燄無雙在二天之後依依不捨地告別了楚紫菀,便直接前往風國的路途上;由於麟國與風國實是隔鄰的國家,所以來往非常容易與快速,走水路或是陸路都能到達。

燄無雙牽著她的愛駒火燄,一路快馬朝著風國而去。

「幸好風國與麟國不像燄國與沂國必須隔座山才能到呢!」吐吐粉色的舌尖,燄無雙咯咯地嬌笑著,騎著火燄的她似乎像是要化成一道飛快的箭矢般的直奔風國,因為乘著風兒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就在過了晌午之後,她來到了風國的青之岸,而她的目的地就是青之岸上頭的盤龍堡。

騎乘火燄奔至一條荒野小路上,燄無雙抬首望望天上一過了午時後,就顯得一片灰濛濛的穹蒼,看來好像快有一場大雷雨,真是糟糕!她好不容易到了風國,只要再撐一會兒馬上就能到盤龍堡的後山了。

燄無雙心底暗想著,這時,不等她找個地方棲身,天空就開始飄起陣陣雨絲來了,微微地打濕了燄無雙的衣和髮。

其實在燄無雙六歲的時候曾經拜訪過盤龍堡一次,當年的她頑皮地纏著龍擎帶著她逛遍了整座的盤龍堡,所以她非常清楚盤龍堡的地形,所以她現在正打算從後山直接穿越盤龍堡。

如果她記得沒錯的話,盤龍堡的後山是那個人──龍擎哥哥常去的地方,她還記得那兒有間茅廬,春暖夏涼,是當年她央求龍擎哥哥帶她去看的,因為只要是他的一切,她都想要了解。

燄無雙的臉頰因思及了龍擎而微微地泛著一縷紅光,那顆思念的心已經等不及想要見到龍擎了。

她想見他!

燄無雙任由愈來愈大的雨勢擊打在她纖弱的身子上,忍著四肢泛起細微的疼痛,她堅持著要見龍擎一面,因為她還記得爹爹讓他等到她十八歲時再來向她說親事的記憶,奈何她盼了這麼多年,他卻一點消息都沒有。

是不是他另外有了心上人!?還是他喜歡上哪位姑娘了!?

這樣猜疑著幾年的她不想再等了,她決定走一趟盤龍堡解開她的疑惑。

由略懂情事的小姑娘變成大姑娘,這樣殷殷地等待是等不著結果自動前來的,因此,燄無雙在前年就打算有機會一定要到風國來探個虛實,好給自己與龍擎一個交代。

燄無雙想著,忍不住將馬兒愈驅愈快,沒想到雨大,地上的泥濘使得燄無雙瞬間跌下了馬兒、滑了腳的她渾身沾染了汙黃的泥漿,苦不堪言。

就在燄無雙沒來得及拉住馬兒,任由愛駒火燄受驚地揚起前蹄向前奔竄而去,直到看不見馬兒的影子時,望著馬兒逃跑的燄無雙那張小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笑,想要努力地自泥濘中爬起來。

「唔......看來這段路真的不太好走啊!難怪龍擎哥哥要我千萬不要走這條路......」燄無雙撐起手肘,望著不太平坦、甚至於有些顛簸的路面歎息道。

真是的,害她的火燄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那匹馬兒可是龍瑜飛送給她的禮物呢!
再者,火燄也跟著她很久了,這下牠跑走了,她總覺得心頭像是被挖了一小角般的難過。

正當燄無雙想要直起身來之時,自她的右腳踝馬上傳來了一陣錐心的刺痛,教她將柳眉微微蹙起,「似乎傷到腳踝了......」這還真是禍不單行啊!

燄無雙苦著一張小臉,任由大雨拍打身體、任由腳踝傳來的陣陣疼痛揪扯著她的心,看來還是得靠自己走完這段山路了......

燄無雙莫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仰著螓首呆呆望著灰色陰暗的天空發著愣,感受著自天際傾盆降下的雨帶著些微的力道拍打在她的小臉上,不但使她臉上泛疼之外還因此失去了原本的血色,讓她忍不住一陣頹喪。

龍擎哥哥,你在哪裡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