痛得冷汗直冒的龍擎無力地蹲到樹底下,讓葉子遮掩住他的身影,只剩下月光映著他的半張俊容,藉著幾縷篩漏的月光還可以見到他在樹影下方那張痛苦得刷白的俊臉。

“不要掙扎了......”

心底的一道邪魅聲音這樣說著。

「不可以、不可以......」龍擎忍到咬牙切齒,困難地自齒縫中迸出話。

“不要掙扎了......夜晚是我的時間喔......”

那道聲音對著龍擎邪氣地直笑著。

「不、可......以......」強勁的暈眩讓龍擎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即將被完全抽離,無力反駁的他仍然不可回天,只能無奈地任由心底的那道黑暗將自己完全吞噬......

“呵呵!這樣才對呀!龍擎......”

那聲音消失在龍擎的意識中。

蟲兒仍舊鳴叫著,夜空仍舊闃黑,什麼都沒有改變。

但是──

龍擎緩慢地自樹底下站起身來,斂眉垂目的他伸出手來拍去自己衣上所沾染的塵土屑,臉色不屑地嗤哼一聲。

「嘖!“他”就會給我找麻煩......」搖搖頭的龍擎臉上綻出的不是話中該有的無奈,而是一抹名為”鄙夷”的微笑;那眉頭高高地揚起,眼神染上了一抹連旁人都認不出的邪詭,唇線滿溢著剛清醒的愉悅,那微勾勒起的弧度看來很是邪氣,這樣的龍擎與白日老是端著一張臉的他不同。

而且,不僅不同,還是大大的迥異!

「也該回去茅廬了......」這樣輕語著的龍擎邁開步伐,臉上的笑意愈來愈深。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