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1

自此以後,學長在校內的時候,都會找機會接近丁渚,哪怕只有三分鐘的時間,他也會刻意地晃到她身邊,偶爾遞上幾句問候當關切。

當然,有時候學生會裡沒事,可以提早回家的日子,他也會讓人給丁渚一個通知,來個溫馨接送情。因此,這兩人便開始進入了所謂的曖昧期。

丁渚這個嬌貴的千金小姐,最難抵抗的便是有人對她好。雖然她明白有時候這個人並非真心誠意,但她還是保持著自己的一貫禮貌而不失禮,非常符合有教養的尊貴小姐模樣。

何況,他還是真實地待她好。

然而,就在丁渚覺得自己似乎愈來愈在意這位學長的時候,她就已經發現自己將她的目光留在他身上了。

這個改變讓她覺得很不習慣、也很不安。

其實學長的人緣很好,他不只是有俊俏的外表,他的能力也是學生會裡的一等一,因此每個女孩們都心繫於他。而他為了學生會的形象,不由得不對所有的人皆露出一張和煦笑臉。

即使她明白學長這麼做的道理,但她還是無法不去介意。後來,她也找過學長談起了這個話題,但是都被學長巧妙地帶了過去,為了安她的心,學長對她確認了他們的戀情,但卻沒有正面地回應她,所以她的不安也繼續在心底紮根發芽。

接著,丁渚也愈來愈注意學長的一舉一動,甚至於連午休用餐也跟他一起。直到學長感受到來自於她的壓力,因而刻意約了某天的放學時間,他找她一起回家。

夕落映照的路上......

「小渚,妳會不會太過在意我了!?妳的時間應當不怎麼充裕,最近不是要期中試了嗎?就算妳有事而不能跟我一起回去,我也不會說什麼的......」他頓了頓,然後抬眼便望見丁渚失落的表情,只能歎氣地說:「呃~我只是在替妳擔心而已......」

丁渚覷著他,緩慢地搖頭:「嗯,我知道。你可以不用擔心我,期中考我很有把握的......」

學長默然地瞅著她,沉吟:「這樣啊......」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2

然後,學長就變了。

當丁渚在學生會發現學長跟某位學生會成員有親密的行為的當下,她不禁為此感到忿怒。

沒想到學長在有了她這個女朋友之後,竟公然地與別的女孩嘻笑打鬧,甚至做出背叛她的行為來!

她無法理解,她的個性這麼好又長得漂亮,一心為男朋友著想,卻是換來這樣的結果,她不服啊!

於是忿忿不平的她衝上前去質問學長,問他到底有沒有將她擱在心底,但是他卻只回她一句敷衍了事的話,並且還辯解他跟那名女孩其實沒有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沒有關係會笑著接吻嗎!?他到底將她當成什麼人了!?

丁渚很是忿悶,在受不了學長睜眼說瞎話的情況下,她帶著氣忿的心情奔出了學生會室,再繞過放了課之後的長長走廊,在夕落的映照之下像陣風似地颳進了自己的教室。

緊跟著,她取走了自己的隨身物品,便立即頭也不回地奔出了教室。

被背叛的她雖然感到滿心的怒不可遏,但是說到底,她其實還是喜歡著學長的,只是因為這次理虧的並不是她,而她也拉不下臉來回頭去跟學長交談,也因此,她多次拒聽學長打到家裡、並指名要找她的電話。

在這件事過後的一個禮拜,丁渚仍舊怒氣未消。為此,她也已經好多天未與學長碰面了。終究還是拉不下臉地主動求和,她原本以為她和學長就這樣了,沒料到在一個禮拜過後的第三日,學長自動來找她了。

當他出現在她面前時候,又令她想起了自己被人背叛的難堪,於是無言地沉下臉色。

「小渚,妳聽我說......」

丁渚繞過擋在她面的人牆,迅速地邁開步伐,「我不聽。」

他皺眉:「小渚,妳要相信我,我跟她真的沒什麼,是對方明知我有女朋友了,還自己貼上來的......」

忿怒地回頭,丁渚冷聲:「你想欺騙誰!?」

「小渚,這都是實話啊......我們當時真的是在鬧著玩的,結果她就突然貼上來......」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她厲聲,瞪了他一眼,「你早就想甩開我了對不對!?」

眼看丁渚又要自他面前跑開,他瞬間靈機一動,扯住她的手腕,並將唇貼了上去,儘管丁渚一開始會百般掙扎,甚至是動用拳頭努力搥打他,但最後仍是放棄地任他啃咬。

「唔......」

嘗過了兩唇相貼的溫柔,她啞著聲:「我討厭被背叛......」

「我沒有背叛妳。」

她抱住他:「記住你說的這句話......」

他蹙眉。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3

雖然誤會經由學長同她澄清過了,但是丁渚的態度卻毫無改變,甚至於是變本加厲。

她一直知道學長很有人緣,她雖然聽信了學長的解釋也原諒他了,但她明白自己絕對不可以大意。於是,接下來的日子裡頭,一旦學長所到之處,都能夠看見丁渚隨行,眾人由不明瞭到通曉,原來丁渚害怕學長花心,所以才步步緊隨著他。

眾人的戲謔與關切的眼神曖昧得讓他無法消受,只好轉向丁渚。

「小渚,我之前不是跟妳解釋過了,當初那只是一場誤會嗎......」

丁渚面無表情地點頭:「我明白啊!」遇上男友被人追著跑的她,哪可能安心地放他一個人呢!?萬一學長被拐走要怎麼辦!?

「那妳為什麼......」他攏眉,為難地瞥了固執的她一眼:「總是不放心我呢!?」

她一臉認真:「學長,你總是很有人緣,我怕有人會藉著我不在你身邊的好機會來纏住你.....」

他只能苦笑:「小渚,難道妳不信我嗎!?」

「我只是害怕......」頓了頓之後,她冷聲:「會有不要臉的女人過來纏你而已。」

他盯著她沉默了。

當初他見她冷然高傲,是朵無法被攀折的高潔之花,原以為她就算成了有主之花,她的性子仍舊會像以前那般冷傲的,但現在被他一手摘下,之前的迷人個性卻是已然不復見,這點令他很失望。

原來他看上的不過是朵人造花......

儘管心底失望,但他仍然頂著一臉笑容解釋:「不會的,妳要信任我才對。」

見他似有想要就這麼弭平爭執,她於是氣忿地說:「我不是不信你,而是我不信任那些看上你的狐狸精。她們總想著怎麼從別人的手裡搶到自己喜歡的東西......」

迎著學校頂樓吹來陣陣涼爽的風,他道:「......小渚,妳想太多了。」

「你不是我,所以你不懂。」她拋去一枚哀怨的眼神。

「......」他無言地轉頭看著她。

她忽然抬首,並伸出手來揪著他的衣袖撒嬌:「總之,你別趕我走好不好!?」

「......隨妳吧。」最後,是他在一串長長的沉默之後,面無表情地妥協了。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4

愈是被限制不能做的事情,人類就是會愈有挑戰的精神。

雖然丁渚已然告誡過他,也已經禁止他太過接觸除了她之外的女孩,但他在處處受限後,一開始就有些不甚甘願遵守她訂下無理規則後的他,再也難以忍耐下去,因此又故態復萌了起來。

結果,丁渚還為此而對他發了一頓脾氣。

最後,在他再也隱忍不住之下,他提出了分手的要求,讓丁渚瞬間錯愕不已。

「你說什麼!?」

「我說,我要跟妳分手。」他望著丁渚,冷靜地道。

她震愕地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地揚聲驚叫著:「為什麼!?我究竟哪裡做錯了!?」

「妳錯在不相信我!」他蹙眉,抬眼覷著她一臉愕然,繼續說:「愛不該是控制......」

「我哪兒不信你了!?我只是不信那些女人......」她焦急地猛喊冤,一邊攢住他的手臂搖晃起來,心中錯愕震懾非常。

他冷眼瞥著她,神態很是決絕地說:「妳這樣做就是不信任我的表現。而我不要不能信任的愛。」

她滿心慌亂,手足無措:「學長......」

他煩躁地伸手撫額,皺攏起眉頭,沙啞著嗓音輕喃:「我們到此為止吧!我累了......」

「你......」

「放過妳也放過我好嗎!?既然我們無法信任對方,這樣再交往下去有什麼意義呢!?只是徒增爭吵而已......」

見他的表情似乎很是堅決,彷彿再也無法去挽回的模樣,丁渚突然為此而感到一抹焦慮與慌張,甚至於是恐懼也在這一刻兇猛地攫住了她脆弱的心,讓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無助地以眼神無聲地求助站在她面前的他:「學長,我......」難道他是在說真的嗎!?他真的要跟她分手嗎!?不會吧......

他堅決地點頭:「這是我的決定。」

「學長......」在臉色一變之後,她當下完全失去了主意與自我。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5

「小渚,分手吧!」

丁渚愣愣地望著在立她面前的他一臉堅持,瞬間無話可說地沉默了,但是心中卻驀然湧出一股不甘。

為什麼?為什麼呢?她只是怕他被別的女人糾纏而已啊......為什麼他還要跟她提出分手的要求呢!?

「學長......」

低頭覷著表情顯得有些呆滯的她,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小渚,我們該要到此為止了。」

「為什麼......為什麼......」失望地喃喃自語,她的眼眉間有著一股子茫然無措。

他的眼底透出一絲清楚的拒絕:「我說過了,是妳不信任我。」

「我也說了,我只是怕你被別人纏上!」

他露出不耐的神情,向她強調:「小渚,愛是信任......」

「我只知道愛是唯一!」她立即忿怒地大吼,嚇到了他,同時也震懾了自己;瞥了眼他一副訝然神情,她默然無語了。

但是他仍舊沒有放棄他的堅持,在整了整被她打亂的心情之後,續道:「小渚......我們不適合。」語畢,她一個猛然抬首與他對視。

「你在說什麼!?」難忍怒火的她一口氣將心底的怨懟毫不保留地咆哮而出:「當初可是你自己過來追求我的......」

「那已經是過去式了!」他也不留情地怒聲,臉色難看;她沒有想到他會突然衝口而出,因而被京得怔住了許久,直到他再度開口。

「總之,我們分手。」

「不......」她不敢置信地低喃起來,忍不住伸出的纖手去挽留在說完話就準備轉身離去的他。

「放手。」

「不......我不要......」她倔強地搖頭,引得他忿怒不平,只得沉聲再喝。

「放手!」他低低地怒道。

「我不要......啊!」

就在兩人爭執不下之際,他突然將她一把推開,讓她因此腳步往後方踉蹌了幾步,在慌忙間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之後,再次抬起頭來詫然地望著他。

「你.......」

最後,他瞥了她一眼,沒說什麼就迅速離開了,只拋下滿面懊惱外加怒不可遏的丁渚,一人孤單地站在原地目送著他的離去。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6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後的沒多久,既忿忿不平又氣惱的丁渚,不但等不到他的道歉,反而是從別人的口中聽說了他最近開始追求起別的女孩,於是悶得自己怨忿難平。

本來想要找一天去跟他聲明自己並沒有答應要跟他分手一事,但是隨著對方在無法與她達成共識之下,便轉而躲避起她來,讓她的心情就愈加懊怒,積忿在心。

雖然氣學長的無情,但她也透過他的肢體與決心表達出來的訊息,知曉他是真的想要跟她分手。

說不上是什麼樣的滋味,雖然當初是對方主動追求她,但在對方細心的呵護守候下,多少也對他動了一點心思,只是她不想承認。

但是當她十分確定她已經失去他的此刻,才發覺原來自己是真心喜歡上對方了。只是,現況對她來說是很殘忍的,在明瞭自己的心意後,她只能無助地睜著被她的淚水浸過而感覺微澀的雙眼,奮力地咬緊了牙關。

她該怎麼辦!?

她茫然地思考著,卻沒有答案。

某日,丁渚的朋友們見她近日一直都悶著頭,一副不開心的恍神模樣,知道她正在煩著學長的事情,於是眾人便決定向她表達出她們的關切,也能順便開解她一下;就在兩方談過之後,丁渚於是按著朋友們給的建議,決定改變自己來挽回學長的心。

一切只因她不捨得結束與他的感情。

雖然下定了決心,但是丁渚的行動並沒有打動他,他仍舊與她劃開距離,並且向眾人公開他們已經分手的事實。而這點更是讓丁渚立於完全敗部、毫無機會駁正之地。

因此,傷心又慍怒的丁渚想起了天國茶坊與當初她所得到的占卜結果,在某日放學後,她等待至深夜,準備前往天國茶坊一趟。

她要向茶坊的女主人討個道理!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7

天氣晴朗的星期日午後。

安倍霏霏獨自坐在樓下的某一桌邊,時不時地往櫃檯方向探頭,瞄了瞄正在裡頭忙碌的玉藻。

「我餓了,玉藻。」她板著臉色,非常嚴肅地說,接著,就見被她點名的玉藻自手邊的忙碌中抬起頭來,跟著望向她。

玉藻抬手制止她繼續不滿地敲碗要食物的動作,手邊已然做好一片三明治:「請再等一等。」

她低嚷:「你這句話已經說了五次了。」

玉藻捺著性子,刻意瞄她一眼,見她忿忿不平地嘟嚷著要食物的餓鬼模樣,歎道:「那也是在妳每隔一分鐘的詢問狀況下回應的。」

「......好吧。」自知理虧,她馬上沉著臉色閉嘴了,但是眉眼間卻仍舊含著一絲焦躁。

「我會儘快。」

「嗯。」

沒多久,玉藻終於把冒著陣陣熱煙的食物盤端了上來,然後就見她像餓死鬼投胎般地掃光了盤中的食物。

覷著安倍霏霏的快手快腳,沒一會兒便將他親手做的點心三兩下清乾淨,玉藻禁不住額上掉下一排黑線:「主子......妳這麼吃是會吃壞肚子的。」他可是好心提醒她,不要暴飲暴食。

在抽空啜飲了右手邊的哈密瓜奶茶一口之後,她心滿意足地舒了一口氣,隨即不在意地擺手,說:「不會的啦......」

「......」玉藻並不覺得如此。

「是說~那傢伙跑哪兒去了?」她像是忽然間想起什麼般地抬首,詢問。

「妳說那隻貘嗎?」玉藻不愧是安倍霏霏的左右手,馬上知曉了她疑問中的那個主角是誰,「他出門去打工了......」

「打工?」她茫然了,那隻呆貘哪裡來的工作可以做!?

玉藻訝異地覷著她,「妳忘了嗎!?上次來的那位先生......」

「我想起來了......」她扁扁嘴。

玉藻皺眉低喃:「最近一直沒有什麼客人......」所以才讓貘偶爾去打打工,來維持茶坊的運作。

「是啊......好無聊喔~」她托腮,跟著低喃起來,但是沒有一下子,她便又舒眉睜眼地坐直了身軀,並朝詫異的玉藻望去:「真是說人人到呢!玉藻,有客來了!」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8

玉藻馬上訝然地瞧向她,「主子......」她該不會是知道了等會兒會有訪客上門,所以才催促他做食物的動作的吧!?不過,就算她知道這些,其實一點也不稀奇就是了......

不知曉玉藻在這一刻間已經將她看穿的安倍霏霏見他沒有回應,於是不解必歪著螓首。

「怎麼了嗎?」

「沒什麼......」瞥了眼她綻出的甜甜笑臉,玉藻隨即低喃回道。

「那就去開門迎客吧!」她笑得愉悅,反而是玉藻瞬間沒來由地感到一陣不妙,立即皺攏了眉頭。

奇怪了,他怎麼覺得她的笑容有些怪怪的......這應該是錯覺吧!?

在心底想畢,他立即轉身去玄關打開門,然後在詫異之下,映入眼底的是一張熟悉的年輕面龐,只不過這張臉龐並非是與先前找上門來的訪客們皆相同的迷惑不安,而是有些怒氣沖沖的。

玉藻一陣怔然,「丁小姐......」

「是我。」她捏緊了拳頭,仰著頭望著玉藻的雙眸底部有抹燦爛燃燒的火苗。

察覺的玉藻忍不住暗叫一聲糟糕,主子最討厭麻煩了,「丁小姐再次上門的理由是......」明明大概知道她再上門的理由為何,也明白主子討厭麻煩的這一點,但他卻不能趕走這位挾著濤天怒火而來的客人。

她隱怒地壓著嗓音:「我要見傳說中無所不能的茶坊女主人!」

「這個......」

見玉藻猶豫起來,她嗆道:「怎麼,你們不是光明正大地打著招牌說是不會拒絕上門的客人,難道你們想要反悔是嗎!?」

「讓她進來吧,玉藻。」這時候,反而是安倍霏霏插過來一句話,恰好解決了這個還未吵上檯面的小爭執。

聞言的玉藻只好無奈地側過身子,讓丁渚踏著大步伐走進門裡:「是的。」

「丁小姐,歡迎再次光臨天國茶坊。」安倍霏霏在丁渚走近她之後,抬起螓首由下往上望,笑著說。

「我只是來討一個公道的,別以為只要裝傻就能夠逃避!妳這個三流的神棍!」丁渚怒哼。

「妳──」玉藻見她出口侮蔑,忍不住臉色一變,本欲上前之時,卻被安倍霏霏的眼神制止住。

「玉藻,你別多話,這是我與丁小姐的問題。」

「但是,主子......」玉藻好似啞巴吃黃蓮一樣,有苦難言,只能冷冷地瞥視了丁渚一眼。茶坊的規矩是很嚴格的。

她一臉無事樣地安撫著:「沒關係,我來應付。」

丁渚忿忿不平地道:「哼!妳都已經露出狐狸尾巴了,還裝什麼裝!?妳算出來的結果明明就不準......」

安倍霏霏笑彎了眼兒對上她:「哦?」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9

「妳少在那裡裝無辜了!」丁渚忿怒地吐出一口悶氣,隻手直指著安倍霏霏的鼻尖指控,「不要老是笑得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模樣!妳也不過是個虛有其名的神棍而已......」

玉藻被丁渚無端的指控給弄得頓時陰鬱著臉色,接著大踏步上前來,但卻仍然遭到安倍霏霏的攔阻,他再也耐不住性子地瞥往了她的方向:「主子......」

「玉藻,別壞了我的規矩。」

被警告的玉藻急欲替主子出頭,本想清一清當這名前來找碴的客人進門之後,就開始滿腹累積的不平怒氣,孰料卻被自家主子攔著而無法出手:「主子!」難道她想要任她胡亂破壞她跟茶坊的名聲嗎!?這實在是太不像她了......

安倍霏霏頓時笑得讓玉藻無法反駁與違抗:「你先去一旁待著吧!我有幾點認知必須跟丁小姐談清楚。」

「......」

見玉藻露出一臉的不甘,她只得再度出聲:「去吧!」

待玉藻不情願地依言站到一旁觀看之後,安倍霏霏才安心地再度回首,不過,她臉上的笑意仍舊沒有卸下。

而,這一點卻也使得丁渚的臉色顯得更加難看。

明明就是自己卜算得不準,為什麼這個女人還能一副『自己沒有做錯』的模樣來面對她呢!?

「丁小姐,我想我們有必要澄清一下雙方的誤解......」

「我們還能有什麼誤解!?事實就擺在眼前,妳還能怎麼抵賴!?」丁渚倒是說得氣沖沖的。

安倍霏霏笑了笑:「當初我是以塔羅牌來為妳占卜戀情的,對吧?」

「妳以為我會忘記嗎!?」

安倍霏霏再度揚笑:「妳還記得我當時給妳的答案嗎!?」

「當然!那一天,是妳自己跟我這麼說的:有待努力!」

「沒錯,就是『有待努力』。那麼,我哪裡有說錯了呢!?」安倍霏霏笑著點頭。

丁渚一臉怒容難平,立即在怔了怔之後,咆哮道:「妳這是什麼意思!?」

「妳難道還不懂嗎!?『有待努力』的意思,並不能保證結果一定是如妳所願。」

丁渚氣憤地大聲說:「妳這是在說歪理!」

「怎麼會呢!」安倍霏霏的唇邊漾著一抹淺笑,「只要是占卜師或是占卜者都知道,塔羅牌不過只能約略算出目前的情況,至於妳所問的結果是不是如同牌面的結果,這就不確定了。」

「妳說謊!」丁渚厲聲地指責。

「人類並非是全知全能的,而塔羅牌也不過是人類發明出來的一種工具而已。」

「妳這是在狡辯!」

安倍霏霏反而笑得很開心:「妳似乎沒有資格說這種話,丁小姐。妳不過是把妳自己的失算,硬要找個理由推託給別人而已,其實妳本來就不信任我與塔羅牌,不是嗎!?」

丁渚氣得漲紅了兩頰,被踩到痛腳的她,只能怒不可遏外加心虛地瞪住眼前一臉微笑的安倍霏霏。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20

「......」

相較於丁渚的臉色青白交錯,安倍霏霏反而一派的從容:「丁小姐還有什麼問題嗎?」

怒目相向的丁渚還在找理由,她不服地嚷道:「這就是妳身為一個占卜師的人格嗎!?」

「人格這種東西,不過是看人解釋罷了。」她道,讓拿她沒法子的丁渚恨得牙癢癢的,「就算是再怎麼精準的占卜師所占算出的結果,那個未來也不一定會發生。」

「妳這根本就是推託之詞!不然電視上那些大師是怎麼來的!?」

安倍霏霏不以為忤地笑了笑,出聲解惑:「我剛才不是也說過了嗎!?任何占算出來的結果,是一半準一半不準的,端看求占者的心態而論。再說,『占卜』這種東西是人類發明出來在有迷惑的時候,去代替自己下決定的一種安慰工具。所以,真正會影響未來的則是人的選擇。這無關妳相不相信占卜術,占卜只能提供自身當作參考,並非能夠決定一切或是妳的未來,而,這是一個事實!」

「妳......妳這樣還算是占卜師!?」丁渚氣得揚聲地抖著手指。

安倍霏霏微笑:「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占卜師,我頂多只能算是光之引導師。」

丁渚被激得急急喘著氣,不知道對方哪來這麼多的藉口可以自行開脫,「妳......妳這是在欺騙眾人!」

她笑得非常高興地且愉快,好似丁渚的指責帶給她很大的娛樂一般:「那也得有人願意讓我哄,不是嗎!?」

「我會向大家揭發妳的面具!」

她佯裝驚訝地『噢』了一聲,接著才面露惋歎地攤手,聳肩說:「妳可以請便。畢竟會上門來的求助者還是會上門的。如果這是妳的選擇的話......」

「妳這個厚臉皮的──」丁渚緊緊咬著牙,沒想到她不在乎。

安倍霏霏咧著笑容,並補上了這一句話:「謝謝。我一向很厚臉皮,尤其是對付不該上門來的客人。」

丁渚被氣得一時忘了要說什麼,只能惡狠狠地瞪著對方,然後吃鱉:「妳──」

彎了彎唇,安倍霏霏突然說:「妳不也是對別人這麼說過嗎!?妳說:『那個女主人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跟傳言中的根本不一樣!不只態度差勁,廢話也很多......』......」

沒想到自己與好友的對話竟然會出自被批評談論者的口中,丁渚在感到愕然之際也同時頭皮發麻,只能久久瞪瞠著雙眼瞅著把話說得很輕鬆的安倍霏霏。

她......這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連她們私下的交談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然而,識破她心底想法的安倍霏霏反而沉默地揚唇,只道了這一句話便將她請出茶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丁小姐。」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21 (完)

黑夜已經翩翩然地降臨。

站在深夜的十字路口,被請出茶坊的丁渚瞬間茫然了。

伴著在夜裡呼嘯而過的冷風,隨之而來的是偶爾在夜路上馳騁的車輛,那道流光以疾快的速度在她眼前出現又消失。

......她到底在做什麼!?

她開始回想。

『丁小姐,在妳離去前,我就送妳最後一句話真實的話吧!』在離開天國茶坊前被叫住的丁渚,看著安倍霏霏笑著說:『妳在乎,別人難道就一定在乎嗎!?請用妳的心眼看透迷霧後頭的真實,這也是對妳自己誠實。』

看透迷霧後頭的真實!?她欺騙了自己什麼嗎!?

丁渚沉默地思考起來。雖然那個叫安倍霏霏的女人的一言一行實在是令人非常生氣,但是她其實也沒有欺瞞地對她說出了『不要完全相信占卜』的這種話。

她是否漏掉了什麼呢?

她原本以為改變自己就能夠扭轉情勢與挽回學長,結果終究還是白忙了一場不是嗎!?那麼她又為何要如此沒有尊嚴地去求助別人或是學長呢!?

既然誰也幫不了她,她就乾脆一點地主動結束這荒唐的一切吧!

這是丁渚立在颯颯冷風中許久,這才恍惚地察覺到這一切不過是個騙局之後,在無力回天之下所下的決斷。

『愛情』以“愛”之名,短暫地盲目了她的心與眼。

其實這一切不過是學長花心的障眼法罷了。

她再也不要相信占卜或是男人了,因為不管到最後,終究還是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可以信任。

而她選擇信任自己!

***

另一方面,天國茶坊裡......

安倍霏霏笑得非常愉快:「啊啊~又解決了一件案子,可以準備放假了!」

玉藻瞥見她正大剌剌地靠在椅背上,慵懶地歡呼著,忍不住歎息:「主子......」

「“人心”還真是一種有趣且值得去研究的東西啊......」她笑得燦爛,玉藻的臉色就愈是黑。

「安倍家族的人都是這樣的,我要習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