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初春。

粉蝶兒圍繞著綻放的杜鵑花叢打轉,清脆婉轉的鳥叫聲於樹梢枝頭上洪亮地流洩而出,不時伴著道道吹拂而起的清風傳送於四處;如此美好的春景,剛遷到新址、位於台北的天國茶坊的眾人也隱約地感受到春天已然降臨的氣息。

茶坊內不需照明就已經一片明亮,映得坐在茶坊中的女主人-安倍霏霏一身耀眼的金芒。

只是,目前的她正忙碌著手上洗牌的動作,略微低垂著冷淡眉眼的她,在金黃色的陽光光線的襯托下,竟也顯得比平時那種冷漠的表情還要柔和上幾分,「嗯......」

一旁,已經按著自家主子的吩咐,於最快的時間內呈上一杯熱呼呼的皇家奶茶後,玉藻不由得因為她的專注神情而抬眼瞥著她:「主子?」

「嗯?」仍舊將整副心思擱在牌上的她,從容且冷淡地輕哼著,但沒有抬頭的意思。

玉藻自知自己是別人家的式神這點現實,因而他那張姣美的俊臉上沒有一絲被忽略的不悅,只是像在淡淡陳述般地啟唇,提醒:「主子,妳的奶茶來了。」

「喔。」她看也不看地漫應著,直到玉藻蹙起了眉頭,乾脆好奇地站在原地不走;而,他站立的方向剛好又擋住了安倍霏霏的光線來源,眼前的幽暗不禁讓她馬上抬頭。

「怎麼了?」徒手在桌上翻過一張牌,再挪眼瞄了眼紙上的圖案後,她忍不住輕哼一聲,隨即又探手翻出所有的牌面。

這時,一直沉默的玉藻抬眸瞥她一眼:「主子,妳整個早上不吃不喝地一直在算塔羅,難道只要對著這副紙牌,妳就能算到未來的事情嗎!?」

聞言,她托著腮:「是不能......」

「那妳為什麼還這樣熱衷,不是算不準嗎!?」玉藻歪首地發出心底出現過的疑問。

這一刻,她似乎覺得這個問題很有趣地揚了揚唇角:「的確是算不準。但是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人們明知道卜算之術並無法準確地算出未來的這一點下,卻還是堅持、甚至是固執地要算出一個答案來!?」

玉藻禁不住皺了皺眉:「主子......」她又在打啞謎了,聽都聽不懂。

她揚唇笑了兩聲,「這可不是在打啞謎啊!而是實話......」

望了她那朵縹緲難測的笑顏兩眼,玉藻沒轍地抿唇:「你們安倍家的人都是個以捉弄別人為樂、喜歡把謎團拋給別人去解的一族!」

「好說、好說,我沒那麼惡劣。」她撫掌大笑。

「......」玉藻張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門外的鈴聲忽然震天響起,讓兩人都回過頭去。

「啊啊,客人上門了!去迎客吧......」斂起了適才的大笑,她無聲地托腮,瞥著玉藻。

「是。」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2

就在玉藻打開了隔絕外頭一片明亮的門板後,只見一名年輕女孩站在門前,滿臉反應不過來的訝異之情。

已然見怪不怪的玉藻,當下輕輕地抿了抿唇,「歡迎光臨天國茶坊。」

女孩聞聲之後,頓時回了神,只見面前站著一名俊美的男子,於是詫異地將心底的疑問脫口而出:「這裡就是傳言中的天國茶坊嗎!?」

「是的。」玉藻在女孩往前走了兩步後,貼心地替她反手帶上門,跟著說:「主子已經等妳很久了。」這當然只是一句謊言。

「哦?」女孩繞高了眉頭,不怎麼信任地扯唇,隨著玉藻緩慢地踱進屋裡:「聽說這兒什麼願望都可以實現!?」

「是的。」玉藻有條不紊地答道,豈料這個身著小可愛搭著一件段外套的時下年輕女孩,竟又好奇地繼續開口問了下去。

「那麼......如果我說我要殺了某個人,你們也能為我辦到嗎!?」

玉藻忽然頓住了腳步,接著回眸瞅著身後的女孩露出一臉的質疑表情,當下只能沉默地抿唇:「......」他們只是主子的式神,並無任何權利可以過問主子與客人的問題,但是,女孩似乎將他的沉默歸咎於“對方誇大其詞”的這一點上,隨後綻出一抹諷刺的笑容。

感到不悅的玉藻原本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時候,得知兩人對話內容的安倍霏霏忽地扯唇淡笑,接著以犀利的眸光瞥向兩人:「那就得要看妳付不付得出對等的代價了。」

女孩聞聲一驚,在轉過頭之後望進的是安倍霏霏那雙毫無虛假、但卻盈滿哂笑的眸底,令她頓時不快必皺起眉,「妳就是那位......」

「主子。」玉藻輕喊一聲。

瞧見女孩眼底瞬間掠過一抹不敢置信與的光點,安倍霏霏仍然坐在原位上,似笑非笑地瞅著她:「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妳要找的安倍霏霏。」

「妳就是安倍霏霏!?」懷疑的眼神直直向發話的她掠去,女孩的眉頭不禁皺得更深了,因為她壓根沒想到這個有名又傳言滿天飛的安倍霏霏竟然是這種模樣......她看起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嘛!

她這一趟算是白來了!

似乎窺知她的想法,安倍霏霏笑得很是燦爛:「妳不是有問題要解決才到這裡來的嗎!?」

「是沒錯......」但她覺得她還是靠自己解決麻煩好了。

安倍霏霏繼續微笑:「如果在進入茶坊後,心生反悔想這麼折回去的話,我必須告訴妳:很抱歉,妳必須許完妳的願望,才能順利離開這裡。」

「......這到底是什麼不講理的規定啊!」女孩嫌惡地撇唇,她開始懷疑這家天國茶坊其實是間普通的黑店。

安倍霏霏馬上抬眸睥睨著她:「妳既然到了我的地盤上,那麼妳就該遵守我的遊戲規則。」

「我可以請律師跟你們聯絡嗎!?」在瞪了安倍霏霏一眼,將心頭的怒氣撫平後,女孩開著惡意的玩笑,問道。

「......如果妳能有這個本事的話。」安倍霏霏仍然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氣煞了女孩。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3

女孩瞪著懷有一絲忿忿的眸子,尖聲說著:「妳......這難道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瞥著她的安倍霏霏頓時『噗嗤』一聲地笑了出來:「哈哈哈......」

「妳笑什麼笑!?」自覺得自己被人取笑的女孩馬上漲紅了雙頰,微怒地吼著,接著看向安倍霏霏在聞聲之後,朝她挪眼瞥來。

她神情慵懶地托腮、愛笑不笑地說:「在妳還未與我達成任何協議前,基本上妳並不算是我們的客人。」

沒想到玉藻偏也在此時出聲,替安倍霏霏背書:「她的話的確是真的。」

「妳!」女孩氣得鼓頰,怒聲道:「鬼才會把事情交託給你們這種不懂待客之道的黑店!」

安倍霏霏驚訝地叫了一聲:「啊!終究還是說出來了呢......」

「什麼!?」女孩瞪眼。

玉藻聞言,也回瞥著安倍霏霏;那瞬間皺攏的眉心正說明了他的疑問。

「妳壓根沒有把我們當成一回事,要我們如何視妳為客人!?」她撇唇,望著女孩的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忍不住勾唇笑了,「畢竟做生意這等事,是要講求誠信原則的。在妳未拿出同等的態度下,我們為什麼要替妳服務!?這就像是妳在文具店買東西,卻被誤認為小偷的感覺一樣。」

「......」安倍霏霏這串連珠砲的話,當場讓女孩無法反駁地刷白了臉色,卻讓玉藻看得是疑惑滿頭。

難道主子的這句話裡隱藏了什麼嗎......!?可是他現在並無法向主子問個清楚......

「妳這是在強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女孩瞪住安倍霏霏。

明明只是個不起眼的女人而已,說話憑什麼這麼囂張!?她非得揭穿她的真面目給大家瞧一瞧不可......哼!

安倍霏霏輕鬆地笑著,評估的眼神隨之掃過女孩的全身上下,在瞇眸後一個聳肩:「是不是強辯我都無所謂,因為現下有求於人的可不是我。」

「......」她氣得咬緊牙關。

「那麼......」瞄了女孩被她的話給氣到不成話的模樣一眼,安倍霏霏終於願意鬆口了,立即露出一派從容的模樣:「妳也該談談妳的問題了吧?」

「......妳真能替我完成願望!?」

「我向來不替自己做保證的。」安倍霏霏瞅了她一眼,最後懶懶地說著。

女孩望著安倍霏霏,用施恩莫望報的口吻輕聲說著:「......好吧!我就相信妳一次......」

「那麼就請妳先結帳吧!」玉藻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在手中的一塊黑色透明板子上夾有一張寫著餐點名稱的紙上簽名,「妳的午茶餐點一共是五佰元。」

「五佰!?你們搶人啊!?」女孩詫異地批評著,最後陰著臉色,「你們是看我好欺負嗎!?」

安倍霏霏出聲了:「欺負人的可不是我們。再說,這個價碼比妳自己花時間擺平事情還要便宜多了!何況,負責餐點的人可是百聞不如一見的妖狐,妳有什麼資格削價!?」

「妳......妳強詞奪理。」

「我就是強詞奪理囉。這裡可是我的地盤。」安倍霏霏抬起下頷,跩跩地說。

女孩一時間被激得雙肩打顫,在重重地哼了聲之後,本想轉頭離開,但卻聽得安倍霏霏突然開口:「哎呀呀,如果就這麼回去的話,麻煩可是一堆吧!?」

「......」女孩聞言,不語地握緊了雙手。

安倍霏霏無聲地笑了:「要怎麼做,全都是妳的選擇。」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4

「妳倒是將話說得很好聽......」女孩不悅地抿唇望著安倍霏霏,抱怨似地冷聲道,「如果我能選擇的話,我就不必到這裡來了。」

看著女孩在玉藻的示意下,坐到她面前的位置上,安倍霏霏忽地無聲揚了揚唇,一會兒之後才出聲回應:「這也就是妳的選擇,不是嗎!?」

「哼......」女孩無話可說地哼了句,安倍霏霏愜意地托腮,瞟著她。

「那麼,妳的願望是......」

被問句當場扯回神來的女孩狐疑地瞅著安倍霏霏一副閒散的模樣:「妳真的能夠替我達成願望!?」

微微勾了勾唇,安倍霏霏像是在繞口令般地低聲說著:「不信者恆不信,信者恆信之。」

「......」

「既然妳都已經來到這裡了,還要去懷疑些什麼嗎!?」安倍霏霏面露哂笑地瞥著女孩,見她在落座之後,仍舊懷著一副深濃懷疑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

人啊~就是這樣的動物。事前懷疑東、懷疑西,最後就否定到底了,只是,這樣做究竟有什麼好處!?

這種人非但不肯接受真實地矢口否認到底,也因此拒絕了所有的可能,卻在心裡埋怨含恨地認為所有人都無法幫上忙,這樣子究竟要身邊的人如何能夠伸出援手來幫助這種人呢!?

「......妳不會明白。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

安倍霏霏挪眼看向她,淡淡地說:「那是對妳自己本身來說吧。」

「......是又如何?」

「......妳一定沒去仔細地設想過旁人的立場。」

「我為什麼要那麼做!?」女孩蹙眉,表情略帶一絲煩躁地回答:「那些人又不干我的事!」她的這句又急又快的回應,使得安倍霏霏立即沉默下來,僅以打量似的眼神瞥著她,看得她全身不自在,但她為了自己的面子,還得硬是撐住。

於是,女孩在發覺她沒有反應許久之後,便氣怒地開口:「妳到底在看些什麼!?」

「妳這個人。」

「什麼?」

「我是說,我正在看『妳』這個人。」不厭其煩的安倍霏霏再度說了一次,而這次,女孩因她的話而臉色一變。

女孩蹙緊了眉尖:「現在該做的不是這件事吧!?這與我的願望又毫無關係......」

「怎麼會無關呢!?」安倍霏霏微笑,自唇邊爆出一句極為刺耳的話:「每個人都有願望,而這些願望也大多與身邊的人事物有所關聯。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發現有人是像妳這樣,將自己與身邊所有事物的關係在當下撇得一乾二淨、但卻又向對方做出無理要求的。」

「妳──」女孩被她的話給刺激到了,面色跟著乍青乍白的,好不熱鬧。

「難道不是嗎?」安倍霏霏佯裝著疑惑地歪首反問著,然後看著眼前的女孩隨之變臉後,心底為此而感到十分的愉快。

她的確是那種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不悅上頭的人。

「妳......」當下只能咬緊牙根的女孩,將她那惡狠狠、帶著深意的目光挪至安倍霏霏身上,沒想到竟然惹得對方一陣暢快地笑了出來。

「妳真是個有趣的人。」

「妳到底做不做這筆生意!?」女孩再也忍不住了,於是當場肅冷地低咆出聲。

似乎是覺得看夠了對方的糗態後,安倍霏霏這才滿意地揚唇:「請說吧!」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5

當女孩離開之後。

解決了一件麻煩事的安倍霏霏,忽然不再端正直坐,反而是微微屈著背,狀似思考地盯著被她攤在桌上的塔羅牌,一邊喃喃自語著:「嗯......果然如此......」

見著這幅光景的玉藻,在送女孩離去後返回,忍不住訝然地走近她:「主子?」

「......嗯?」

「為什麼妳剛才要跟她減收一半的費用!?」玉藻覺得安倍霏霏的話不只前後矛盾,而且還很令人懷疑。

被疑問叫回神來的安倍霏霏不禁抬頭覷向自家式神,接著勾起唇來,神秘地說:「這當然是衡量過的狀況啦......你都跟在我身邊這麼久了,怎麼還看不透呢!?」

玉藻馬上望著她那嘲弄般的神情撇唇:「我雖是妳的式神,但我從來不懂妳也看不清妳究竟是個怎樣的人類,主子。」

聞言,安倍霏霏似在獎勵玉藻的誠實,當下緩慢地笑了起來。

「原來你也摸不透我嗎!?那我也誠實地告訴你吧,我從來也不懂我自己......」

「......」玉藻抿了抿唇,並未答話。

她又笑了:「我一向不愛把話說得太白,所以你也別問了。」擺擺手。

玉藻禁不住地蹙眉,隨即低呼一聲:「主子......」這樣真的好嗎!?

安倍霏霏瞥著他那略微困擾的表情,不意地對著他綻出一抹無聲的輕笑,並話帶深意地說:「這也是她自己的選擇。」

「那麼......」玉藻瞄著她,回想起當時那個女客人要主子使用面前的塔羅替她占卜問題的結果,就在他看著她算完牌後,神色當下一個怔愣,接著再露出一朵奇怪的笑容的那一刻,他的這個疑問便在當時的心底形成了:「她真的可以讓自己的暗戀成功嗎!?」

「......你說呢?」唇畔帶著一絲笑意的安倍霏霏,不答反問地瞥著玉藻。

「主子,這可不是能打啞謎的事情啊!既然天國茶坊的存在是為了替眾人免去麻煩與完成心願的話,那麼妳便不該輕忽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玉藻不贊同地提醒,孰料,安倍霏霏卻是一個笑了出來。

「哈、哈哈!」

「主子!?」

「聽你談起創立茶坊的目的,不知怎地,我就是想笑......」她邊笑邊伸手拭去眼角不小心擠出的淚珠,看著玉藻臉色一變。

「主子!」

見玉藻似乎要動怒了,她這才笑著努努嘴,說:「哎呀,只是開開玩笑而已嘛......幹嘛這麼認真呢!?」

玉藻給她的回答是翻翻白眼。

「好吧!其實坦白告訴你也沒關係......」她終於鬆口,一邊探出手來收拾著散在桌上的牌,一邊喃喃:「這牌意原是『有待努力』,但我所預見的未來卻是『不可能』......」

玉藻驚訝得瞬間瞪眸:「但是妳明明跟那女孩說──」

在意會了玉藻想要跟她表達的意思後,她卻一反常態地咯咯地笑了出聲:「她只問我牌面的意思而已啊!」

「妳......」玉藻傻眼了,難道她這是在報對方用言語汙辱她的仇嗎!?竟然大著膽子去耍玩客人......

「所以我才收她一半的點餐費用。當然,這跟她本身也有關係啦!」她一臉狀似無奈、幫不上忙地聳聳肩。

「......」玉藻無言了,只能莫可奈何地瞅著她:「妳到底看到了什麼!?」

「為改變而改變。」她神秘地扯唇。

「什麼!?」玉藻皺眉。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6

放學的鐘聲在偌大的校園裡緩慢響起,上一秒的沉靜在此刻完全被一陣陣甦醒的喧鬧給掩蓋了。

在班導離開後,同學們爭相自座位上愉快地躍起,教室內的其中一名綁著馬尾的年輕女孩正低頭著手收拾著桌上與抽屜裡的書本,一邊聽著鄰座的同班同學們爭相討論著在放學後要去哪裡消磨時間。

「哎,我們去唱KTV好不好......」

「哎唷,不要啦,那裡好無聊......」

「那我們去夜市,那裡有很多好吃的東西......」

「哎~這個點子不錯呢......」

幾個女學生嘰嘰喳喳個沒完,最後,她們轉向一直沉默的馬尾女孩,問:「阿渚,妳也要一起去吧?」

聞言,正好把書包收拾完畢的馬尾女孩丁渚,馬上抬起頭來:「妳們自己去吧,我不去。」

「啊~阿渚又不去啊......是不是妳媽不准?我去替妳說吧~」

「妳神經啊!阿渚的媽媽根本就不敢反對......」

「對喔!」

幾個女孩中,貌似最有領導力的一位高瘦的女同學站了出來,笑道:「阿渚,既然這樣,妳幹嘛不跟我們去啊!?我們也會找學長去喔!」

阿渚雙眼一睜,語氣有明顯的上揚,但仍故作冷靜地問:「學長也會去嗎?他今天不是有學生會的工作......」

高瘦的女同學狡狡笑了:「這得要問一問學長了......」

「......」思考了一會兒,阿渚這才淡淡地點點頭,「我也去好了。」

「耶~!那我們快去找學長吧!」

幾個女學生與丁渚出了教室,走在長廊上時候,那位高瘦的女同學忽然靠向阿渚,神秘地輕聲問:「妳去過那間傳說中的茶坊了吧?那裡的女主人長得什麼樣啊?」

丁渚瞄瞄四周的另外幾個同班同學,發覺她們還在興奮地討論著等會兒的夜市之行,於是趁隙回應:「那個女主人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跟傳言中的根本不一樣!不只態度差勁,廢話也很多......」談到這個丁渚就有滿腹的怒氣,她可是客人哎,但是對方還一副不在意的跩模樣,讓她實在是很不爽。

「這樣啊......」高瘦的女同學顯然相信了,因此面露失望,「果然傳言就是傳言。」

「那只能算是謠言。」丁渚微怒地道。

「那麼妳有得到什麼啟示嗎?」

丁渚冷冷地回道:「憑那個女人那種差勁到極點的待客之道,她的啟示能有多少真實性啊!?」

高瘦的女同學沒想到丁渚會這麼生氣,想必當時的氣氛真的不是很好,於是摸摸鼻尖,沉默了。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7

他知道,主子又在打啞謎了。

瞥了眼安倍霏霏面上的那抹不褪的神秘笑容,玉藻忍不住想要嘆氣。

「妳總是喜歡冷漠地看著一切。」

安倍霏霏笑了:「聰明的人只懂得看,而不會去插手干預。不巧的,本小姐的個性就是這樣。」

疑惑的玉藻又續問道:「難道妳不會覺得就這麼在旁邊看著很無聊嗎?」

她緩緩地揚唇,別有深意地搖頭說:「不會的,人類的反應通常都會讓我覺得很有趣。而且,我懶得自己動手......」

玉藻挪眼的時候,正好瞧見她露出一副輕鬆寫意的模樣,於是又問:「妳忘了嗎!?妳也是妳口中的『人類』......」

「我沒忘啊!所以我不是一直在做身為一個人類該做的事情嗎!?」

聞言的玉藻在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之後,突然蹙眉了:「我很難相信這一點。妳總是用一雙淡漠到無情的雙眸觀看這個世界所有的人、事、物。」

「這又怎麼了呢!?」她慢笑,「要保持一顆平常心、當個公平的陰陽仲裁者,不是該要有我這種不被任何事物動搖半分的態度嗎!?」

「......」玉藻瞬間被堵得啞口無言,只能怔然地覷著她的笑容在唇畔邊隱沒,接著轉過頭去,一臉無事地收起塔羅牌。

他發現她的眼神在說出以下這段話的時候,登時變得深遂而難解:「人心是很難預料的。即便能夠看到未來,那個未來也不一定會是一成不變地到來。這才是這個世界和人類最有趣的地方......」

「......」

「每一個結果都是人類自身的選擇。」

玉藻望著她,那自輕輕顰眉後所出現在那張臉上的淺淡哀愁,有如水面上突然被石子激出的漣漪一般,迅速地出現後,又迅速地消失了。

「那麼......妳後悔妳的選擇嗎?」

她微詫地回眸,訝然:「什麼?」

玉藻只好再次重覆自己的疑問:「我是說,妳後悔過妳的選擇嗎!?」

安倍霏霏似乎是因為玉藻的話而想起了些什麼,只見她在愣了一下之後,便十分坦然地笑開了。

「不曾,一直都不曾......」

玉藻抿唇,眸底在她說出這個答案之時,迅疾地掠過了一抹光。

其實,堅持也是一種盲目,一種對那無限未來的拒絕。但他相信,她不會有任何的怨言,只因這是她的最終選擇。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8

熱鬧的夜市裡頭,一波波的人群不間斷地自四面八方湧進,人來人往的路上,不只有成群結伴前來逛夜市的人們的交談嘻笑聲,還加雜了一旁攤販的推銷問候聲。

丁渚面無表情地走在隊伍的尾端,一邊不冷不熱地喝著手上剛買來的鮮奶茶。

夜市到底有什麼好逛的啊?不但人多又擁擠,還有大小不一的喧鬧聲,一點氣質都沒有。與其在這裡漫無目的地亂走,她還比較想去少人的咖啡廳裡坐一坐呢!

不悅地皺著眉,往前頭的眾人瞥了一下,隨即又露出嫌棄的神情而再度轉頭的丁渚,沒發現一直走在她身旁的男孩正巧走近她身畔。

「小渚,怎麼了?妳是不是不舒服......」適時地插來一句話,將丁渚喚回神的人就是她一直很崇拜的學長,他正一臉關切地望著她。

丁渚訝然地望了他一眼,然後淡聲道:「沒事......我沒事,學長。」

「這樣就好......」男孩安心地笑了,說:「剛才看妳好像有點恍惚呢......如果累了,不如就先回去吧!?」

「嗯。」她剛才還在思考著要如何自夜市裡脫身呢,丁渚沒想到會馬上就得到這個特赦令,因此笑得梨渦頓時出現在兩頰邊。

「那我先去替妳跟他們說一聲。」

「好,謝謝學長。」

他馬上給了她一枚笑容,接著跑上前去,便跟走在兩人前方、同是出來逛街的眾人說明了丁渚現下的情況,最後才在丁渚的盯視下轉過身來,並對她擺出勝利的手勢。

「沒問題了。」

丁渚這才頷首示意,原本在下一秒要轉身就此離去的,但見學長朝自己走了過來。

「學長?」

他走至她身旁,朝她擠擠眼:「我跟他們說了,我負責送妳回去。」

丁渚立即開懷地笑了:「這樣啊......那就麻煩你了,學長。」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09

天國茶坊裡。

覷望著玉藻那抹瞬也不瞬的目光,茶坊的女主人-安倍霏霏立即飄忽地笑了,有如曇花一現的笑容中,似乎出現了什麼,又似乎什麼都沒有。

玉藻的眸光轉而深遂,她忽然間開口了。

「怎麼了?你好像很驚訝......」

玉藻輕輕地抿了抿唇,沉默了一會兒,才將眸光轉回她身上:「也許......妳錯過了很多的其他可能。」通常堅持自我的人,都無法看到除了眼前之外的目標。依他想,她應該也不例外。

即使她是什麼都曉得的陰陽師。

「那又如何!?」她在攤手之後揚起唇來,聲音中帶了一絲難以忍抑的笑意,續道:「當自己決定望著某個目標去實行的時候,本來就看不到除了決心以外的東西。也許會有人能夠分心去注意其他,但是要兩兩兼顧幾乎是不可能的。最終是以『什麼都完成不了』的結果而草草地收場,其實也大有人在。」

玉藻盯住她,「......妳這是偏執的說法。」

她聳聳肩:「也許吧~誰知道呢!」挑起眉頭,將語句輕頓的她又補上一句,「不過,人類本來就是偏執的。」

「......」覷著她面上的淺笑好一會兒之後,他不得不承認,安倍霏霏的確是個觀察力一流、能夠識破人心的高階陰陽師。是個超越先祖安倍晴明的有能力的陰陽師!

她突然恢復了正色,睞向他:「我說玉藻,你也活過了這麼多的日子,你覺得你有懂過人嗎?」

「......不是很懂。」他誠實地說。

她讚許地笑了笑:「老實說......我也不懂。」語畢,她發現玉藻正以一副狐疑的模樣瞅著她。

「我倒是覺得妳將『人』這種動物看得很透,也可以說妳相當了解人們的黑暗面......」

「那不過是一個假象罷了。」她笑得份外親切,但是眼底有一抹難以遮掩的光:「你忘了,其實我也是個普通人。」

不怎麼認同的玉藻瞬間無言地沉默了,她如果是普通人的話,那麼,誰才是真正普通的人呢!?

「我很難相信妳說的。」

聞言,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嗓音裡有絲難以隱藏的笑意:「這就是人類啊!看來經過這麼多的歲月,你已經被同化了不少。」

***

《天國茶坊》番外篇 / 相信 10

學長騎著機車,將丁渚一路送到她家的大門口。

由於丁渚家住在陽明山上,因此,等到學長將她送達家門的時候,已是晚上的九點鐘過半了。

丁渚戀戀不捨地自機車上的坐墊下來,接著伸手摘去了蓋住了她整張美麗臉孔的安全帽,再遞過給了學長,「謝謝學長特地送我回來。」

學長見了她臉上那抹淺笑,有瞬間恍惚,說:「呃......不客氣......」這個小他一屆的學妹在學校裡可是赫赫有名的冷傲女孩,那總是睥睨著所有人的高傲冷然神態,忍不住每一個想要接近她的人又恨又愛。

丁渚是個被慣壞的千金小姐,向來習慣被人捧在掌心上呵疼,她嬌貴得有如一朵精心培養的溫室之花,但是偏偏他就是愛上她這般高傲且目中無人的冷漠神態,因此想要先一步近水樓台。只可惜,這個個性傲嬌的學妹似乎不太懂得他的用意,只將他當成是學長來看待,這點讓他有點氣餒。

「那我進門了。」

「......」學長盯視著她翩然一個轉身,正欲離開他身畔。

心急的他,當下忍不住喊出聲了,「等等。」

丁渚相當訝異地轉回頭:「學長還有事嗎?」

「這個......」他望著她支吾了好一陣子,末了才勉強且尷尬地扯唇說:「請代我問候妳的父母親......」

「?」丁渚不明白地歪首,讓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他這學妹平時挺聰明的,怎麼現在卻一副不是如此的模樣呢!?

心底雖然有些埋怨與氣忿,但他還是拉過她的纖手,打算進一步解釋,但是話尾卻卡在喉嚨底部出不來,急得他開始冒起冷汗:「就是......」

「學長?」

「......」望著丁渚正一臉疑惑地瞅著他的可愛模樣,他頓時心一橫地扯過她,然後強硬地在她唇上偷得一吻。

「唔!?」被偷襲的丁渚一臉愕然地瞪眼,在下一秒後卻又被學長微微推離。

「祝妳今晚有個好夢。」撇過頭去遮掩臉上的紅,在迅速說完後,他便駕著機車離開了,只留下丁渚滿面詫異地站在原地。

「學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