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吼聲差點震聾了耳朵,皇甫天霽瞥了眼身旁因為嚇到而暗地退了一小步的洛唯驚詫地瞪著消失了好段日子、好不容易才剛回到宮裡的老五正怒氣沖沖地揪住他的衣領哇啦大叫,頓時不悅地皺起眉。

「放手。」

自認為自己的風度可沒這麼好的皇甫天霽瞇起碧眸,瞅著皇甫光琅淡聲威脅,奈何正在氣頭上的皇甫光琅登時忘了皇甫天霽善於記仇且每仇必報的個性,至今還是沒鬆開揪住皇甫天霽衣襟的大掌,繼續出聲叫罵地發洩自己被老大派人逮回來的滿腔怒火。

「你說放就放嗎!?還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是在害我!?」被怒氣衝昏頭的皇甫光琅恨恨地瞪住眼前害他逍遙夢破滅的兇手,忍不住自心底竄起叢叢的心火來,火氣特大地發出震天怒吼,嚇壞了一旁躲得遠遠的洛唯。

皇甫天霽抿起唇來望著皇甫光琅,「那又如何!?」傲慢地哼笑了一聲,撇唇,「我再說一次,放手。」

「你這傢伙......」皇甫光琅氣到連眼底就升起兩簇怒火,氣跳跳地狠瞪著眼前極度不講理、據說是玄燄國中最為理智的皇子殿下──皇甫天霽。

嘖!這老三仗著自己擁有異能力,縱橫玄燄國上、下也就算了,沒想到他的個性就跟他的一身能力一樣,既冷又硬;而且,他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裡好了,以能力強壓他們兄弟也就算了,沒想到他竟然能夠讓後宮的嬪妃們個個皆在暗地裡稱讚他,還能讓父皇底下的群臣們對他言聽計從的,這傢伙跩得還真是令人生氣!

「我如何了!?」傲然地抬起下頷,皇甫天霽昂首望著皇甫光琅一副不願服輸的模樣與他槓上了。

「你──」

眼見雙方的戰火即將爆發之際,在一邊當局外人很久的洛唯忽然站了出來,硬著頭皮擋在兩人之間,「對、對不起,請容我說句話吧!兩位......」

皇甫天霽撇了撇唇,望著洛唯縮肩的樣子而皺皺眉,而皇甫光琅則是甩開了自己扯住皇甫天霽的大掌,重重哼了一聲;“伸手不打無辜者”是他們兄弟們的默契。

洛唯來回地望著這兩人雖是停手了,但是他們仍舊用眼神在半空中交戰著,非要爭個你死我活,因此,他忍不住吞吞唾沫,在詭異的情況之下,害怕多於勸架的情緒中開口了:「呃......請問,您要怎麼稱呼!?」抬眸瞥向皇甫光琅那因為這個問句而瞬間怔了怔的神情,洛唯不好意思地抓頭,馬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我想您應該是三皇子的兄弟吧!?請問您是......」

「皇甫光琅。」瞅著洛唯,皇甫光琅臭著一張臉開口,但是過不了多久便被一抹狐疑瞬間取代,瞄向洛唯的眼神也帶著一絲稀奇:「你又是誰啊?我從沒看過老三的殿裡有活人的存在過。」語畢,視線便跟著挪向皇甫天霽,只見他無動無衷地瞥了他一眼便轉回眸光,改望向洛唯。

「呃!?」皇甫光琅的話教洛唯一陣驚詫,轉而詢問似地瞥向一臉面無表情的新主子,皇甫天霽。

「皇甫光琅,你這五皇子不是說過再也不要到我殿裡來的嗎!?怎麼今兒個改變主意啦!?」皇甫天霽哂笑地撇撇唇,似乎正在對洛唯解釋皇甫光琅的真正身份,但是視線卻是膠著在眼前的皇甫光琅身上。

洛唯慢了一拍才恍然大悟,原來皇甫光琅是排行第五的皇子啊......不過,五皇子剛才那句“我從沒看過老三的殿裡有活人的存在過”到底是什麼意思!?

被問到這個他就有滿腹的悶氣,皇甫光琅沉著一張臉,大聲地指責皇甫天霽:「還不都是你害的!如果你沒叫老大派人去把我逮回來,我需要到這裡來找你算帳嗎!?」

皇甫天霽聞言,冷笑。

眼見雙方又要重燃戰火了,洛唯趕緊伸手扯扯皇甫天霽的衣袖,額冒冷汗地轉移話題:「殿下,你幹嘛特地找人把五皇子找回來啊?」

皇甫天霽瞄了眼還沉著眼怒瞪他的皇甫光琅,大方地聳聳肩,而後緩慢啟口,很無辜地說:「因為老四那裡有人需要他救命。」

皇甫光琅一驚:「真的假的!?你怎麼會曉得!?」

「這是水占告訴我的。」皇甫天霽淡道。

「水占?」皇甫光琅頓時蹙眉,沉吟了一會兒才抬眸:「那我先去老四那裡了!」語畢,他便跟著轉身要踱步離開,但卻被皇甫天霽出聲喊住。

「老五!」

「幹嘛啦!」回眸的皇甫光琅瞪眼,登時雷聲大作。

「我知道你跟老四交情不錯,所以你欠我一筆。」皇甫天霽微笑,望著皇甫光琅聞言,整張俊顏微微變色,頓了許久才僵硬地出聲。

「......知、知道了啦!」呿,真沒兄弟愛!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