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雨終於停了,燄無雙邁著艱困的步伐,一跛一跛地拐著腳步在泥濘地上,一身狼狽又渾身濕透的她仰著螓首,不管腳上的疼痛仍舊往前行走著。

一旁讓大雨給打落的樹葉、花瓣盡落了一地,和泥漿混了一起;崎嶇不平的山路讓燄無雙辛苦地踏著踏著,最後她發現目的地終於在前頭了,忍不住慶幸地露出一抹微笑、死撐著不肯示弱,只因為她要到的地方就在眼前了。

就在眼前了......

燄無雙靠著這個意念堅持地直往前方邁進,努力地說服自己再撐一會兒,當她拐著受傷的腳來到龍擎的茅廬前,於是欣喜地綻出一抹淺笑,夾著一絲安心與喜悅的她揚唇笑道:「太好了、太好了,唔......」說畢,她的腳便跟著無力地一軟在地,整個人就趴臥在茅廬前方,想動卻沒有半分力氣,結果,燄無雙就在喊不出聲的情況下暈了過去。

龍擎......

直到夕陽西下,天色逐漸變暗,盤龍堡上下都點上了明亮的燈火,夜裡的盤龍堡就像一條伏於山中憩息的青龍般峻偉。

龍瑜飛此時正在書房裡提著筆畫著畫像,一筆一筆地勾勒出當年他還是少年時,眼中所見的那個漂亮女娃兒──燄無雙那俏麗討喜的模樣;柳葉般的細眉、大大的水靈眸子、粉似的腮、嫣紅的唇,還有小臉上那抹自信自傲的表情,全都生動地在龍瑜飛的眼前打轉著。

已是二十餘歲的龍瑜飛遙想當年燄無雙的頑皮性子時候,便偷偷地微笑起來,這女娃兒的確是不同凡響,亦不同於時下的女子。

筆一揮,龍瑜飛滿意地一笑地將筆掛回案上,適巧龍擎進門來,應是通知他用晚膳的時候到了。

他來得正剛好,他的心裡頭正思及龍擎會不會喜歡這副畫呢!

龍瑜飛愉快地綻出笑容,那飛揚的劍眉英挺、眼如星芒、鼻若懸膽、唇形細薄,怎麼看都是一位出色的美男子,「欸~~龍擎,看看我畫得好不好......」獻寶似地拿起那張圖,龍瑜飛興奮地踱至龍擎面前,望著他仍舊是老樣子不多話地朝他微一鞠躬。

「少主。」龍擎恭敬地喊,「老爺和夫人捎信回來要您好好管理盤龍堡,還有不要忘記按時用膳。」

聞言後,龍瑜飛拿畫的手指不禁一頓,似乎很不高興地撇撇唇,「......我就知道!」

前些天,爹陪著娘出堡去探望一位娘的閨閣好友,要住上一段日子才會回到盤龍堡,所以爹特別把盤龍堡的所有大小事都交代給他打理,只因做為一名未來的盤龍堡當家,這種磨練是必要的。

「知道了!」感到有些煩悶揮揮手的龍瑜飛瞅著龍擎一臉的嚴肅樣子只好這麼說。

爹也真是的,堡內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大事呀!何況這是他份內該做的事,他哪會胡來啊!

龍瑜飛不快地想著,一邊遞上剛才完成的那副畫給龍擎瞧,然後看著龍擎被他的舉動弄得一頭霧水地,他只好再度發話:「這是誰呀!?你來猜猜......」

龍擎望著畫中的小女孩發怔,這個模樣......這個模樣好似、好似──

燄無雙,他的小未婚妻!

龍擎瞬間睜大了雙眼,一陣呆愕地瞪著畫上的麗人兒直瞧,那副驚愕的表情讓龍瑜飛忍不住偷笑。

「嘿!你終於想起來了嗎!?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呢!你要是忘了她,她可是會生氣的喔!」微微一笑的龍瑜飛將畫塞給還兀自呆滯著的龍擎,而後踏著輕快的步伐逕自踱出門外,唇邊喃喃自語:「不知道雙妹她過得好不好......」

龍擎只好無奈地搖搖頭,然後起腳追了上去,雙手捧著那張丹青就跟在龍瑜飛的身後,「少主,這個......」龍擎瞄瞄畫上的燄無雙。

是了、是了!當年的燄無雙就是這個模樣,自信自傲的風采仍然鎖在他的心底,自老爺答應他和燄無雙的婚事後,他沒有一天是忘記她的。

因此,看著這張畫紙,他又憶起在他茅廬中擺著的那些畫像,裡頭的女子不就是他猜想當燄無雙成年之後那副美麗萬分的模樣嗎!?

嬌柔緩步畫中仙,有朝一日現眼前。

「那張畫就送你吧!」見龍擎還在震愕,驀然回首的龍瑜飛於是輕輕地哂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