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通通回到本位上去吧!」揚聲輕喊的皇甫天霽轉頭瞟著四處,覷完了四周一圈之後,抿唇;覷著因為他的命令而乖乖地各自收斂起了猙獰面目的眾護法們,皇甫天霽的表情又再度回復成平時的冷漠。

原本打算將被嚇昏過去的洛唯抱進房裡,才剛一轉身的皇甫天霽馬上就聽見自大門外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眉頭一皺的同時間,他也已然猜到了這會兒前來踹門的訪客是誰了。

「快讓我進去!」皇甫火闕怒著臉要脅,手裡的劍已經擱上石獅的短脖子上了。

『嗚嗚!主子救命啊~~~~』門前的兩具石獅已經開始哭著尋求保護了。

『嗚嗚!火爆莽夫來了~~~~』

不慌不忙地先將洛唯安置在軟椅上頭,隨即馬上轉頭瞧向殿門的方向的皇甫天霽馬上就發現了他那喜歡使用武力的四皇弟正操著長劍欲對他安置在門邊的那對守門護法不利,於是皺攏起了細眉,美人臉蛋瞬間不悅地一凝:「老四,你直接進門就算了,有必要對我的護法操戈相向嗎!?」僵凝的嗓音淡淡傳到門旁,只見四皇子皇甫火闕因此僵了僵,帶著一抹不自然的表情緩慢地回過頭來。

「呃,是你啊,老三......」

皇甫天霽昂高了線條優美的下頷,一副嘲弄的神情瞥著像是來找麻煩的皇甫火闕,冷聲:「再不把你的武器收起來的話,就算你想救的那個人可以救得回來,我也絕對不幫你!」這句威脅一出,皇甫火闕馬上乖順地收起那把架在護法頸子上的長劍,一邊嘿嘿地伸手搔頭、一邊踩著急促的步伐走進殿裡來。

「你有辦法救『那個人』嗎!?」皇甫火闕焦慮地問著,「我找過御醫了,他說治好的機率不高,而且,就算治好了『那個人』,他也很有可能會失去所有的記憶!」

瞥著皇甫火闕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皇甫天霽質疑地開口:「那你呢!?」

「我!?我又沒事......」聽見問句就馬上回頭去回答的皇甫火闕睜大了眼,而後喃喃自語著。

看老四的這種頭好壯壯的樣子也不像有事。

「......」他覺得跟老四相撞的那個人還真是有夠倒楣的,對方不僅頭上腫了一個好大的包,而且還有失憶的可能性;但是反觀這個粗壯的老四,他不但一點事都沒有,還可以到處亂跑和擔心別人。

「哪,老三,你快點想個辦法啊!都要出人命了......」忍不住繼續喃喃自語外加碎碎唸,皇甫火闕煩得腦筋快要打結兼冒煙了,沒想到老三卻還是那副看似沒事的悠哉樣,真叫人心急!

「這又不是什麼重要事情,你幹嘛急得跟什麼似的!?」冷冷問著的皇甫天霽撇撇唇,在洛唯身畔的椅上坐下,望著老四那張焦急的臉龐,清冷的面色仍舊沒有一點動搖。

老三果然不是『人』!

皇甫火闕忍不住暗地咕噥著,眉頭深擰,口氣很衝地說:「我又不是跟你一樣冷血,皇甫天霽!『那個人』也好歹是個活生生的人,他也有親人跟父母的哎!」一陣哇啦哇啦亂叫著,皇甫火闕開始開砲了。

「干我何事?」

「你──、你──!」給皇甫天霽的漠不關心給氣到脹紅臉的皇甫火闕一手指著皇甫天霽,一邊結巴地道。

淡淡睨著皇甫火闕給他的話氣到亂蹦,皇甫天霽涼涼說道:「你什麼!?這次就當我大發善心告訴你吧!剛才老五已經回來了,這時候約莫在他的玉琅殿裡,如果你想救那個人,現在正好去拜託他想法子。」

「老五回來了!?」皇甫火闕一個瞪眼,驚聲:「什麼時候回來的!?」的確,如果能夠拜託有『醫仙』美名的老五伸出援手醫治的話,那麼那個人鐵定有救!只是,問題是老五不是說過他沒個一年半載的是不會回宮嗎!?

「想知道就去問他本人。」皇甫天霽隻手托腮。

「那我走了!」一知道有法子救人的皇甫火闕馬上轉了個身,打算以最快速度奔去玉琅殿找人,沒想到卻被皇甫天霽出聲喊住。

「等等,老四。」

「什麼事快點說!」現在是救人要緊啊!

「我說過了,那個人先放在你那裡照顧,他如果有什麼閃失我一定會找你算帳。」

「哎呀,知道了!」不耐煩地揮揮手,皇甫火闕馬上離開了霽晴殿。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