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洛唯在天亮之際便被人挖起來了,幸好天性單純的他在知道自己掉進異時空裡頭之後,雖然百般的無奈,但是為了尋找不知道現在究竟在何處的柳杏藍,他還是打起精神,打算留在玄燄國找人。

基於這一點,洛唯便知道誤落玄燄國的自己並沒有慌亂的權利。

所以,在他起床盥洗完畢之後,用過了玄奉命傳來的早膳之後,便被玄領到了三皇子的面前。

「主子,洛公子到了。」待玄領著洛唯到了廳上,見自家主子已經端坐在椅上了,於是便朝向他一陣恭謹地彎著腰。

「嗯。」皇甫天霽揮揮手表示知情了,「你可以下去了。」說著,那雙碧眸還特意地瞄了洛唯一眼,見他一副侷促的模樣,忍不住勾唇一笑,在玄退出殿外後,改朝他招招手,並且揚聲輕喚:「過來。」

望見了皇甫天霽那朝他猛搖著的大掌,忽然想起昨日皇甫天霽對他的態度,在心上做下一陣斟酌之後,洛唯小心翼翼地依言踱近了他,低首喚道:「......殿下。」他可沒忘記這美貌的三皇子其實擁有與外表相反的個性。

說不出是什麼樣的奇怪感覺,皇甫天霽瞬間將眉抖了一抖,忽而不快地拉下了一張臉來,眼角斜睨著洛唯,「你剛才叫我什麼!?」不知道原因的,他就是不願意洛唯以這種疏離的稱呼來呼喚他。

洛唯不解地抬頭覷著此時看來似乎不太對勁的皇甫天霽,狐疑地攏起眉頭:「......殿下啊。」

聞言後,忍不住將眉上的結打得更深的皇甫天霽淡漠地瞟了洛唯一眼,以冷冷的表情掩飾住心底的不悅,脫口命令道:「本王允許你可以叫我“三皇子”或是“皇甫天霽”。」

「咦!?」洛唯很意外地瞪眸瞅著皇甫天霽露出一副施恩不望報的樣子,跟著換他眨著眼睛、蹙起眉頭。

怪了,他們有這麼熟嗎!?而且,身為皇族,不是只有那些同等地位的皇親貴族們才能喊名字嗎!?
他記得電視上演的古裝劇都是這樣,因為亂叫皇族的名字是會被拖出去殺頭的哎......如果直接喊他的名字的話,他的頭會不會產生危險啊?

洛唯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的脖頸,忽然不太想脖子上面的部份被強迫搬家。

見洛唯還在猶豫著,皇甫天霽板起臉來,神情泛上一絲肅冷地說:「難道你這個做下人的想要違抗主子的命令不成嗎!?」

洛唯瞪大了雙眸,對於皇甫天霽的話顯然感到有些驚詫:「咦!?」他怎麼都不曉得自己已經成了他專屬的下人了!?

正在洛唯感到一陣的茫然之時,皇甫天霽把握時間開口了:「你要我留你下來好方便你找人,那麼我當然就要給你一個適合的身份待著,不然若是被其他人曉得我這座霽晴殿裡多了個人出來的話,你要我如何向人解釋!?」淡淡地瞄了思考中的洛唯一眼,皇甫天霽振振有詞地說。

洛唯一怔,而後無語地望住他,搔頭:「也對啦!那......為什麼我得是你的僕人?」其實這個身份他也是可以接受的啦,但是他想知道一下原因,畢竟假造的名目可以有很多種,他只是想知道為何他選擇了這一種身份而已。

「因為我高興。」皇甫天霽昂著下頷,望著洛唯高傲地道。

「......」洛唯無語地覷著他,好半晌都沒有再出聲,因為他忽然覺得好友柳杏藍的個性其實要比皇甫天霽好得多了。

對不起,杏藍!以前我老是覺得你說話很犀利又常常得理不饒人,但是今天拿你跟這三皇子一比,我覺得你其實已經很克制了......

「總之,在你找到你想找的人之前,你必須片刻不離地待在這霽晴殿裡,當我的貼身隨侍,這樣你懂了嗎!?」

洛唯扁嘴地點點頭,乖乖回答:「我懂了。」

「基本上你只要待在我身邊服侍而已。況且,這座霽晴殿很少有人來,你也不用太費心......」似乎在解釋著什麼,揚眸淡掃了洛唯一眼的皇甫天霽說道。

「喔。」聽了一長串的話後,洛唯仍舊乖巧地點頭。

「這是一項很輕鬆的工作......」皇甫天霽繼續接了下去,正準備再說些什麼的時候,沒想到自霽晴殿門外頭衝進了一抹朱紅人影,還一邊放聲大吼著一串話。

「老三!你這傢伙到底幹了什麼好事!?害我一大早就被老大派去的快馬給拎了回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很忙啊!?就說了沒事不要找我了,你是聽不懂人話嗎你!?」雙眼冒出沒睡飽的血絲、怒紅了整張臉的俊美男子一骨碌地破了門前的兩尊石衛,跟著狂步衝進殿裡,見到他要找的人就站在大殿上頭,於是拔腿奔過去揪起皇甫天霽的衣襟,而後使聲朝他的雙耳連連炮轟。

洛唯震驚地掩著唇,看著自家新任的主子被這個身份不明的外來客給一把揪起、還附帶了一整串的狂吼當作招待;而,對方就像是看到殺他全家的仇人似的,憤怒難平地對著皇甫天霽直直噴著滿肚的火氣。

......那個,皇甫天霽不是說過這座霽晴殿裡平時沒人來的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