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皇甫光琅緊急地奔離霽晴殿之後,洛唯將質疑的眸光轉向皇甫天霽,而,已經知道洛唯想要詢問他什麼的皇甫天霽僅是不慌不忙地噘起潤紅丹唇,微笑道:「他只是個意外。」 但是,聞言的洛唯似乎不這麼想,還是以疑問的眸光瞄向皇甫天霽。

意外?

是這樣的嗎!?如果每天都有這種『意外』的話,霽晴殿應該會垮殿吧......畢竟看那五皇子一副來勢洶洶、準備找人清算的樣子就知道了。

雖然腦袋裡這麼思考著,但是洛唯可沒膽子把心裡的實話當著皇甫天霽的面給說出來,因為他知道這三皇子肯定不好惹;再說,光看他剛來時被他欺負到哭出來的模式就曉得了,皇甫天霽的心地絕對與他那張美貌成反比。

瞥著皇甫天霽那張絕麗的臉孔上頭揚起的一抹淡笑,洛唯膽小地縮縮肩。

「不過,殿下......」

「什麼?」

「那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洛唯瞄了眼面無表情的皇甫天霽紆尊降貴地轉回眸來望著他,害他被那張美人臉給瞧得不好意思,瞬間支吾起來:「為什麼五皇子說你這裡沒有活人!?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皇甫天霽睨著洛唯吞吞口水,沉默了一下子,最後在洛唯被他的不言不語和緩慢綻出的詭譎笑臉而變臉之前開口了,像是故意要捉弄洛唯似地,放慢了說話的速度:「哦......」露出一抹明瞭的微笑,他頓了頓,傾身望著洛唯因為害怕而微微地往後縮的樣子,忍不住哂笑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洛唯欲哭無淚地瞪著擺明正在觀察他的反應的皇甫天霽,登時結巴、狂抖著尾音:「是、是、是、是嗎!?可是......我和你,還有玄先生不都是活人嗎!?」嗚嗚!他聽得出來這三皇子的話中有話,但是他根本不曉得他到底在指些什麼啊!

......該不會是這座霽晴殿裡有些什麼異界的朋友吧......嗚嗚!

「是嗎?」似乎意有所指地地睞了眼洛唯,故意將語尾拖得老長的皇甫天霽享受地看著洛唯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心情不錯地勾起唇角來,「你確定你眼前所見的一定是人嗎!?」好笑地咧咧嘴,「哎,有些東西可是很會偽裝成普通人的喔!」

被皇甫天霽這麼一說,洛唯面帶恐懼地探頭望著四處之際,忽然感覺到他眼前所接觸的景物似乎都因此而扭曲了起來,在一片迷茫間,他望見守在殿門口的兩名衛侍正對他露出有尖牙的大嘴巴,甚至一旁的宮柱化成人、朝他伸出長長的爪子來示威,花瓶上的臉還以嘲弄的眼神瞅著他,而洛唯當場就被幻覺給嚇得神情恍惚,只能傻傻地愣在原地繼續盯住皇甫天霽瞧。

嗚嗚!他看見的一定是幻覺,一定是幻覺啦!

「如何?」皇甫天霽壞壞地勾起唇,朝洛唯擠眼,「你都看見了嗎!?『他們』似乎很歡迎你呢!」

......他看到的原來不是幻覺嗎!?

洛唯當場飆淚,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向皇甫天霽,還將他撞退了二大步,緊接著便將他的整顆頭全部埋進一臉震愕的皇甫天霽的懷裡、伸手緊緊揪住皇甫天霽的衣襟,並且嚇得全身發抖,忍不住放聲大叫道:「哇啊啊啊啊──有鬼啊──!」

什麼有鬼啊!?他住的地方又不是鬼屋!

皇甫天霽立即蹙緊眉頭,正想對他出言訓斥之時,他才發現洛唯竟然當場昏在他懷中。

「......」忍不住歎口氣,伸手撐額的皇甫天霽淡淡地抿起唇來,原來這傢伙這麼膽小啊!?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